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1章 突破,方仙叶凌月 - 神医弃女

第1921章 突破,方仙叶凌月

叶凌月发现这个事实时,帝莘等四人已经合力出手。 叶凌月被生死符所困,没法子和几人沟通,她即便是打手势,也已经是来不及了。 四股神力掠空而来……早前吞噬了冥日的神力,生死符已经强化了不少,若是在吸收了这四股力,为了必定会大增,想要逃离生死符,只会变得更加困难。 就算是不能出去,也决不能让生死符白白占了便宜。 叶凌月情急之下,忽的看了眼自己手中的鼎印。 她想起了什么,神识一动。 鼎印破手而出。 叶凌月的魂魄顿时钻入了乾鼎之内。 就当四股神力撞上了生死符时,生死符可是高兴坏了,正准备将四股神力吸收,饱餐一顿之时,哪知这时候,生死符只觉得一阵猛烈的撞击。 生死符内,叶凌月和乾鼎合为一体,狠狠地撞在了生死符上。 当乾鼎和生死符碰撞在一起的同时,四股神力也同时撞在了生死符上。 与此同时,在鼎内的叶凌月,感觉到了多股汹涌的力量,一下子涌入了乾鼎之内。 这是? 叶凌月最初还以为是自己的感觉错误,可随着乾鼎一次次撞击在生死符上,强大的力量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涌入了乾鼎内。 那些力量,正是云笙等人的神力。 乾鼎竟然能与生死符抢夺神力! 而且那力量,经过了乾鼎的转化,正在不断地转换为叶凌月所用。 由于叶凌月眼下没有肉身的缘故,乾鼎就将其转化为精神力,不断滋润着叶凌月的魂魄。 叶凌月原本已经开始模糊的魂魄,变得越来越强,精神力,也随之水涨船高。 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魂体,犹如被火燃烧一样。 乾鼎四周,瞬时弥漫起了一团团灰色的火焰,整个人,就如浴火重生一般。 “那是?” 云笙看得心惊,她只看到生死符内,无端端多了口鼎。 叶凌月的魂魄,钻入了鼎后,就没有再露面了。 那鼎的周身,又忽然弥漫起了一片火光。 “突破了。” 紫堂宿凝视着乾鼎周身的灰火,眼底也有艳羡之色闪过。 想不到,月徒弟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强行突破。 她在方士一道上的修为,看来是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竟然突破了? 叶凌月本人也是觉得很古怪。 照理说,按照鸿蒙方仙和玉手毒尊的记载,持有乾鼎者要想突破,必须先集齐了九块鼎片,才能从方尊晋级为方仙。 叶凌月如今手头,还差了两块鼎片,万万没有在这种时候突破成方仙。 说来也是机缘巧合,四股神力一起攻击生死符。 叶凌月抱着和生死符玉石俱焚的心,貌似一拼。 哪知道却让乾鼎占了生死符的好处,将四股神力吸收了干干净净。 四股神力,那可是非同小可的力量,一下子被吸收,转化成的精神力何其惊人。 这股新生的精神力帮助叶凌月强势突破了到了方仙。 就这样,叶凌月在这一刻,晋级成功。 伴随着叶凌月的突破,乾鼎也在不断地强化。 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生死符就已经困不住乾鼎了,而与此同时,云笙等人的四股神力,与乾鼎里叶凌月的精神力一起,内外夹击,五股力同时撞向了生死符。 生死符也发现了这一点,它发出了一阵阵尖锐的鸣叫声,就像是频临死亡的困兽。 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 生死符化成了大量的碎片,四分五裂开。 束缚在叶凌月身上多年的枷锁,终于在这一刻被打破了。 叶凌月的魂魄从生死符里脱离出来,迅速钻入了叶凌月的肉身里。 在叶凌月魂魄归体的一瞬,云笙纤指连动。 只见她的指,灵巧无比,在叶凌月的身上的多个要穴点过。 医魄神针之力入体,叶凌月的魂魄被牢牢的缩在了肉身里。 叶凌月的眼倏地睁开。 “月儿!” “洗妇儿!” 众人大喜,可叶凌月不及开口,身子已经一蹴而起。 只见她衣袂翩翩,凌空而起,她手中多了口小鼎,那鼎飞到了半空。 已经破碎开的生死符的碎片,被乾鼎一个鲸吞,全都吸入了鼎内。 叶凌月神识一动,乾鼎又回到了她的手中。 可她看了眼鼎内,只见鼎内,生死符的碎片就如一条条鱼儿,游来游去,想要逃窜,但奈何被乾鼎里的黑白两色鼎息所困,没法子逃走。 叶凌月自打见识了过了南幽古族的妖符之后,对符箓很有些好奇。 奈何九洲大陆上,关于符箓的记载甚少。 但即便是如此,叶凌月可以断定,生死符极其厉害,其品阶比起早前阎九和赤烨所中的古妖符,只怕都要厉害的多。 她几经生死,还能借体重生。 个中的波折,只有叶凌月一人才知道。 也只有叶凌月明白,生死符早已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可以说,没有生死符,就没有如今的叶凌月。 所以叶凌月对于生死符的感情,比起云笙来要更加复杂。 生死符化为碎片,它加诸在叶凌月身上的死亡诅咒也就失效了。 说来这一切也是机缘巧合,如果不是今日有云笙、帝莘等人在场,四人联合出手,加上叶凌月吸收了他们的一部分神力,逆势突破成方仙,只怕叶凌月根本没法子突破生死符。 虽然不知生死符到底有什么奥秘,可叶凌月哈市收集了生死符的碎片,想着过阵子将它重新炼化,也许就还能将将生死符化为己用。 叶凌月刚将乾鼎收回,翩然落地。 “月儿?” 云笙奔了过来,她的眼眶里,还喊着泪水,在看到叶凌月的一刹那,她险些扑了上去,想要保住叶凌月。 可就在她的手臂张开的一刹那,云笙的身子,一下子定住了。 她的眼神,变得有些迟疑。 她不知道,叶凌月到底有没有想起过去,还记不记得她这个做娘的。 她冒冒然然地扑上去,女儿会不会被吓到。 这种又是期盼,又是担忧的心情,深深困扰着云笙。 她像是个手足无措的孩子,迟疑着不敢上前。 叶凌月望着云笙,眼眸有些湿润。 她疾走了几步,猛地扑向了云笙的怀抱,轻轻地喊了一声。 “娘!” ~先去忙事,还有两章在中午,大家看完记得随手投个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