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2章 金色灯笼 - 神医弃女

第2032章 金色灯笼

经不起叶凌月的软磨硬泡,宫惜只得答应叶凌月前去东殿购买血婴果。 按照长生殿的规矩,东殿只有六品以上的外院学员和内院学院才能进入,叶凌月和曾小雨是不够资格进入东殿的,只能是等候在长生殿外,等候着宫惜等人的答复。 宫惜和温雪、刘旭步入了东殿。 和西殿不同,长生殿的东殿里分了好几个小殿,每个殿了都悬挂着不同颜色的小灯笼。 小灯笼上的功法、神丹、以及各种神器,更是琳琅满目,让人看得目不暇接。 其中有一种金色的小灯笼,就是魂魄灯笼。 光是兽魂和植魄的灯笼,数量就达千余种之多。 那一片金色的灯笼和其他不同,其他的灯笼都是好好的悬挂着,唯独那金色的灯笼里,各种兽魂植魄闪烁不定,散发出了令人心憷的戾气。 刘旭和温雪今日正是为了兽魂和植魄而来的。 两人早前犹豫不决,如今被叶凌月指点,反倒更加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在刘旭的坚持下,温雪决定先神印觉醒。 “雪儿,你是女子,兽魂虽战斗力惊人,但戾气太重,不如选择一个植魄。” 刘旭建议道。 在神界,神印觉醒一般有几种选择,最常见的乃是兽魂,其次是植魄,再就是器灵。 但和前两者不同,器灵即便是在神界,存在的几率也很少。 而且除了方士之外,大部分的武者都很难用器灵神印觉醒。 四大神院和两大圣地中,也就只有裸心谷那一脉,使用器灵觉醒神印的居多。 温雪听从了刘旭的建议,她于是走到了金色灯笼下,一双妙目在排排灯笼之间穿梭。 她的目光,最终落到了一个小巧精致的金色灯笼上,描绘着一棵垂柳。 那垂柳叶色翠绿,长枝及腰,看上去弱不禁风。 可就是这样的一株柳树,却有个让人头皮发麻的名字,罗刹烟柳。 这罗刹烟柳,乃是一种下品的神木,它能喷吐出一种粉色的迷雾。 敌人只要嗅到了这种迷雾,就会血液逆流,四肢发麻,一不留神就成了罗刹烟柳的盘中餐。 而且这种烟柳缠绕力惊人,对于身为女子的温雪而言,是一种颇为合适的辅战伙伴。 购买罗刹烟柳的潜力值为一百万。 温雪选定了之后,看了眼刘旭。 刘旭于是取出了自己的长生令,交给了温雪。 温雪正欲寻找东殿的殿守,可就是这时,悬挂在了温雪的头顶的一个表示着魔鬼鲸的兽魂灯笼发出了一阵恼怒的力量的波动。 一头鲸鱼蜃影骤然出现,它张开了口,就朝着温雪和刘旭扑去。 “雪儿,小心!” 刘旭一看那魔鬼鲸的潜力值竟高达一百五十多万,心下大惊,护住了温雪。 “兔崽子们,就不能给老头子我省心一点!” 一名顶着个红鼻子的老头子跳了出来。 老者额头,也不见神印。 只要达到了虚空境之后,就可以隐匿自己的神印。 眼前这位老者,显然是一名修为在虚空境之上的真正强者。 面对如狼似虎,一口就要吞噬了温、刘两人的魔鬼惊。 老者不慌不忙,他麻利地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张冰蓝色的地箓。 那地箓从外表上看,和叶凌月早前炼制的冰箓很相似。 只是老者一挥地箓,那地箓就化为了一道蓝光。 数六角雪花从天空翩然落下,那雪花散发着阴寒冰冷之气,还未沾到那闹事的魔鬼鲸的蜃影,那蜃影吓得惊慌失措,哪里敢再造次,一溜烟就往金色小灯笼逃去。 可惜才刚躲进小灯笼,那雪花就刺入了灯笼。 灯笼顿时被冻成了一盏冰冷,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碎成了两截,至于里面的魔鬼鲸的魂魄,下场也就只有魂飞魄散了。 “整天只知道给老头我闹事,谁还敢再闹事,下场就和它一样。” 老头子的话还是颇具威慑力的,一喝之下,那千余个金色灯笼集体噤声。 这些兽魂植魄虽然已经被内院的学员和导师猎杀,但是大多野性未驯,被关在了东殿里时不时就会闹事。 不少第一次进入东殿的学员工见了这一幕,都会目瞪口呆。 可对于老生如宫惜等人而言,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甚至有时候,还会袭击进入东殿的学员们,院方不让外院六品以下的学员进入,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温雪和刘旭目睹了这一幕都是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两人都认出了,老者刚才使用的是一种中级地箓玄冰箓。 这种玄冰箓是叶凌月早前使用的基础冰箓的有些不同,它可以用做精神攻击,对魂魄攻击有效。 但仅仅是靠一张中级箓,就直接抹杀了一头魔鬼鲸的魂魄,老者的实力之高,显然已经超出了温、刘两人的预期之外。 “关老。” 宫惜见了那名老者,敛起了嬉皮笑脸的神情,冲着那老者行了一礼。 “是宫惜啊,你小子又想来骗老头我的回春箓了?” 被称作关老的,正是长生殿的东殿殿守,关正。 他和符箓分院还有些渊源,早年曾经是符箓分院的客座导师,不过这老头子脾气古怪,他虽是导师,却从未带过任何学员。 至于他的实力,长生神院也是重说纷纭,有人说他是一名中级符师,但也有人说,他是一名高级符师。 宫惜也看不透,只是关老炼制的回春符,在整个长生神院可算是独门一绝,无论内外院的学员,都抢着购买。 宫惜也一直想打听回春符的炼制之法,只可惜关老的嘴就跟河蚌似的,怎么也撬不开。 宫惜摸了摸头,一脸的不好意思。 “关老,你这次可是误会了。今日的主角不是在下,而是这两位。” 宫惜咳了两声,他的确是用了各种法子,想要研究出回春箓的真正秘密,可惜一直没有头绪。 他早前也有心向关老求教,可惜老头子愣是说他不是学回春箓的料。 所以迄今为止,回春箓的炼制,一直是关老的独门绝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