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8章 女军神 - 神医弃女

第1998章 女军神

听孙庆的言外之意,四大神院应该就是新人招募时,最受追捧的了,只是不知道这几大神院招募时,又需要什么条件。 叶凌月听罢,又想起了一件事。 “孙将军,不知你可听说过符箓学院?” 四大神院的名号很响亮,可是只有符箓学院才能改善曾小雨和叶凌月的玄阴神印体质,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符箓学院。 “符箓学院?本将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也可能是四大神学院下面的分院,每个神院,下面都分了大量的分院,你若是真想知道,到了神启广场后,可以到四大神院的招募处打听打听。” 事实上,孙庆对那些所谓的学院派出身的主神们没有多大的好感,他本人就是典型的军团派,对神学院的具体构架也不算清楚。 就像是人界,方士和武者会相互排挤竞争,在神界,学院派和军团派也大多互看不顺眼。 “与你们一起的那个小子呢?” 孙庆在叶凌月等人身旁扫了几眼。 “曾大哥上次受伤后,伤势一直没痊愈,我就让他留在舱房里休息。” 叶凌月随口说道。 “我对那小子倒是挺感兴趣,你回去告诉他,若是他不想加入四大神院和两大圣地,可以考虑直接参军。要知道,参军也是成为主神的一个好法子,运气好的话,多杀一些天外异魔,没准还能捞个将军当当。” 孙庆对“曾四轩”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那小子虽然跟个哑巴似的,一声不吭,可气力大,而且身上有股狠劲,孙庆当了这么多年的神将,一眼就看对眼了。 “曾四轩”要真是加入了军营,没准会是第一军团的另外一个“夜凌日”。 军队这种地方,对于变异属的神启者,需求可不小,只可惜,军团在招募新人方面,总是落后于学院和两大圣地。 见叶凌月没吱声,孙庆又连忙说一句。 “你们可别小看了参军,其实神界的神尊中,有不少人都是直接从军团里晋升的,譬如说眼下在神界炙手可热的两大神帝继承人,八荒神尊夜北溟和北境神尊奚九夜,都是最好的例子。” 孙庆说者无心,叶凌月却是听得一愣。 这两个名字,让她的心脏重重地跳了两下。 这是叶凌月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和神界离得那么近。 尤其是听到奚九夜当年就是从军团里晋升为神尊时,她有种冷笑出声的冲动。 世人都只知道,奚九夜扬名于军团,又有什么人知道,曾经在奚九夜的背后,还站着个夜凌月。 曾经的北境女军神,只怕早已被时间给遗忘了。 衣袖下,叶凌月的五指慢慢是收拢,恨意,如燎原的野火,寸寸燃起。 当年,她怎样造就了奚九夜,在不久的将来,她就要怎么毁了他。 凭什么奚九夜在神界坐拥美人,还成为了神帝继承人。 而她叶凌月,却犹如蝼蚁般,在低处仰视。 她,一定要撕破奚九夜和兰楚楚的丑恶嘴脸,将他们狠狠踏在脚下。 “哎,你看我也是心急了,你们不过是刚进神界的新丁,哪里知道这么厉害的大人物,反正转告你那位伙伴,参军是一条康庄大路就是了。” 孙庆将叶凌月的沉默误以为她不相信他的话,他也不好意思再强劝,和叶凌月等人寒暄了几句后,就带着神兵继续去巡逻去了。 “小雨,外头风大,我们先回舱房休息。” 叶凌月扶着曾小雨,回了舱房。 “哼,那姓孙的还真是瞎了眼不成,就那几个不入流的货色,还想进入四大神学院和两大圣地?” 叶凌月等人走开后,甲板的另一侧,纳兰雪走了出来,她的身旁,还跟着一名仆从。 到神界,是不允许私带仆人的。 纳兰家族也是有些手段,在最后关头,居然收买了一名三品神印的神启者,换成了纳兰家族的神仆。 “小姐,你何必和这些小人物一般计较。我的曾姨婆在神界人脉了得,和几大神院的关系一向良好,只要和那边打声招呼,那几人根别说是神院,只怕连报名都报不了。至于两大圣地中,一个只招募男人,一个只招募五品以上神印者,他们也根本无法加入,他们的命运只能是当散修。小姐还需抓紧这几日航行的时间,吸收日曜丹,提升神印级别,才能加入火炎神院。” 那神仆在她身旁劝道。 纳兰雪在纳兰家族中,一向颇受宠爱,这次的挫折,对她打击不小,纳兰家长已经再三叮嘱,一定要小心保护小姐,免得她再生事端。 “你说得不错,我也是太冲动了些,才会被叶凌月那贱女人有机可趁。有了日曜丹,待我加入了火炎神院后,对付几个浮萍似的散修,就如捏死几只蚂蚁那么简单。” 纳兰雪冷笑着,她从怀里取出了一个丹药瓶子。 瓶子一打开,里面就滚出了一颗丹药。 那丹药丹体浑圆,犹如一团火球,散发出极强的火炎之力。 这是神界方仙才能炼制出来的日曜丹,五品以下,只需要服用一颗,就能提升一品的神印品级。 日曜丹的好处是没有副作用,坏处是,任何人只能使用一次。 纳兰雪收起了那颗日曜丹,折身走进了船舱。 船舱的另一侧。 叶凌月刚安顿好曾小雨。 “凌月姐姐,我想去看看哥哥。” 对于小怪物伪装“曾四轩”这件事,最初小雨还有点不习惯。 可是隔了几天之后,她就适应了。 小怪物看似笨拙粗鲁,可实则是个心思细腻的,对曾小雨也很关照。 两人相处得颇为融洽,叶凌月可以预料,再过不久,两人就能和真兄妹那样和睦相处了。 这也是叶凌月很乐于看到的,无论是小雨还是小怪物,他们都是极端缺乏家人温暖的。 叶凌月和曾小雨敲开小怪物的门时,小怪物正愁眉苦脸着,趴在了桌子上。 舱房的地面上,散落了一地的纸。 桌子上,是几只写秃了的毛笔和墨砚、和一叠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