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2章 生命最后一刻,想起的人 - 神医弃女

第1912章 生命最后一刻,想起的人

半月后,奚九夜返回军营,正式被封为神尊,夜凌也被封为神后。 两人一起前往北境,那时的夜凌还被蒙在鼓里。 直到六个月之后,兰楚楚怀有身孕的消息传来,夜凌知情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 奚九夜带兰楚楚出现在她面前,告诉她,自己与兰楚楚青梅竹马,兰楚楚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骨肉,他希望夜凌能成全他们。 夜凌没有回答,兰楚楚住进了北境神宫的第二天,夜凌就已经收拾了行李,准备离开。 她和奚九夜一手建立的北境,她从未看在眼里。 神后之位,她更是不屑一顾。 她性子看似柔弱,可骨子里却倔强的很。 在与奚九夜共事的这些年里,她和奚九夜并非没有起过争端,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她退让了。 但是这一次不同,奚九夜触碰到了她的底限。 她本是神尊之女,她的娘亲云笙继承了现代人的观念,什么两女共侍一夫,在她看来,全都是男子的借口。 她心目中的爱情,当如她的爹娘,云笙和夜北溟那样,一生一世一双人,不离不弃。 既是奚九夜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她依旧可以孑然一身,带着她的行李走开,正如当年她来时一样。 可待到她匆匆离开时,却迎头撞上了兰楚楚和奚九夜。 奚九夜看到了夜凌的行李时,面色刹那铁青一片。 他咬牙切齿道。 “原来兰儿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你当真要畏罪潜逃,夜凌月,你骗得我好苦。” 奚九夜下令,命人搜查夜凌月的行李,从她的行李里,发现了一包药粉还有几封书信。 原来今晨,兰楚楚服用了早膳后,腹疼不已,北境的方士查出了她的汤药里有滑胎药。 一番审讯后,兰楚楚的一名贴身侍女认罪,说是神后夜凌收买了她。 兰楚楚痛哭不止,哽咽着告诉奚九夜,夜凌其实是八荒神尊夜北溟夫妇的长女,她表面答应了接纳自己,可背后却命人加害自己。 奚九夜得知消息后,如遭雷击,他怎么也没想到,与自己朝夕相处了那么久的夜凌,会是杀父仇人之女。 他还有几分不信,亲自带人来找夜凌对持。 哪知就看到了夜凌偷偷离开的场景。 奚九夜手握着那几封八荒神尊夫妇的亲笔信,手中的信,寸寸碎裂,他的眼神,森寒刺骨,没有了半分温度,只问了一句。 “夜凌月,你可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夜凌月望着雪花般飘落的信,张了张嘴,却发现千言万语,都化为了嘴里的一片苦涩。 她该说什么? 是说她没有加害兰楚楚? 还是,她写信给爹娘的原因,只是想让他们接纳他这个女婿? 她已经有数年没有联系家人了,她很想爹娘,很想很想。 可为了追求她幼时的那一份虚无缥缈的承诺,她放弃了一切。 她本以为,她遇到了世上最疼爱她的男人。 可这一切,抵不过一个女人的谎言。 夜凌月最终只是惨然一笑,任由着北境的神兵将她捆绑了起来,打入了陨神牢内。 可即便是那时候,夜凌月都以为,奚九夜不会真的加害于她,他们做不成夫妻,至少也是同袍共战过的战友伙伴。 伙伴,就是可以为你两肋插刀的人啊。 可直到,奚九夜亲自下令,命人对其实施千刀万剐之刑,一片片血肉从她身上剐下时,她才知道,她错了。 那个男人,从未爱过她,也从未把她当过伙伴。 肉身上的痛,很快就麻木了。 心底的痛,才是旷日持久的。 在她以为自己即将死去的一瞬,一个本该早就被她遗忘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男人的唇,冰冷而又柔软。 犹如蜻蜓点水,落到了她的额头。 那一刻,仿佛就在昨日。 “所谓的伙伴,就是在背后捅你两刀的人。”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既是伴侣。” “十年之后,我必以惊世之礼前去神界娶你,我的小媳妇。” 男人那张邪肆的脸上,笑靥飞扬。 她原本以为,那个人,早已消失在她的记忆里。 没想到,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想起的却是那个人。 十年……他没有出现……他是轮回转世了嘛……所以违法兑现承诺。 额头,那一处位置,忽然滚烫了起来。 那烫意,席卷全身。 夜凌月仿佛听到了一阵枷锁碎裂的声响。 有什么东西……一直蛰伏在她身子里的什么力量,一下子破土而出。 那股压制了多年的精神力,在最后的一刻,在绝望到了极致的那一刻,爆发了才来。 她挣脱了束缚,目力所及之处,一切都被那股蛮横的精神力毁灭殆尽。 四周都是血,包括了那些神兵身体被撕裂,见落到她身上的血,还有从她的体内,流出来的血。 夜凌月抬头,看到了凌空而立的奚九夜还有他护在身后的兰楚楚。 那个男人的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仿佛第一次认识她那样。 他的眼神,她看不懂。 生命力,自她体内一点点流失。 她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前方的丹鼎里,飘出了一片丹香。 那是用她的血肉炼制而成的神丹。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就算是死,她也不容许奚九夜和兰楚楚那样的人,亵渎了她的血肉。 “奚九夜,兰楚楚,你们不得好死,上穷碧落,我夜凌月誓要你们血债血偿!” 她只身跳入了鼎内,体内的最后一丝精神力,也在那一瞬间爆发开。 坠落——坠落——一切都化为了虚无。 脑子疼得厉害,当看到夜凌月被凌迟致残,绝望自尽之时,叶凌月的魂魄,一下子从夜凌月的体内飞了出来。 她犹如置身无边无际的仇恨海洋。 愤怒、绝望,各种负面情绪没顶而来,生平第一次,这么恨。 叶凌月的眼眸充血般,她的视线一片模糊,恨不得杀了奚九夜那对狗男女。 可是只是一缕魂魄的她,根本无能为力。 她眼睁睁看着夜凌月身死,那口鼎坠落在陨神崖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