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2章 觉醒 - 神医弃女

第2042章 觉醒

耳边,传来了小怪物近乎是哀求的声音。 “抱……抱。” 也罢,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叶凌月心底一软,也不再推拒,只能是由着小怪物抱着。 夜,悄无声息地继续着。 一直到了三更前后,程岳才根据叶凌月放出来的讯号,找了过来。 找到两人的踪影时,程岳不自禁停住了脚。 一片葱茏的野草间,“曾四轩”紧紧抱着叶凌月,叶凌月看到了程岳时,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小怪物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两人的周围,一群群的萤火虫飞舞着。 此情此景,就如仙境一般,程岳竟是不忍上前打断两人。 小怪物醒来时,人已经在中级阵屋里了。 他一张开眼,就看到了程岳的脸,大刺刺地跳入了他的眼中。 “啧啧,小子,你可算是醒了,你倒是好,没心没肺,睡死过去了,可怜了我们找了一天一夜,担心个半死。” 程岳不满道。 这小子,还真是越来越过份了,一个不高兴就离家出走。 “抱歉。” 小怪物坐起来身来,他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已经恢复如常。 “说什么抱歉,大伙都是伙伴,倒是……小子,你实话实说,你是不是喜欢叶老大?” 程岳促狭道,他可算是看出来了,一发火起来,犹如猛兽般的“曾四轩”,一在叶凌月面前,就跟小猫咪似的。 “什么是喜欢?” 小怪物懵懂地看了眼程岳。 “哎,我说你小子缺心眼啊,什么是喜欢都不知道,喜欢就是想和她天天在一起。” 程岳冲着小怪物挤眉弄眼着,后者想了想,点了点头。 “我喜欢她……不过,我也喜欢小雨,也喜欢你。” 不就是在一起嘛,小怪物挺喜欢和这帮小伙伴在一起的。 “我呸,谁让你喜欢我了,我喜欢的可是女人。算了算了,和你这种榆木脑袋,多说也没用,反正叶老大只是把你当孩子。她连兰天佑的事都帮你摆平了,从今往后,在基础武技班上,是不会有人再为难我们了,也没人敢为难我们了。” 程岳撇撇嘴,不用问,“曾四轩”这家伙一定是误会了喜欢的意思了。 “曾四轩”在学习和修炼方面,堪称天才,可在感情方面,怎么就跟个三岁孩童一样。 不过程岳也看出了,叶凌月对于“曾四轩”绝没有男女之情,这小子充其量也就只能是暗恋。 不过好在,眼下那些麻烦事都已经解决了。 叶凌月到底是怎么搞定兰天佑的,但是就在昨日,兰天佑还亲自登门拜访,说是以后要和他们和睦相处。 小怪物挠了挠头,他大概也知道,自己给叶凌月惹麻烦了。 他如今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叶凌月这件事。 小怪物到神界也有一段时间了,尤其是加入了长生神院的外院后,他大致也知道了一些关于神界势力划分的事。 北境神尊在神界的名头很响亮,但是他和神妃兰楚楚代表的乃是风谷帝君那一派系,也就是风神院那一方。 长生神院和风神院存在着竞争关系。 经过了兰天佑的事后,小怪物彻底看清了自己的心,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和那对冷酷的爹娘断绝关系。 从今往后,他的家人,就是叶凌月和曾小雨,他的朋友就是程岳。 兰楚楚嫌弃他是怪物,觉得他丢了北境的脸,他就一定要变得更加强大。 总有一天,他要以北境对立面的身份,出现在他亲生爹娘的面前,他要让他们知道,当初他们舍弃的究竟是怎样出众的一个儿子。 第二日一早,叶凌月和曾小雨来看望小怪物,小怪物已经恢复如常。 见小怪物没事,叶凌月和曾小雨才放心地前去符箓分院开始自己的新生课程去了。 小怪物和程岳一走进基础武技班,迎面就撞上了兰天佑和他的同伙。 兰天佑一看到小怪物,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他挤出了一抹笑,冲着小怪物笑了笑,就兔子似的,躲得远远的,一整日都不敢再骚扰小怪物。 兰天佑的那帮同伙,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不知兰天佑怎么几天功夫,就变了性子似的。 到了黄昏前后,兰天佑往自己的阵屋走,没走几步,就见一人拦在了他面前。 “于念之?怎么又是你?” 看清了来人后,兰天佑气不打一处。 兰天佑一看到于念之,心底的火就蹭蹭地往上蹿。 兰天佑心里那叫一个苦的,要不是于念之这小子出的馊主意,他就不会去挑衅曾四轩他们。 本以为对方是没有身份地位的人界神启者,就算是欺负了也没啥事。 哪知道,无论是曾四轩还是那个叫做叶凌月,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 尤其是叶凌月在自己身上留下了什么狗屁奴印,让兰天佑简直是苦不堪言。 叶凌月那天走后,兰天佑还暗中找了个神院里相熟的方士,替自己看看身体,可对方愣是什么毛病都没看出来。 兰天佑又不愿意再忍受那钻心刺骨的疼痛,只得乖乖听话。 这一切,都是拜于念之所赐,兰天佑恨不得把于念之扬灰挫骨。 “兰兄,听说曾四轩昨日去你的阵屋闹事了?你怎么没把这事上报到院方,光是凭这一条,你就足以让曾四轩滚出神院了。” 于念之还没看出兰天佑的神情不对劲。 “滚出神院?呵呵,你说的不错。” 兰天佑二话不说,一拳朝着于念之那张英俊的脸上砸去。 这一拳下来,于念之也是冷不猝防,顿时鼻涕眼泪鲜血,全都出来了。 他捂住了口鼻,冲着兰天佑破口大骂。 “兰天佑,你小子是疯了不成,砸你的阵屋的是曾四轩,你跟我撒什么火!” “打你又怎么了,不就是个小神尊的儿子,有本事你还手啊。滚犊子的,以后少在我面前挑拨是非,否则连你父亲都保不住你!” 兰天佑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一气之下,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