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4章 独门符箓(加更求月票) - 神医弃女

第2084章 独门符箓(加更求月票)

要知道符箓分院的这些学员们的好奇心,那可是杠杠的。 他们早就想去看看符斗,可一直没那个机会。 这会儿居然有机会打听到符斗的消息,就跟得了鱼腥味儿的猫似的,一个个都凑了上来。 先翻开那份符斗手册,只见符斗手册里,从初赛、次赛到终赛,每一场的每一个回合,都讲得尤其清楚。 从用的符箓,再到每个场次出场的选手,那笔墨字句,可说是天花乱坠,让人看了之后,仿佛身临其境。 这个中的遣词造句,倒不是全都是叶凌月的功劳。 而是很大一部分托了程岳的福。 说起来,程岳来自人界,他的外公还是个说书的。 这符斗的过程,由叶凌月说了个大概,程岳就帮忙润色,用了小半个时辰,原本单调乏味的符斗,就一下子变得生动有趣了起来。 这些符箓分院的学员们,平日在符箓分院里,成天除了炼符,也就没其他事可做了,那精神生活可算是贫乏的很。 学员们一翻那符斗手册,就好像是一本生动易懂的章节小说,很是耐看。 再看看价格,不过是三百潜力值,说贵倒也不贵,都在个人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那些学员们想了想,再想着,提早了解符斗,咱以后参加符斗时才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 还有一些想啊,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这将来也要来符箓分院,提早让他们知道符箓分院的日常修炼,也有助于入学啊。 于是二话不说,十个里面就有五六个掏出长生令,买了起来。 “给我来一本。” “给我来两本。” “好嘞。” 叶凌月和曾小雨,一个人卖,一个人收潜力值,忙的不亦乐乎。 三百潜力值的符斗手册,没半刻钟,就卖出去了几百份,不过标价三千潜力值的回光箓就没那么好卖了。 三千潜力值,就是对于很多老生而言,也是价格不菲啊。 “喲,这一大早的,怎么那么热闹。” 叶凌月正想着,怎么推销回光箓,就听到一个打岔的声音施施然飘了过来。 铁风和慕容九城信步走了过来。 “是十班的铁风和慕容九城。” 这两号人物,在符箓分院里也是名人,两人走来,那些新老生们全都乖乖地避让到了一旁。 “符斗小说?啧啧,小学妹你不仅人长得漂亮,赚钱也是能啊,这玩意,我咋早前都没想出来呢。” 铁风翻了几页,看到符斗小说时,连他都不由啧啧称叹。 同样都是新人走过来的,铁风很清楚作为新生时,修炼资源的匮乏性以及潜力值的获取困难度。 叶凌月昨日符斗时,一出手就是好几张追命五雷箓,她又是个没有根基的人族神启者,光是住在中级阵屋这一项,就足以让叶凌月长生令上的潜力值捉襟见肘了。 叶凌月这些日子,一直在劳神,想着怎么才能赚取更多的潜力值。 恰好在符斗前一日,她修炼完毕,离开符箓分院时,听到了有几名老生在抱怨,说是自己来了符箓分院三年多,连符斗到底长啥样都没看到过。 叶凌月因此得到了启发,这才有了今日的符斗手册和回光箓。 三百潜力值虽然不多,可是考虑到每个月都可以编撰新的符斗手册,而且符箓分院里,新生加上老生,就有好几千人,光是方才那一阵卖下来,叶凌月就已经进账了小几万的潜力值,只不过,这个结果远还未达到叶凌月预期,毕竟她光是支持中级阵屋的消耗,一个月就已经入不敷出了。 符箓分院里,真正有油水可捞的,可不就是铁风那样经常参加符斗的老生嘛。 于是叶凌月将主意打到了铁风身上,她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卖力推销起来。 叶凌月编撰的符斗手册虽然不错,不过对于月月参加符斗的铁风那样的老生而言,倒是没有多大的吸引力。 叶凌月自然也是看出来了。 “铁风、慕容两位学长,你们可以看看我的回光箓,这可是我的独门符箓,高清晰,绝对值得一看。” 叶凌月说着,将一张回光箓递到了铁风两人面前。 回光箓? 这个新鲜的名词,果然成功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尤其是铁风,他这样“符痴,”一听说新的符箓,那就好比见了稀世大美女,一双眼立马就亮了。 他到了符箓分院好几年,可都没听说过,有这种符箓。 从外表上看,那回光箓和一般的基础符箓没什么两样。 明黄色的符纸,上面描绘着一些蝌蚪文似的箓文,在符纸的最中间,是一面镜子。 上面也不见有半点五行之力波动。 铁风捏起了一张回光箓,精神力稍一动,就钻入了符纸之中。 哪知道精神力才刚一钻入了符纸,那回光箓就“嗖”的一声,飞了起来。 只见一道影像,在回光箓的符光下,渐渐清晰了起来。 “咦,那不是慕容九城学长。” 有人一眼就认出了慕容九城的来。 一直在旁没有多说话的慕容九城,在看到了回光箓里出现了自己的身影时,也不由面露诧异之色。 回光箓里,完整地记录了那一日,慕容九城祭出“封神箓”的整个过程。 这也是符箓分院的其他学员们,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封神箓”,慕容九城的实力,一下子得到了最好的呈现。 “哗,慕容学长太帅了。” “徒手之间就能炼制成符箓,什么时候,我才能有那样的能耐。” 那些学员们个个目露崇拜之色,就连身为慕容九城的死党的铁风也是啧啧称叹不已。 “学妹学妹,你偏心啊,怎么只有慕容的,我的呢?我念咒时驱动符箓时,一定比他还帅。” 叶凌月连忙狗腿地找出了一张铁风对战时的情形。 那回光箓里,还真完整地记载着铁风符斗的过程,只是他暗搓搓对对手使用乱七八糟的符箓时的场景。 尤其是将铁风那“阴险猥琐”的表情放大了无数倍。 那些符箓分院的学员们,个个看得两眼发直,又是避讳又是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