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0章 帝莘的新身份 - 神医弃女

第2010章 帝莘的新身份

“看我这记性,原来我早前在天雷海看到的就是他!我就说,那小子怎么看得这么眼熟。” 孙庆在回程的路上,一直在回忆天雷海i的那人,可惜一直想不起来。 “你在天雷海里遇到蚩印本人?” 王副将听了也是一惊。 孙庆于是将自己早前在天雷海里,遇到不明人士,那人只身一人,横渡天雷海的事说了个明白。 说起这蚩印,他早年在神界军团里也算是号人物。 可是自打三四百年前,他无端端失踪后,就再也没有消息,当时还有人说他死于仇家追杀,早已身亡了。 “的的确确就是蚩印,而且依我看,这几百年,他的神力也提升了不少。居然可以不借助空船,贯穿天雷海和玉带天河。” 就是孙庆说起这事,也是一脸的敬佩。 天雷海那种地方,如果不是有空船相助,就连孙庆也是不敢横渡的。 他还记得,蚩印那一日穿越时,闲庭信步,就如在自己后花园漫步似的,那份从容洒脱,就足以让人侧目。 “蚩印回来的也是时候,你可知道,这阵子,第二军团里正在竞争上将军之位,要是当上了上将军,那可就是未来神帅的准候选人啊。” 王副将感慨着。 第二军团有好几位神将都在争夺上将军之位,这件事,在神界也是议论纷纷,是如今神界最热门的几个话题之一。 另外的两个话题,一个是关于神帝继承人人选之争,还有一个就是神界四大神院这阵子的招生。 神界四大神院的招生,就好比军团的征兵,都是盛况空前。 每年,都有无数的天赋不俗的新兵和新学员加入军团和神院。 “那也是第二军团的事,你小子就是喜欢先吃萝卜淡操心。” 孙庆对第二军团的上将军之争并不太关心。 蚩印此番回来,必定会在第二军团里掀起一股腥风血雨。 但他终归只是一个人,就算是再怎么影响,也不会影响到十三大军团的整体格局。 再说了,蚩印厉害,其他军团也有厉害的人物,像是第七军团的夜凌日,又何尝是个简单的角色,他有夜北溟做依托,不也是用了几百年才当上了上将军。 “也是,第二军团争得死去活来最好,这样我们才有机会抢占军功。神帅交给你的任务怎么样了?” 王副将说着,目光落到了“血战金狮”号上。 一提到任务,孙庆的目光凝重了几分。 他此番去浮世,彻查浮世神使的事,原来只是顺手为之,而他真正的任务却是…… 孙庆一下令,“血战金狮”的船舱里,发出了一阵机关松动的声响。 甲板上松动,一阵锁链绞动的声响,一口符笼从船舱内升了起来。 这口符笼,比起早前关押小怪物的那一口,更加牢固,是一口中品神器符笼。 在符笼里,有一像兽又像是人的庞然大物匍匐着。 它就如一座山岳,身形比那些高壮的神兵还要高大的多,哪怕是琵琶骨上挂着足有千斤重的镇魂锁,可它浑身依旧散发着乖张的魔气。 叶凌月等人在“血战金狮”上住了数日,谁都没发现,“血战金狮”上居然还关押着其他人,而且就深藏在甲板之下。 但如果叶凌月有机会见到这囚徒,一定会觉得有些眼熟,因为这囚徒和她早前在人之初门里,那一场天魔井之战上遇到的天魔军团里的天魔如此的相似。 原来这一次,孙庆“护送”人界神启者来神界,只是个幌子而已,目的也是为了掩人耳目。 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押送船舱深处的这名囚徒。 “终于抓到它了,天外异魔的头目!” 那名将军看到了囚牢里的怪物,眼神前所未有的凝重。 “可不是嘛,可惜,让他的一个手下给跑了。而且这家伙嘴很硬,任凭我怎么审讯,他都不吭声。” 孙庆冷哼了一声。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神界开始受到来历不明的天外异魔的骚扰。 这些异魔,修炼奇快,无影去无踪,被击杀时,连尸首都不会留下一具。 神界众军团都拿这些异魔毫无法子,甚至于,有一些神界的神境都被天外异魔霸占了。 眼前这一名,就是天外异魔的一名头目,是血战神帅用了不少气力,布局抓到的。 可惜的是,当时和这位天外异魔在一起的天外异魔的手下,逃跑了。 孙庆为了运送此人回来,一路小心谨慎,好不容易,才把人顺利带回。 孙庆一挥手,命人将那口巨大的符牢缓缓拖进了军事堡垒里。 那名天外异魔从头到尾,都没有出过声,他只是用闪着幽幽绿光的眼,仇恨地瞪着孙庆等人。 就在孙庆等人带着天外异魔回到第一军团时,“蚩印”也就是帝莘,也顺利抵达了第二军团所在地,爱崂山。 “蚩印”的回归,无疑在第二军团引来了轩然大波。 最初也有人怀疑“蚩印”的身份,但是在帝莘接连打败了三四名挑战的神将,且在面对第二军团的烈阳神帅的一番军事拷问后,整个第二军团就再也无人怀疑帝莘的身份。 无论是实力,还是军事各方面的知识,乃至对整个神界局势的分析,“蚩印”都让人挑不出半点漏洞来。 至于他这些年,到底去了哪里。 “蚩印”的解释也毫无问题。 他坦言自己当年,前去找杀父仇人报仇,哪知报仇之后,返回神界途中,却意外误闯了一条时空之缝。 他迷失在时空之缝里,结果再度离开时空之缝时,已经是在数百年之后。 神界的时空之缝,素来是神秘异常,传闻早年真的有人进入了时空之缝,再出来时,就已经是千年之后。 一番考核后,就这样,帝莘以“蚩印”的身份,在第二军团留了下来。 帝莘在第二军团落脚之后,就开始想法设法打听叶凌月的消息。 但是爱崂山和四大神院的距离实在是相差太远,军团又一向和四大神院井水不犯河水,帝莘最终也没能打听到任何关于新生,以及叶凌月到底加入了哪座神院或者是哪方神界势力的消息。

上一篇   第2009章 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