第1908章 情 动 - 神医弃女

第1908章 情 动

鬼穷奇的利爪,此时距离小凌月的咽喉不过半尺。 小凌月甚至已经能闻到鬼穷奇那张豁开的大嘴里散发出来的腐肉的气味。 可忽然间,那股气味不见了。 小凌月纳闷着睁开眼,就见了男鬼拽住了鬼穷奇的尾巴。 鬼穷奇的尾巴险些没被扯断,一下子暴怒了起来。 它本想慢慢再收拾这不自量力的男鬼,既是他找死那就先收拾他。 鬼穷奇的咽喉滚动,咽喉里,喷出了一团魂火。 那魂火的威力,不下一般的人界异火,稍一沾染,就伤筋动骨。 男鬼的反映亦是不慢,他凌空而起,姿态从容,轻松躲过了这一击。 身前,鬼穷奇化成了一道黑旋风,眼看就要避无可避。 男鬼脸色微沉,衣帛碎裂声响起,背后的琵琶骨伤,那一根锁魂链发出了索索的响声,一阵血肉蠕动的声响,那魂链竟隐隐有脱落的迹象。 可就是这时,只听得轰的一声。 原本在半空中扑来的鬼穷奇,在半空中发生了异变。 牛犊大小的身子,猛地脱离了方向,那颗牛头大小的脑袋,猛地偏向了一方,重重地砸在了墙壁上。 这一记,又重又狠,直砸得那头鬼穷奇昏死了过去。 此情此景,就鬼穷奇就好像半空中,被一名隐身在暗处的高手偷袭了似的。 只是,这石室里,除了他和小不点外,再无旁人。 所以袭击鬼穷奇的是那小不点? 男鬼迟疑着,低下了头。 “你快逃,我……我来保护你!” 小凌月就如一头愤怒的小母鸡,不知什么时候,挡在了男鬼的身前。 男鬼身上有锁魂链,他很弱,要是被鬼穷奇给伤了,会魂飞魄散的。 她保护他? 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男鬼朗声笑了起来,前所未有的畅快淋漓。 “不许笑,我很厉害的,虽然我不会武。” 小凌月抚了伏起伏不止的胸膛,半是骄傲,半是得意道。 叶凌月也是暗暗心惊,小凌月方才那一记“空中偷袭”,不就是精神力嘛。 看样子,那精神力的威力还不小。 能将四大凶兽王之一的鬼穷奇一击撞晕,其精神力修为,怎么也得在方尊左右。 前一世,小凌月身上就潜伏着很强大的精神力。 “看出来了,你倒是个深藏不露的。” 男鬼见了小不点认真的模样,强忍着笑意。 他没有发现,认识小不点不过几天,他笑的次数,已经比他活着的那一世都要多得多了。 “诺,你快看看生死纲。” 小凌月瞥见那本生死纲就在自己的脚边。 就鬼穷奇袭击的那会儿功夫里,生死纲上的字已经清晰无比了。 小凌月瞅了一眼,看到上面有一句。 “六亲无靠,命多舛……” 小凌月正琢磨着,这话是什么意思。 “趴下!” 男鬼骤喝了一声,只可惜已经迟了。 那一头鬼穷奇就在方才,睁开了眼,它趁着小凌月不备,借势猛地蹴起。 巨掌席卷而至,朝着小凌月的天灵盖狠狠砸下。 男鬼的身形一拔,人已经欺近,将小凌月护在了身下。 他的背后,一掌击落,背重重一震,面具下,传来了阵闷哼声。 只听得“噗噗”两声,锁魂链从他的琵琶骨上挤了出来,断成了数截。 沉重的链条射中了鬼穷奇的眼,顿时乌珠迸出,鬼穷奇眼前一黑,剧痛袭来,它发出了惨烈的吼声。 男鬼的背脊上,一条条妖纹如浮雕般,道道浮现。 只见他右手捂住了小凌月的眼睛,左手手肘弯起。 身形在空中骤然变换了几个姿势,左手手臂一甩一收,就如条鞭子般,啪的甩了出去,抽在了鬼穷奇的头颅上。 又是不过数击,鬼穷奇头破血流。 只见男鬼左手五指一抓,落在了鬼穷奇的脑袋上,五指发力,天灵盖就如豆腐般迸裂,一缕凶兽魂魄飞了出来,一口被男鬼吸进了腹中。 这一连串的动作,男鬼做的行云流水。 虽是凶残至极的杀戮举动,可由他做来,却有一种血腥暴力的美感。 叶凌月看得心惊胆战,再看那男鬼,却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她心底蹿出了一个名字,可又有些难以相信。 至于小凌月,双眼被捂住,人又被抱在了怀里,但她也听到了一阵骨骼碎裂的响声,还只当是那男鬼被鬼穷奇打伤。 失了魂魄之后,鬼穷奇笨重的身子晃了晃,摔倒在地,发出了一阵重响。 男鬼强自挣脱了锁魂链,这时也是精疲力尽,手臂一松把小凌月松开了。 哪知才一松开手,就听得一阵大哭声。 早前崴了脚都没哼一声的小凌月,就如山洪爆发般,一下子哭了出来。 她边哭,边查看着男鬼的背,想要看看他伤的重不重。 看到他背后因为锁魂链脱落而露出来的几个血窟窿时,小凌月哭得更大声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连累你的。你疼不疼……” 小凌月红着眼,泪水止也止不住。 她的哭声,引得男鬼太阳穴突突地疼得厉害,可心底却异样的跳动了起来。 小不点是在担心他? 生前没有人真心为他落过一滴泪,想不到,在化为一缕孤魂后,竟有人为他落泪。 男鬼语塞,他也不懂得如何安慰人,只得伸出了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沙哑着声音。 “我没事,你忘了,鬼魂是没法子再死一次的。” 他不提还好,一提“死”字,只得见小不点哭得更厉害了。 哭了好阵子后,许是发现男鬼真的死不了,她才一只手抹鼻涕,一只手抹眼泪,觉得满手黏答答的,她还嫌弃地将手往男鬼的裤子上抹了抹。 男鬼一阵头疼,用手背替小不点擦了擦鼻涕眼泪。 待到小不点止住了哭声,男鬼才抱起了小不点,朝着石室外走去。 “我们先离开,方才动静那么大,只怕已经惊动了外面的冥卫。” “可你还没看生死纲呢,你不想知道你父亲母亲的下落了?” 小凌月歪着脑袋问道。 “我父亲已经死了……既是命中注定六亲无靠,也就没必要找了。” 男鬼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