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9章 郎心如铁(加更求票) - 神医弃女

第2079章 郎心如铁(加更求票)

“九夜哥哥,我不放心洪妹妹,我们不妨也一起去梅园看看。” 兰楚楚已经宽衣起身,对洪明月的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奚九夜对于兰楚楚的言辞,颇有些意外。 兰楚楚不喜欢洪明月,用兰楚楚自己的话说,因为洪明月长得像“那人。” “那人”当初害得兰楚楚丢失了她和奚九夜的第一个孩子,兰楚楚对“她”恨之入骨,从而迁怒在洪明月身上,倒也是情有可原。 “她腹中的孩子,也就是我以后的孩子。我去看看她,也是应该的。” 兰楚楚说道。 父神和奚九夜都承诺过,将洪明月的子嗣,养在她的名下。 她要亲眼去看洪明月受尽了千辛万苦,生下了孩子后,再将她的孩子从她面前硬生生的抢走。 想到了那一幕,兰楚楚就不禁想起了,当初她偎依在奚九夜的怀里,看着夜凌月近乎绝望的眼神。 兰楚楚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从别人手中抢东西的美妙感觉。 当初的夜凌月经历的,她要洪明月那贱人,也经历一次,谁让她长了张和夜凌月一模一样的脸。 洪明月害得她不得不弄死了小怪物,不过她倒是还了自己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 看在这一点的份上,兰楚楚决定,留洪明月一条性命。 只不过,死罪可逃,活罪难饶。 兰楚楚低垂下了眼睑,将眼底的那丝毒光掩了过去。 奚九夜哪里猜得到兰楚楚的歹毒心思,他本也想去看看洪明月,毕竟她怀胎十月,生下的是他的骨肉。 早前是怕兰楚楚不高兴,所以奚九夜才没去,既然兰楚楚那么大度,奚九夜自是欣然答应。 于是夫妇俩在前,玉手毒尊跟在后头,两人一起朝着梅园走去。 途中,兰楚楚假意慢了几步。 待到身后的玉手毒尊跟了上来,兰楚楚貌似随意瞥了她一眼。 她身旁的侍女,迅速递给了玉手毒尊一张纸条。 玉手毒尊在了暗处低头一看,却见纸条上写着一行字。 玉手毒尊会意,将那纸条收入了衣袖之中,她的手中,已经捏了个瓷瓶。 那瓷瓶里,是玉手毒尊炼制的一种新毒。 这种毒丹,乃是一种绝育丹。 服用了这种丹药后,女子将永生无法再受孕,不仅如此,绝育丹还会让人加速衰老。 服用了这种丹药后,中毒之人毫无知觉。 在洪明月即将临盆前的一个月,兰楚楚就召来了玉手毒尊,要她势必炼制出这种丹药,为的就是对付洪明月。 玉手毒尊迟疑了一阵,但终归是寄人篱下,还是将丹药炼制了出来。 况且从小怪物的事看,那洪明月也不是什么善类,玉手毒尊倒是乐得见这两名心思堪比蛇蝎,都很是歹毒的女人狗咬狗。 一行人到了梅园,刚进梅园,就听到了一阵凄厉的叫声。 梅园里的红梅,被那叫声惊得,扑棱棱落了一地。 梅林深处的一座雅阁里,洪明月衣衫被汗水浸湿了。 她的腹下,钝刀割肉一般,一阵阵的痛楚接着痛楚。 洪明月也算是死过一遭的人了,可她万万没想到,生孩子将会是她最大磨难。 房中,已经候着好几个医师。 奚九夜和兰楚楚进门时。 血水一盆一盆的搬出去,可洪明月腹内的婴孩,依旧是没有动静。 洪明月盆骨狭窄,这阵子在北境神宫养尊处优,兰楚楚又暗中命人送了不少不拼给洪明月。 洪明月食补过多,胎儿过多,孩子卡在了盆骨了,形势十分危急。 “九夜神尊……孩子……我们的孩子” 洪明月痛了半宿,昏死了几次,隐隐之间,听到了奚九夜的声音。 她撑开了一条眼缝,在房中睃了个来回,总算是看到了奚九夜的影。 仿佛是见了曙光,洪明月嗫嚅着,死死盯着奚九夜。 眼前的男人,高大冷峻。 他站在那里,犹如天神一般。 洪明月此生,经历了多个男人。 可她心中真正恋慕的是谪仙般的紫堂宿。 而她真正的男人中,又唯独奚九夜一人最是出色。 她在身怀六甲后,也曾希望过,能得到奚九夜一丝半点的爱。 只因为当初,奚九夜和她鱼水交融的那一晚,她明明从他眼底看到了些许的爱意。 她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凝视着奚九夜,渴望地神开了手,想要奚九夜握住她的手,哪怕是给她一点点的力量,她也能咬牙将孩子生下来。 奚九夜皱了皱眉,看着床榻上的洪明月以及她的那只柔弱白皙的手。 那张脸,因为痛苦变得扭曲,看上去,和记忆中的叶凌月那么的不同。 夜凌月,即便是遇到了再大的痛苦,也不会露出这般的神情吧。 奚九夜别开了头,冷声对身旁的玉手毒尊说。 “上去看看,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孩子。” 洪明月八九个月时,神宫的医师就断言,她肚子里的是一个男婴。 这个男婴,将会是北境的第一个子嗣。 他也会是奚九夜未来的神帝之位的继承人。 奚九夜的话,犹如一把无情的利刃,狠狠地扎在了洪明月的心口上。 床榻上,洪明月只觉得天旋地转。 他说保住孩子? 他只要孩子……她洪明月,从头到尾都没入过奚九夜的眼。 她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在兰楚楚生下了一个女儿后,帮他生下第一个子嗣的生产的工具而已。 恨意,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又是一阵剧疼袭来,洪明月只觉得眼前一黑,意识陷入了混沌之中。 浑噩之间,她甚至不知道,玉手毒尊往她嘴里喂了一颗丹药。 等到洪明月再度有了意识时,她只听到耳边有说话声。 “生了生了,是一名男婴,恭喜神尊大人,神妃娘娘,是一名健康的小皇子。” 恭喜兰楚楚做什么? 那是她的孩子? 洪明月在心底不屑道。 那是她的孩子,拼了半条性命生下来的,将会成为她立足于北境的,最有利的筹码的孩子。 伴随着一声有力的哭喊声。 洪明月的意识渐渐清明,她只觉得嘴里一片苦涩干渴,她动了动唇,想要让人把孩子抱过来给她看看。

下一篇   第2080章 他的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