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9章 嫁祸,狠狠打脸 - 神医弃女

第1989章 嫁祸,狠狠打脸

见乾鼎心满意足地钻回了右手掌中,叶凌月还有几分怔然。 “真是九洲鼎的鼎片?” 也不怪叶凌月这么诧异,早前的几块鼎片,她大多来之不易,九块鼎片已得七片。 她离了九洲大陆,本以为这第八片和第九片不容易再找到,想不到居然会在“浮世”的这个怪物身上找到。 难道说,第九块鼎片也在神界? 鸿蒙方仙和玉手毒尊两位前辈也不知怎么样了。 一想到鸿蒙方仙,叶凌月这才意识到,她在一怒之下,杀了浮世神使。 浮世神使口口声声说她是鸿蒙子的徒弟,难道说,他见过鸿蒙方仙。 鸿蒙方仙并没有死? 再一看,浮世神使早已死透了。 叶凌月不由又有几分懊悔。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早前一片灼热的神印已经黯淡了下去,只保留了三品神印的状态。 叶凌月犹记得,方才浮世神使如同见了鬼似的,说她印中有印。 想来她早前的猜测是对的,她的体内,同时隐藏了玄阴神印和太虚神印。 玄阴神印只会间歇性苏醒,而太虚神印早前太过虚弱。 曾四轩的死,激发了她的玄阴神印,让太虚神印也一路神力看涨到了三品神印。 两印相加,发挥了连她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惊人破坏力。 只是玄阴神印苏醒的时间太过短暂,看样子,又休眠了。 一想到玄阴神印,叶凌月也不知是福是祸,眼下它休眠了,反倒更好一些。 叶凌月看了眼地上的小怪物。 乾鼎鼎灵这一砸,可是非同小可,那怪物的额头,多了一个馒头大小的包,昏迷不醒,没有了反抗力。 这是杀人灭口的大好机会。 叶凌月眼眸一利,走上前去。 “他的身上?” 叶凌月不由怔了怔,觉得小怪物的气息有些熟悉。 她俯身,碰触到了小怪物的体表,发现他那身丑陋的皮肤上,居然是…… 这拥有五神印的怪物,身上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地煞狱的煞气的气息? 难道说,这怪物是地煞狱里逃出去的? “说起来,这怪物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又给我送来了一块鼎片,也算是有些功劳,先把他关起来。待到处理好了浮世神使的事后,我再好好审问他。” 于是叶凌月用是蚀元魂链将小怪物捆得结结实实的,将小怪物塞进了生命乾坤袋。 宝库里,恢复了平静。 叶凌月望着地上的曾四轩,不禁心底一阵黯然。 曾小雨知道了兄长的死讯后,不知会多么难过。 这一切,都是因为浮世神使! 叶凌月扫了眼浮世神使完好无损的尸体,眼底一阵恨光闪过。 叶凌月恨不得将浮世神使挫骨扬灰,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再意气用事。 浮世神使早前的威胁很对,若是让人知道浮世神使死于她之手,她就没法子前往神界,还会连累小雨。 更何况,叶凌月也没有忘记,浮世神使身后,还有更大的势力支持。 浮世神使的死,很可能会引来那势力的注意。 想了想,叶凌月走到了宝库的另一端。 她打开了那些装着曜晶的箱子。 近百口箱子,一打开,里面的曜晶就如宝石般,闪动着动人心魄的光泽。 这些曜晶,都是这些日子,浮世的神仆们用了血和汗换来的。 尽管不知道浮世神使到底要将它们献给谁,可绝对不会是用来办什么好事的。 叶凌月很想将这批价值连城的曜晶收走,只可惜,这样势必会暴露浮世神使之死非比寻常,而且对方丢失了那么多曜晶后,一定会勃然大怒,追查到底。 所以这批曜晶不能带走。 可若是留着给那些幕后黑手,叶凌月的心底又是千万个不愿意。 稍作沉吟之后,叶凌月就有了主意。 她打开了每口箱子,每箱里取走约莫五成的曜晶石,再将早前她用来提炼曜珠的那些肥料矿石,鱼目混珠装到了箱子的最底层。 这样从表面看,这些箱子里的曜晶数目都是正常的,但事实上,却是以次充好,每箱曜晶的质量都大打折扣了,叶凌月还平白无故捞了几千块的曜晶。 “这样还整不死你们。” 叶凌月呲了呲牙,笑的邪恶。 做完了这一切后,已经是黎明前后了。 叶凌月将曾四轩的尸体收好后,再整理了宝库,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她扛起了浮世神使的尸体,一溜烟出了宝库。 叶凌月并没有往浮世神使的寝宫去,而是朝着侧殿去的。 叶凌月一闪身进了侧殿。 侧殿里,浮动着一股酒和欢好后的气息。 那纪龙猴急,连灯火都未点一盏。 叶凌月眼眸一凝,就见了床榻上,纳兰雪赤身(裸)体,浑身上下都是暧昧的痕迹。 而那纪龙也一丝不挂,正趴在了她的身上。 床榻间一阵凌乱,可见昨夜的战况有多激烈。 两人都饮用了大量的彩虹五珍酿的原浆,不到明日晌午,是无论如何也醒不过来的。 叶凌月冷笑了一声。 走上前去,将纪龙丢到了一旁。 叶凌月除去了浮世神使的衣袍,将其冰冷的尸体趴在了纳兰雪的身上,夜凌月再将纪龙的配剑放在了纳兰雪的枕侧。 做好了这一切后,叶凌月将两缕微弱的白色鼎息,注入到了纳兰雪和纪龙的身上。 纳兰雪昨夜中了****,又喝了过量的酒,进了侧殿之后,浑浑噩噩,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睡得正酣,居觉得体内一股暖流注入,神识模模糊糊,稍清醒了些。 她只觉得身上很沉,动了动身子。 可这一动,她就觉得浑身犹如被碾压过般,又酸又涩,不仅如此,双腿犹如撕裂了般,痛得厉害。 纳兰雪因为心仪奚九夜,一心想成为神妃,还是个处子。 这一动,顿时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昨夜醉酒之后,她只记得,自己带着叶凌月前往侧殿,再往后…… 难道说,她醉酒坏事,竟是……纳兰雪只觉得脑中一阵轰鸣,又羞又怒。 毁了,全都毁了。 她还未到神界,就被人污了清白身,她还怎么嫁给北境神尊。

下一篇   第1990章 借刀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