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3章 紫堂宿的行踪之谜 - 神医弃女

第2083章 紫堂宿的行踪之谜

“原来如此,想不到兰楚楚非但给九夜神尊戴了绿帽子,生下了贱种,她甚至于还瞒着九夜神尊生下了一个怪物,为了遮丑,她甚至想杀害自己的亲生骨肉。” 洪明月握着信的手,因为激动,颤抖不止,原本已经失血过多,近乎和白纸差不多颜色的脸,终于又有了一分血色。 洪明月此时,有一个念头,立刻回到北境,告发兰楚楚和兰苍那对狗男女。 可冲动之后,她又镇定了下来。 这封信,又能说明什么? 没有真凭实据,奚九夜根本不会相信她。 更何况,写信的那女人,来历不明。 早前也是她帮助兰楚楚对付自己,可一眨眼,那女人又交给自己这封信,她到底有什么居心? 洪明月命运多舛,这几年经历的种种,让她不再轻易信人。 可这封信,又成了她如今唯一能和兰楚楚叫板,甚至夺回自己孩子的唯一筹码。 权衡了一番后,洪明月心中有了定论。 她只有找到那个被玉手毒尊放走的兰楚楚的怪物儿子,再用他要挟兰楚楚,逼兰楚楚送还她的儿子,甚至于当众揭穿兰楚楚的真面目。 洪明月想了想,掩住了口鼻,将手中的瓷瓶捏碎了。 瓷瓶里,有一红一绿的两种丹药。 那绿色的乃是益气丹,一旦吞服,就能恢复五成的体力。 另一颗红丹药,乃是迷香。 洪明月别无选择她一口吞下了绿色的丹药,再捏破了那颗红色的药丸。 那药丸化为了一股无色无味的香气,立刻飘了出去。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原本正在疾驰奔行的车辇停了下来。 外面传来了两阵重物落地的响声。 洪明月一掌推劈开了车门,就见那两名神兵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洪明月这才跳下了马车。 她立在了茫茫白雪之中,一时之间,不知前往何处。 玉手毒尊的信中,虽然提到了小怪物,可却没有告诉洪明月,小怪物到底去了人界的何处。 洪明月也不知,天大地大,该去哪里找小怪物。 洪明月不禁苦笑。 “我一直以为,我此生最大的仇敌,就是叶凌月,可如今,我连找叶凌月报仇都不能,我到底该何去何从?” 提到了报仇,洪明月忽的想起了什么。 “对,紫堂宿,我可以去找紫堂宿。他若是知道,神界有人要害叶凌月,一定会想法子帮她,我找不到兰楚楚的儿子,但紫堂宿一定有法子找得到。” 洪明月的心目中,紫堂宿可说是无所不能的。 他一定有法子,找到兰楚楚的儿子。 更何况,紫堂宿的医术高明,他一定也有法子治好她的脸。 紫堂宿,俨然已经成了洪明月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可紫堂宿如今又在哪里? 洪明月记得,她最后一次看到紫堂宿,他出现在古九洲大陆和妖界的交汇之处。 洪明月记得,她在被奚九夜送到北境之前,似乎听奚九夜提起过,他们将会赶往妖界的帝陵…… 只要到了那里,她一定能打听到紫堂宿的最后行踪,找到紫堂宿。 于是洪明月再不犹豫,朝着人界和妖界的交汇之处赶去。 却说洪明月离开之后,那两名神兵足足昏迷了六七个时辰,等到他们醒来时,洪明月早已车去人空。 “那女人逃了,这可如何事好?神妃娘娘要是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我们。” 两名神兵吓得魂飞魄散,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回去怎么交差。 “不如我们就回去说,人已经交到须弥方仙的师弟的手中了。横竖那人手下,死人无数,神妃娘娘也不会真的去过问。” 那两名神兵一嘀咕,为了保命,决定隐瞒洪明月已经逃跑了的真相。 两人这才赶了车马,返回了北境,前去复命。 兰楚楚听了两人的汇报之后,倒也没有多问,只是命两人守口如瓶,奖赏了一番后,这才宽了心。 玉手毒尊静候在旁,方才两名神兵的汇报,她全都听到了。 只是看两人的神情,玉手毒尊就猜出了,洪明月一定已经安然逃脱了。 计划正照着她预定的轨迹发展……玉手毒尊暗想着。 她虽帮助兰楚楚,可实则心底对兰楚楚的为人很是不屑。 她放走了洪明月,也是知道洪明月和兰楚楚半斤八两。 只是玉手毒尊万万没想到,也是她的无心之失,竟给了人界乃至后来的神界,都带来了一场人为的灭顶之灾…… 这一夜,漫长而又漆黑。 当晨曦穿透了云层,洒落在长生神院的林荫树丛间。 天朦朦胧亮了。 当符箓分院的学员们像往常一样,走进分院,准备开始一天忙碌的修炼时。 就见符箓分院门口,今日多了一个小摊子。 “大伙都来看看,新鲜出炉的符斗手册,回光箓。符斗手册记录了当时比赛的每一场比试,回光箓记载了符斗的最精彩片段,手册只要五百潜力值一份,回光箓只需要三千潜力值一张。想要知道铁风学长的新符箓?想要亲眼见证慕容九城学长的封神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走过路过一定不要错过。” 小摊子前,站着的正是叶凌月还有曾小雨。 两个人都长得容貌妍丽,很是动人,光是站着,就是一道动人的风景,自然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 “那不是初级符师七班的叶凌月和她的妹妹?” 经过了昨日的符斗,叶凌月在符箓分院也算是声名鹊起,成了个小名人。 谁都知道,初级符师七班在符斗上,一朝逆袭,从最初的第九名挂车尾,一跃成了第二名。 关于那场符斗,只有几个班级的参赛选手才亲眼目睹,他们回去后,说得天花乱坠,其他人也就只有眼热的份。 这会儿听叶凌月和曾小雨一嚷嚷,说是有符斗现场的一手资料可看,那些学员无论新生老生们全都围了上去,翻看着小摊上的那些册子和回光箓。 原来叶凌月和曾小雨昨晚忙碌了一个晚上,就是赶工这些回光箓和符斗手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