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4章 小乌丫和小吱哟的命运 - 神医弃女

第1934章 小乌丫和小吱哟的命运

那是两块时空曜晶,在神界,这种时空曜晶并不罕见。 只有方仙级别的方士,才可以用曜晶炼制出时空曜晶,这种曜晶可用来滋养各种未成熟的药植或者是兽类,其功用大抵和叶凌月的生命乾坤袋类似,但是比起鸿蒙天之流,则是差得远了。 楚方仙的那两块曜晶里,关着两头一禽一兽。 其中一头是长满了火红色的凰羽的,昏迷不醒的凰鸟,还有一头,身形高壮,浑身披背着鳞片似的铠甲,深蓝色的眼,正愤怒地瞪着楚方仙还有奚九夜。 当看到了奚九夜时,那头凶兽发出了一阵怒咆声,若非是时空曜晶的禁制,只怕整个诸神山都要被它的咆哮声淹没了。 “它们是?” 奚九夜凝目一看,不由有几分诧异。 这气息……奚九夜当即认出了这一禽一兽,竟就是叶凌月身边的那两个小家伙,只是两小家伙被迫化成了原形。 “九夜大人,可千万别小看了这两家伙,这两头,一头乃是具有朱雀血统的幻影凰鸟,还有一头就更了不得了,乃是鬼畜王。虽然眼下都还未成年,但是只要假以时日,将它们圈养长大,必定是神界一等一的坐骑啊。我师尊的坐骑年事老迈,正差一头新的坐骑。只要我将这两头献上去,一定能得到重赏。” 楚方仙满眼的贪婪之色。 方仙修炼的是精神力,在体力上大多不如一些练武乃至修炼其他的神尊神帝出色,所以他们喜欢使用坐骑。 一头好的坐骑,除了能日行数十万里之外,还是极其忠心的护卫。 一些成名的方仙,都会进入神界的神秘地带,捕捉一些血统纯正的神兽乃至远古生灵,但那些大多已经成年,训化起来,比起这两头小家伙而言,绝对是吃力不讨好。 “这两小家伙居然有那么大的价值?” 奚九夜倒是没想到,叶凌月区区一个人族,居然能收服这么两头厉害的神兽。 他记得,叶凌月和这两小家伙的感情很深,平日都是形影不离,她若是知道了这两小家伙沦为坐骑,怕是会杀上神界……想到了这里,奚九夜心头一动。 “楚方仙,不知可否将其中的一头送给在下。” 楚方仙一愣。 他师尊只需要一头坐骑即可,至于他自己的身份地位,还不配用如此高级的神兽当坐骑。 “九夜神尊,你难道也需要坐骑?” 像是奚九夜这样武修出身的神尊,神通了的,日行十万里本就不难,更何况他又是天赐身体,传闻有星辰之速。 “我看那头小凰长得很是美丽,我的神妃刚生下一名女婴。我此番外出,还未来得及回去见她一面,不免有些愧疚,就想带份礼物回去。” 奚九夜对小吱哟没什么好印象,但是对于小乌丫,他记得对方化为人形时,是个长得很讨喜的小姑娘。 更何况,小吱哟看上去攻击性十足,奚九夜也不愿意把它留在北境的神宫里。 “原来如此,既是九夜神尊看得上眼,想要送给小公主,小的岂敢拒绝。” 楚方仙只是稍作考虑,就满口答应。 奚九夜如今是什么身份,他可是神帝继承人,他的神妃众所周知,就是风谷神帝的爱女,巴结上了这对夫妇,他以后在神界的日子将会更加如鱼得水。 小吱哟和小乌丫此番也是无妄之灾,被楚方仙劫持时,小乌丫不慎受了重伤。 小吱哟为了保护小乌丫,才被楚方仙一并挟持了。 两人一起被关在了时空曜晶里。 中途夜凌日的人救走了夜凌光的事,小吱哟也是毫不知情。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看到奚九夜。 一看到奚九夜,小吱哟就知道,这个该死的方仙和奚九夜是一伙的。 他被关押在时空曜晶里,能看得到,却没有法子听到奚九夜和那名楚方仙到底在说什么。 他只看到楚方仙满脸献媚的笑,将关押着小乌丫的那一颗曜晶送给了奚九夜,奚九夜一转手,就收入了衣袖中。 “小乌丫!奚九夜,你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快放了小乌丫,有什么事,全都冲着我一个人来好了。” 小吱哟气得不轻,他疯狂地撞击着时空曜晶,可那看似小小的晶体,却很是坚固,任凭他怎么撼动,都全然无用。 “啧,真是个不听管教的小家伙。” 楚方仙见小吱哟上蹿下跳,一副暴躁的模样,也有些不耐烦起来了。 他扬起手来,正欲教训小吱哟,可就在这时,就听到有人来报。 “九夜神尊,风谷神帝有请您和楚方仙一起到南天殿,说是火焰帝君和八荒神尊夫妇有请。” 八荒神尊夫妇? 奚九夜面色一沉。 医佛云笙怎么也来了? 在神界,医佛云笙的名号比起八荒神尊来也是分毫不让,她虽无战功在身,可是她医术高明,人缘颇好。 不说其他,现任的神界的神尊中,谁家的孩子犯了疑难杂症,谁家的神妃神后要生孩子,都要求助于医佛云笙。 奚九夜原本是想利用夜凌光的事,趁机剥夺了夜北溟的神帝继承人之位,可如今云笙一来,这事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神尊大人,那医佛不会看出什么端倪来吧?” 楚方仙也有些惊慌。 医佛云笙虽不是方士,但是她的医术,说起来和方士一脉倒也是大同小异。 “怕什么,你就照刚才在风谷神帝面前时所说的那些话,再说一遍。给我冷静点,死无对证,就算她是医佛,又能如何。” 奚九夜就不信,云笙这次能救得了夜家兄弟俩。 两人一起到了南天殿,才一进门,就见了夜北溟、云笙以及火炎帝君、风谷神帝。 云笙已经从火炎帝君那听说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她这才知道,事情是奚九夜幕后搞的鬼,一看到奚九夜,云笙就怒火中烧,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奚九夜依旧是一脸的镇定,冲着云笙夫妇俩皮笑肉不笑的行了一个礼。 “两位好久不见了,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