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1章 囚徒 - 神医弃女

第1981章 囚徒

成为炼制曜晶最多的预备役,这件事对于叶凌月而言,并不困难。 就算是不动用鼎息,仅凭她出身冶炼世家叶家,在冶炼方面就有自己的独道之处。 有时候,一模一样的原矿石,只要控制了温度,淬炼的时间,都能得到不同成色的成品。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叶凌月和曾四轩一起通力合作,在叶凌月的帮忙下,两人的炼制曜晶的数量一路领先,寻常的预备役,一块五六千斤的曜晶矿石,只能提炼出一块完整的曜晶。 可在叶凌月和曾四轩的手上,他们能提炼出两块曜晶。 这还是叶凌月有所保留的情况下。 自然,靠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叶凌月还暗中坑了不少的矿石废渣,炼制了近百颗曜珠。 叶凌月本人也在吸收了近三十颗曜珠后,神印终于突破到了二品神印的水平。 至于小雨的进步也不小,她在叶凌月的悉心指导下,精神力方面的修炼进步速度很快。 不过是一个月时间,她的修为就已经达到了青洲大陆,八鼎方士的水平。 这个修炼速度,就是连拥有乾鼎的叶凌月都不由兴叹。 转瞬,一个月就过去了。 浮世殿内,侍卫队长毕恭毕敬向坐在了太师椅上一名中年男子汇报,他的身旁,还摆放着多箱的曜晶石。 “启禀大人,这个月的曜晶炼制数量已经全部汇总。相比上个月,曜晶石的数量增加了近一百块。” 太师椅上,坐着名蟒袍男子,他身形高大,面上满是虬须,一双鹰隼般的利目,透着几分犀光,正是“浮世”的掌控人浮世神使。 “哦,增长了近一百块,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浮世神使面露喜色。 “多亏了本月新招募进来的两名预备役,叶凌月和曾四轩,这两人一天炼制的曜晶的数量,比其他预备役足足多了一两倍。两人也是本月,曜晶炼制数量最多的预备役之一。” 侍卫队长据实以报。 “叶凌月,曾四轩……曾四轩。” 在念到曾四轩的名字时,那浮世神使刻意加重了语气,眼神也微微发生了变化。 “那本月的宴席,就邀请这两人一起参加。” 浮世神使一声令下,那侍卫队长忙下去复命了。 浮世神使走到了那些曜晶石前,仔细看了眼那箱曜晶。 随手拿起了一块曜晶石,浮世神使就觉得,一股神力自石头里直逼了出来。 这一次的曜晶,在成色方面,比以前的曜晶都要出色啊。 浮世神使若有所思着。 这时,浮世神使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浮世神使,让你准备的那一百箱曜晶石准备的怎么用了?” 那声音威严,仿佛从九天落下,整个浮世中,也就只有浮世神使一个人听得到。 伴随着声音的出现,一股威势无形中落下。 “属下参见神帝陛下,百箱曜晶石已经准备好了九十多箱,再过一个月,就能够凑足足够数量的曜晶石了。” 浮世神使听到了这个声音后,只觉得膝下一软,忙跪了下来,面朝正西面,沉声说道。 百箱曜晶石,每箱里有两百颗曜晶石,相当于两万颗曜晶石。 这个数量,即便是在神界,也是个不小的数目。 也不知那被浮世神使称为神帝陛下的,到底是神界四大神帝中的哪一位。 “很好,一个月之后,本帝自会命人来取这些曜晶石。事情办好之后,本帝自会将你调回神界,提拔你为上位神。” 浮世神使听罢,忙磕头谢恩。 这位浮世神使,在神界,相当于一个下位神的存在。 他在“浮世”也已经驻扎了三百余年了。 “浮世”虽说是神界之下,接引神启者的最后一站,可这里的天地灵气,比起神界少了许多,对修行不利,也没有什么功勋积累。 浮世神使这些年一直在原地踏步,眼看其他与他同期成为主神,有些人都已经成为中位神,甚至是上位神,浮世神使就按耐不住了。 他一直处心积虑想要前往神界,只可惜一直没有什么门道。 直到一年多以前,浮世突然来了一名自称神帝使者的人。 那神帝使者告诉浮世神使,“浮世”所在的多座云岛,被发现藏有一定量的曜晶。 只要他能利用“浮世”里的那些神仆和预备役,上供一定数量的曜晶石,神帝陛下可以看在他镇守浮世多年的份上,提拔他成为上位神。 这可是连晋升两级的好差事,可浮世神使依旧是有所顾虑。 毕竟浮世此前,从未开发过曜晶石,他又怕其他三位神帝知情后,会严惩不贷。 可最终,利欲还是蒙蔽了浮世神使的眼睛,他决定放手一搏,这才有了“浮世”如今的局面。 当然,这些全都是秘密。 除了浮世神使和那名所谓的神帝神使知道之外,包括神界,以及另外三大神帝在内的神界诸神,对此全然不知。 那位神帝的声音,消失了。 浮世神使这才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擦拭了下额头的冷汗。 他左右双手各抓起了一箱曜晶石,朝着宝库走去。 这些曜晶石事关重要,浮世神使一直是亲自运送,容不得半点闪失。 宝库,位于浮世殿的东北角。 浮世神使取出了钥匙,打开了宝库的大门。 门后,藏着浮世神使这些日子搜刮来的多箱曜晶石,数量达近百箱之多,这些曜晶石都是用大量神仆的血汗换来的。 那些曜晶都被整整齐齐地摆放箱子里,堆满了大半个宝库。 将几箱曜晶石放置在地上后,浮世使随手打开了一口箱子,从里面取出了几块曜晶石。 只见他走到了宝库的另一边,在那里摆放着一些兵器、丹药、乃至书籍。 在最角落的位置处,还有块猩红色的幕布。 只见浮世神使随手一扯,那块幕布落到了地上。 幕布的后面,是一口鸟笼形状的符牢。 符牢了的人听到了动静,猛地抬起了眼来,他那张长满了丑陋疙瘩和鳞片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凶狠的表情。 ~来,买定离手,关的是谁,你们想谁大芙就放谁,我辣么爱你们,你们就不要捂着月票推荐票啦,投啦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