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4章 血淋淋的事实 - 神医弃女

第1964章 血淋淋的事实

叶凌月唏嘘了一番,再看看曾小雨的腿。 “那你的腿又是怎么回事?照理说,你大哥能凝聚成神印,即便是在中等大陆,应该也是绝顶的强者才是。” 曾小雨的右腿小腿被齐根削掉,下手之人最一个八九岁的孩童都下此毒手,可见心肠之歹毒。 这种伤势,就算是叶凌月的神奇鼎息也无法救治。 “我大哥的修炼天赋展露出来后,本家就重新重视起我们来了,他们几次三番前来邀请我大哥返回本家,我大哥要求本家给我娘亲和我一个名分,本家拒绝了。大哥于是拒绝了本家的邀请,哪知这却触怒了本家,他们趁着我大哥一次外出修炼的机会,抓住了我和娘亲……” 曾小雨说到了这里,眼不禁红了起来。 她的娘亲为了保护她,被本家的那群畜生活活打死了,那群畜生甚至连年幼的她都不肯放过。 曾小雨又惊又恐,意图反抗,却被本家的人斩断了一只腿,她疼痛难耐,昏迷了过去。 醒来之时,曾四轩已经赶到了。 曾四轩已经在一怒之下,杀光了本家的那帮畜生。 他埋葬了娘亲的尸体,又安置好了曾小雨,一怒之下杀回了本家。 “大哥将本家的一百多人,全部杀了。在与曾爷爷对持时,大哥最终凝聚神印成功。他虽凝聚了神印,但也因为曾氏一族的灭门血案,成了大陆各国和各大宗门的通缉犯。大哥就带着我,历经了千辛万苦,到了‘浮世。’” 这般血淋淋的事实,从曾小雨的口中说出来,却犹如说别人的事那样。 为了能让曾小雨在“浮世”活下来,曾四轩选择了将自己的一部分神力转移到曾小雨的身上,只求兄妹俩能在“浮世”活下来。 “凌月姐姐,我知道你是好人,大哥说不能把神印的秘密告诉任何人。可我相信你,你不会告诉别人,小雨的神印是假的吧?” 曾小雨仰着头,一脸纯真,望着叶凌月。 叶凌月只觉喉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半晌,才郑重地点了点头。 棚屋外,曾四轩站在,望着妹妹脸上欢欣雀跃的神情,眸色变幻。 自打娘亲死后,小雨就鲜少露出笑容了。 看样子,她真的很喜欢那个伪神印者。 就冲着小雨的这份喜欢,他也不能让她再伤心难过了。 曾四轩缓缓收起了暗藏与手下的那股神力。 叶凌月和曾小雨又说了一会儿话,小家伙才睡着了。 叶凌月没有立刻就寝,棚屋不大,虽然有个曾小雨,但她和曾四轩终归男女有别,在没法子彻底信任他之前,叶凌月时刻保持着警惕。 叶凌月朝着棚屋外的某个方向,极快地扫了一眼。 那股杀气消失了,对于身上背负了百余条人命的曾四轩而言,多杀一个人并不算什么。 不过看样子,他已经放弃这个打算了。 “我睡外头,你以后和小雨一起睡。” 曾四轩走了进来,他神情淡漠,看不出喜怒。 “其实你可以带着小雨去其他大陆,在那里,她可以有更好的生活。她的情况,不大可能前往神界。” 叶凌月扯了扯小雨身上的被褥,平静地说道。 就算是小雨的伪神印能在“浮世”瞒得住,可是紧靠神力输送,是绝对不可能达到三品神印的。 “浮世”的生活环境太差,只要曾四轩同意,叶凌月可以推荐他前往青洲大陆。 无论是在大夏还是在孤月海,这对兄妹都能得到比这里好得多的生活。 “我们不需要你的同情。” 曾四轩眸色一厉,他瞪了眼叶凌月。 暗淡的灯光下,叶凌月的脸上有一层淡淡的柔光,显得她的五官愈发美得不可思议。 曾四轩看得一怔,心跳陡然加快了几分,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苛刻,叶凌月也并没有什么恶意,曾四轩轻轻说了一声。 “抱歉,我并非那个意思。” 棚屋内,一阵沉默。 在曾四轩收拾了被褥,准备离开时,他忽然又说道。 “她的腿断了,无论到了哪里,都没法子和正常的人一样快乐的生活。哪怕是永远没法子成神,我也想让她像正常的人一样,站起来,行动自如,只有在‘浮世’才有机会让她的腿恢复。” 说罢,曾四轩就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这女人,一定是个妖精。 有她在的地方,曾四轩都觉得浑身不对劲,难怪小雨被她哄得团团转。 小雨的腿的这个秘密,他从未和任何人说起过,可今日,不知为什麽,在面对叶凌月时,他忍不住说了出来。 原本叶凌月还想说,她可以替小雨打造出假肢来,可听曾四轩这么一说,叶凌月不禁怀疑,难道说“浮世”里有什么能让人的断臂断手重生的灵药或者是宝贝? 叶凌月狐疑着,可眼下曾四轩也不可能告诉她,于是她不再多想,和衣躺了下来。 叶凌月这几日,连日奔波,也却有几分累了。 她闭眼休息了片刻之后,就神识一动,进入了鸿蒙天。 来“浮世”前,叶凌月还担心,鸿蒙天的秘密会被发现。 所以在离开九洲大陆前,叶凌月忍疼割爱,将包括三足鸟人和噬血蛇蜂在内的一干妖兽灵兽都留在了九洲大陆。 不过眼下看,即便是神启柱也没能发现鸿蒙天的存在。 这让叶凌月不由放心了许多。 她进入了鸿蒙天,鸿蒙天里,一派繁盛的景象。 早前叶凌月已经获得了多块鼎片,加上破解了唐家的那一块鼎基碎片后,鸿蒙天又吸收了第二块鼎片的神力,如今的鸿蒙天,已经一改早前的颓势,里面的灵草灵木都已经长得郁郁葱葱。 只可惜没有了小吱哟和小乌丫他们的下落,整个鸿蒙天显得有些冷清。 “主人,还没有小吱哟和小乌丫的消息嘛?” 只见一旁的草簇里,跳出了一团黑影,小噩兔落到了叶凌月的脚旁。 “神界那边,一直杳无音讯,薄情和娘亲都没有送讯来。” 叶凌月已经隐隐觉得不对劲了,只是她依旧存了一丝侥幸心理,觉得以薄情的气运,决不至于出事才对。 只是,为何这么久了,薄情都没有任何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