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2章 重生之法 - 神医弃女

第1942章 重生之法

夜凌日走出去时,身后的夜凌光还在咆哮。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他不是尸体,那是我朋友!” 夜凌日的脚下顿了顿,回想起来夜凌光被带到军营时的情景。 素来衣着光鲜的夜凌光,那一日灰头土脸,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 看到夜凌日时,他咧开嘴,露出了一脸欠扁的特大号笑脸。 “嗨,阿日,几百年不见了。” 几百年不见,夜凌日也没想到,他和夜凌光再次见面会是如此情形。 夜凌光看上去还是那副德性,可又好像哪里不同了。 夜凌日留意到,夜凌光的眼底多了一缕忧色。 他身上的伤口,还有那缕忧色,都是因为身后的那具男尸。 听手下的亲兵讲,夜凌光在面楚方士那帮人的伏击时,为了保护那具男尸的周全,好几次受伤。 击退楚方士后,夜凌光不顾伤势,背着那具男尸,连中途夜凌日的亲兵想要出手帮忙,全都被他谢绝了。 夜凌日没有问那具男尸的来历,但也知道,阿光和那具男尸的关系绝非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 阿光这种人,何时有过朋友。 他这人看着热情,其实心底真正接纳过的人,几百年来,只有夜家的人。 这具男尸,怕是这几百年来,唯一一束照进他心底的光了。 只可惜,那人已经是个死人。 希望这小子不要因此,再惹出什么麻烦来才好。 一想到这点,夜凌日就一个头两个大,脚下的步伐跨地更大,一下子就没了影。 望着夜凌日的背影,夜凌光耸耸肩。 从小到大,夜凌日在修炼方面,都刻苦的很。 到了战场上后,他更是发了狠的修炼,听说他除了军务,日常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 难怪他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成为了第三军团的上将军。 “修炼狂魔。” 夜凌光撇嘴,走进了隔壁营帐。 营帐内,秦小川的尸身摆放在一张极阴玉床上。 这玉床是当年夜凌光嫌弃浮屠天的夏季炎热,雕琢出来供自己夏日纳凉睡觉用的,夜凌光到军营前,就已经命令夜凌日的亲卫们前去浮屠天将它取了过来。 亏了这张玉床,死去了一月的秦小川的模样和早前看上去没什么两样,只是一双眼紧闭着,没有半点气息。 秦小川的魂魄,被夜凌光用了锁魂真锁在了体内,已经一个月了。 这阵子,夜凌光一直在找寻能让他复活的法子,但却一直没有头绪。 当初夜凌光以为,爹娘可以帮助阿姐凝聚魂魄,让她重获肉身,就理所当然地以为,秦小川只要魂魄还在,就一定能复活。 只要将秦小川救活,两人也就算是恩怨两清了。 可事实却证明,夜凌光太太真了。 他很快发现,阿姐重生的法子,用在秦小川身上是行不通的。 夜凌月能聚魂重生,可算是各种机缘巧合下的结果,其中包括了她死时,怨念极强,精神力又远超乎常人,紫堂宿助其聚魂,最重要的是,云笙夜北溟还借助了冥日之力,篡改了生死纲,强行将夜凌月和叶凌月两人的生死纲结合在了一起。 这其中随便一条,都是秦小川无法达到的,也是夜凌光不可能做到的。 这就意味着,想要直接复活秦小川是不可能的,尝试了这么多次,夜凌光都有些想放弃了。 “傻大个,这是最后一次了,若是此番前去裸心谷,都没法救活你,我也只能放弃了。届时,我只能送你到冥界,重入轮回,承你的恩情,我也只能来世再还了。” 夜凌光言语苦涩,他取出了一颗时空曜晶,将秦小川和极阴玉床一起收了进去,身影一逝,循着夜色匆匆离开了。 夜凌光离开时,夜凌日正在军团校场试炼。 神界几大军团,全都是神界最强大的阵营,军团里的训练设施也是超一流的,只有将军级别的神将才能进入。 云笙夫妇三个孩子中,论天赋,各有所长。 但论刻苦,夜凌日乃是第一。 当年夜北溟发现夜凌日在练武一道上天赋异禀之后,心知以八荒神境的修炼条件,没法子真正满足夜凌日的成长。 他于是狠心,将夜凌日送入了军营的童子军营。 那时的夜凌日不过是个七八岁大的孩童,离开爹娘,阿姐和凌光,他内心是惶恐的。 可他不是夜凌光,不愿意轻易将眼泪展示在爹娘和亲人的面前。 在童子军营的最初两三年里,夜凌日并没有父母的显赫身份,得到半点照顾。 相反,他接受的训练,比一般的童子军更加苛刻。 可他都咬牙坚持下来了,十一岁那年,他正式成为一名兵士。 夜凌月的死讯传来时,他那时还是名新兵。 其他新兵在那时候,拿着武器都还在颤抖,可沉浸在丧姐之痛之中的夜凌日,在那时,带着满腹的愤怒和仇恨,冲进了战场。 他一人就斩杀了数十名天外异魔。 当时的夜凌日,将眼前那些敌人,全都想成了害死了阿姐的奚九夜。 他自知,身为一名新兵的他,还不是拥有天赐神体的夜凌日的对手,可早晚有一日,他会亲自斩下奚九夜的头颅,替阿姐雪耻。 这一天,终于要等到了。 只是夜凌日没想到,他等到的不仅仅是找奚九夜报仇的机会,同时等来的还有姐夫。 就算是当年,夜凌月和奚九夜差点成亲,夜凌日都从来没承认过奚九夜的身份。 姐夫,那是什么鬼东西。 他夜凌日,不需要什么姐夫。 阿姐,由他来保护即可。 轰—— 校场上,一块足有万斤的天外陨铁一下子被轰成了稀巴烂。 汗水如溪流般,从夜凌日的身体上不断流淌而下。 万斤,他终于击碎了万斤陨铁了,这意味着,他终于有机会,可以挑战一下获得天赐神体的资格了嘛…… “姐夫嘛,你最好不要出现,否则……” 夜凌日古铜色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狠戾。 古关口,正和叶凌月等人一起排队,准备返回青洲大陆的帝莘,他的眼皮,没来由的一阵疾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