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7章 怪毒 - 神医弃女

第2097章 怪毒

教训了天外异魔后,帝莘和孙庆将军就一起启程,赶往第三军团。 半路上,帝莘又询问了孙庆将军一些关于天外异魔的事。 那天外异魔自打被帝莘教训后,就安分了不少。 一路上,也不见那异魔的同党其前来劫囚。 “我就说这一次是元帅大惊小怪了,这些天外异魔,虽然实力厉害,但是人数少,又怎么比得上我神界的军团团结一致。他的那名同伙,也遭受了重创,没准已经死在了半路上了。” 孙庆见沿途没有埋伏,也松了口气。 帝莘看了眼那辆囚车,眼底若有所思着。 经过了五六日的颠沛流离,两人和一千名精锐的神兵,终于抵达了第三军团的驻地,天周山一带。 一到了天周山,帝莘就感受到了第三军团治军之严明。 这里的神兵个个目光凛然,军纪严明,丝毫没有因为元帅重伤,而自由懒散。 “两位将军舟车劳顿,辛苦了。属下已经命人去禀告上将军。只是上将军此时正在帅营,需过会儿才能接待两位。还请两位跟属下先去前营休息片刻。” 得知是的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的将军后,哨兵忙迎上前去,行了个毕恭毕敬的军礼。 帝莘和孙庆被接入军团。 营地里,四处可见苔绿色的军营帐篷。 帝莘和孙庆带来的那辆囚车,则被停放在了一片平坦的空地上。 附近哨兵三五成群,来回巡逻着,防守森严的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孙庆命令着手下的精锐兵士寻找扎营的地方。 帝莘则是趁着这个功夫,在第三军团的公共区域溜达了起来。 这一路上,他也遇到了不少第三军团的神兵。 帝莘随口攀谈了几句,发现这些神兵无论长幼,提起上将军夜凌日都是又敬又畏,这不禁让帝莘对于洗妇儿的这位长弟越发好奇了。 而此时,第三军团的帅营里。 病榻上,第三军团的军团元帅面如金纸,神情枯槁地躺在那,他的身上,只是着了单衣,裸露在身体外的四肢,形态和颜色都很是古怪。 皮肤犹如岩石一般,呈青灰色,若是有人用手一碰触,会发现他的皮肤毫无温度。 若非是第三元帅的眼皮子还能微微颤动,只怕他早已是一具石雕,而非活人了。 他的榻前,还站着两个人。 稍远一些的那男子,眸黑如墨,刀锋雕刻般的俊逸五官,薄唇微微抿紧,眼底带着几分焦灼之色,正是夜凌日。 再看离第三元帅稍近一些的是名女子。 女子十指,如削葱根般,白皙玉嫩。 只是她此时的指间,凝聚着一道银白色的神力。 那神力犹如毫毛般粗细,以落雷之势,迅速落到了第三元帅的人中和百汇穴中。 第三元帅的眼皮子又是颤了颤,原本呈灰青色的唇,动了动,多了抹血色。 他很是艰难地睁开了眼,只是四肢也依旧是僵硬的无法动弹。 “元帅!” 夜凌日惊喜交加。 “凌日……医佛……” 第三军团元帅雷鸣吐出了几个字来。 雷鸣元帅的年龄比第一军团的元帅箭魂要轻许多,他往日看上去不过是五旬开外,可这一场来势汹汹的毒,却险些要了他的性命。 从中毒昏迷到再度苏醒,雷鸣元帅足足经历了长达一百多天的昏迷不醒。 若不是这一次,夜凌日请了娘亲云笙前来,只怕雷鸣元帅还要继续昏迷下去。 “雷鸣元帅先不要说话,你体内的毒已深入骨髓,稍一运气,都会毒发。” 云笙虽是救醒了雷鸣元帅,可她神情凝重,眉宇紧锁,很显然,雷鸣元帅身上的毒,连她也没法子根除。 和叶凌月在长生神院分别之后,云笙就马不停蹄,赶到了第三军团。 母子俩甚至来不及寒暄,云笙就开始替雷鸣元帅看病。 可她这一诊断下来,发现雷鸣元帅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要糟糕的多。 云笙在来到这个异界大陆之前,就是一名现代医者,东西方医学,她融会贯通,又精通魔法。 在神界这么多年,她除了无法根除女儿叶凌月身上的生死符之外,可算是什么疑难杂症都见识过了。 雷鸣元帅的毒,最初是从皮肤接触开始的。 那毒,迅速融入了他的血液和脏腑,最后扎根在他的骨髓里。 那毒扩散极快,即便是雷鸣元帅用了一身浑厚的神力压制,也只能是勉强减缓一些扩散的速度。 云笙采用了医魄神针和光系魔法结合治疗,也只能勉强将他的毒控制住,锁在了他的身体上,不再往头和脑部位扩散。 可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要想根除,就必须找到毒的属性,然后配药解毒。 可云笙一问之下,才从儿子夜凌日口中得知,元神身上这毒,是中了天外异魔的毒。 天外异魔的毒药体系,云笙也从未涉足过,她也只能是束手无策了。 “我的情况,我很清楚。这阵子,真是辛苦凌日了,医佛,有劳您亲自前来,雷鸣不能亲自款待,实属失礼。凌日,你和你娘也很多年没见了,我的病,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你带你那娘先去休息,我没有什么大碍。” 第三元帅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个僵硬的笑来。 “元帅,你又何必说丧气话。第二军团的人不日就会赶到,到时候我们再审讯那天外异魔的头头,想必一定能够问出解药。” 夜凌日好言相劝着。 雷鸣元帅没有再多说。 虽然在昏迷,可并非完全没有意识。 夜凌日这阵子为第三军团日夜操劳,又四处请人替他看病,甚至连医佛云笙都请动了,这份情义,第三元帅是记在心底了。 连医佛云笙都没法子根除他身上的毒,雷鸣元帅也已经知道,自己怕是时日无多了。 趁着脑子还清醒,他得好好考虑,第三军团的善后安排了。 说罢,雷鸣元帅就闭上了眼。 夜凌日望了眼云笙,从彼此的眼中,两人都看出了担忧之色。 “娘,我们先出去。” 夜凌日和云笙走出了帅营。

上一篇   第2096章 硬碰硬

下一篇   第2098章 母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