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6章 五年之约 - 神医弃女

第1966章 五年之约

在神界之中,除了四大神帝之外,若是问还有什么人的势力强,那当属神界的十三军团。 神界的十三军团的元帅,都是神帝之下,神尊之上的强者。 他们手下各自拥兵三十万神兵,镇守在神界的各要害位置,在神界中拥有无法替代的威望。 四大神帝既是争论不休,索性就邀请了神界十三军团的十三神帅,约定在五年的时间里,哪一名继承人最终能获得的军方的支持最多,就能顺理成章成为为长生帝君的继承人。 这个决定,得到了四大神帝的一致通过。 这也就意味着,在接下的五年时间里,包括奚九夜、夜北溟在内的一干继承人,除了管理好各自的神境,做好神尊的本职之外,还要配合军方,赢得军方的支持。 十三军团中,除了神帅之外,包括将军、首席方仙在内的各方势力,也很错综复杂。 须弥方仙的作用,就是可以拉拢各大军团的首席方仙,当然,不是每个军团的方仙都卖须弥方仙的账的。 “须弥方仙尽管放心,经费一事,本帝自会安排。” 风谷神帝一口答应了下来。 送走了须弥方仙后,奚九夜也向风谷神帝辞行,决定返回北境。 “你离家多日,也是时候回去了。兰儿的性子虽有些倔强,但也是因为太过于爱你的缘故。九夜,你可要好好对待兰儿。 身为男人,你自可以广纳后宫,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动摇兰儿的地位,北境的嫡长子,只能是出自兰儿的膝下。这也是我这个做父神的对你的唯一要求。” 风谷神帝意味深长道,言语间有几分威胁的意思。 风谷神帝也听说,奚九夜前些日子,送了一名女子回北境神宫,那女子身怀六甲。 兰楚楚生了个女儿,若是那女人生了个儿子,而奚九夜又成了神帝,那他岂不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所以若是洪明月生的是儿子,这孩子要么留不得,要么就必须过继给兰楚楚。 奚九夜又怎会听不出来。 奚九夜有几分不快,可眼下他还需要风谷神帝的支持,自然不敢忤逆,只得毕恭毕敬,行了一礼。 “神帝陛下还请放心,九夜对兰儿一心一意,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如此甚好,你且先回北境。至于几大军团的事,你和夜北溟早年都出身战场,尤其是夜北溟的儿子夜凌日如今在第七军团中颇有地位,是一个威胁。” 风谷神帝提醒。 “神帝还请放心,九夜早有对策。那夜凌日的确有些能耐,这一次让他逃了过去,算是他的运气好。不过臣已经打听到,夜凌日近期在打听获取‘天赐神体’的法子。臣打算‘帮’他一把。” 奚九夜阴测测的说道。 夜凌日想要获取天赐神体,那就是做梦,他刚好趁着这个机会,收拾了夜凌日。 至于夜凌光那小子,他竟然被贬,回炉再造,那就等于是的失去了浮屠天和云笙夫妇的庇护,只要他进入四大神院中的任何一座,他都把握让夜凌光神不知鬼不觉消失掉。 “收拾了夜家兄弟后,夜北溟夫妇的三个子女都死得干净,必定遭受重创,届时你要再对付夜北溟,成为神帝之事,自是水到渠成。九夜,说起来,你和夜家也算是纠缠了几百年了,你父亲的仇也总算可以报了。” 风谷神帝赞许道。 不知何故,风谷神帝提起夜北溟夫妇的三个子女时,奚九夜心底莫名一痛。 他亲手逼死了夜凌月,可这事从旁人口中说出来,他却觉得刺耳。 若是真的大仇得报,他是否会高兴。 奚九夜竟找不到答案,他的嘴角,笑意渐渐隐去,一种空虚感充斥满了整个胸膛。 奚九夜即将返回北境的消息,传回北境神宫时,兰楚楚欣喜不已。 “来人,快命人替本宫裁几件新衣服,本宫要好好打扮,迎接九夜哥哥回宫。” 兰楚楚已经与奚九夜一年多没见了,小别胜新婚,自是有一番滋味。 她在铜镜前端详着自己的模样,不时询问着身旁的宫女。 “本宫是不是胖了,生了孩子后,我的腰身粗了许多,九夜哥哥会不会嫌弃我。” “妹妹生了孩子后,风韵更胜以往,是个男人都会喜欢。” 一个轻佻的声音,打断了兰楚楚的欢喜。 铜镜上,多了个男人,主神兰苍靠在了一旁的宫柱上。 周围的宫女,不知何时都已经退下了。 在兰楚楚的宫中,兰苍一来,宫女们就得退下,这已经是成为了墨守成规。 “兰苍,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说好了,九夜哥哥回来前,你必须离开北境。” 兰楚楚怒红着脸。 “兰楚楚,你想得倒美,你男人回来了,你就想一脚蹬开我?昨晚,你在我的怀里时,还叫我情哥哥。” 兰苍靠近了兰楚楚,那张邪气的脸上,闪动着暧昧的神情。 对于奚九夜这个妹夫,兰苍原本就很嫉妒。 尤其是这一次,风谷神帝推荐奚九夜为神帝继承人,兰苍更是嫉妒的要发疯了。 凭什么好事都轮到了奚九夜,明明他才是风谷神帝的儿子,可风谷神帝也好,兰楚楚也好,全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他们的眼中,只有一个奚九夜。 这些日子,兰苍留在北境神宫,可没少和兰楚楚行苟且之事。 兰苍本意是想借着奚九夜回来之前,让兰楚楚再怀上,毕竟奚九夜如今可是神帝继承人,只要兰楚楚能生出一个儿子,那必定是未来的神帝。 他兰苍一辈子不受重用,但若是他的孩子能成为神帝,也算是了却了他的心愿。 “滚开,你这畜生。” 兰楚楚又羞又恼,猛地拔出了自己头上的发簪,朝着兰苍扎去。 “你倒是扎啊,最好扎死我,否则我要是一不留神,把你我的奸(情)告诉了未来的神帝大人,你猜他会怎么对你?” 兰苍丝毫不畏惧,反倒将脖子再往兰楚楚的发簪前送了送,手掌更是露骨地摸上了兰楚楚胸前的丰盈。 “兰苍,你别以为我对付不了你。” 兰楚楚猛地将他一推,快步冲向了一旁的摇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