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9章 爱女心切 - 神医弃女

第2099章 爱女心切

“哼,你小子总算是说实话了。你不生送你到军营的气,那你这些年,到底是生哪门子的气?一直不肯回八荒看望我和你爹。” 云笙听出了夜凌日的话外之音,看看自家儿子的耳朵都红肿一片了,云笙才叹了一声,这才松了手。 云笙和夜北溟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两人当初刚接管八荒神境,事务繁忙,根本没有多余的心力去管教一双年幼的双胞胎儿子。 夫妇俩也是目睹了不少神尊的子嗣不成器,整日在神境里祸害子民,担心凌日和凌光不学好,才下狠心送走了两人。 母子哪有隔夜仇,终归是自己肚子里蹦出来的孩子,云笙对夜凌日的脾气还是很了解的。 这孩子,就是个傲娇闷骚体。 只有把话说开了,这孩子的心结才能解开。 夜凌日低着头,闷不吭声了片刻,好半晌才闹别扭的嘟囔了一句。 “你和爹爹,当初为何……要默许阿姐和奚九夜在一起。” “!” 营帐后,帝莘骤听到了这句话,心神一紧。 云笙和夜北溟默许奚九夜和洗妇儿在一起? 虽然知道,这事已经是五百多年前的事了,可是乍听到这个消息,还是让帝莘很是吃惊的。 毕竟,一直以来帝莘都认为,云笙夫妇是反对奚九夜和夜凌月在一起的。 奚九夜和云笙夫妇的仇怨,帝莘也很清楚。 云笙夫妇都是睿智之人,怎么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来? “阿日……原来你都知道了。” 云笙也没想到,夜凌日会连这件事都知道。 “其实当初……我曾经偷偷跑回八荒。那一次,我恰好听到你和爹爹在书房里讨论阿姐的事。” 夜凌日深吸了一口气,记忆再度飘回了多年之前的那个夜晚。 夜凌日被云笙夫妇送到军团历练之后,一方面恼火爹娘的绝情,另一方面,他那时候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出门在外,难免会思念家人,尤其是姐姐夜凌月。 夜凌日埋头在军团里训练了三年,终于在训练中,拔得头筹,破例得了个探亲假。 夜凌日迫不及待,就返回了八荒,想要给爹娘和阿姐一个惊喜。 哪知道夜凌日刚回到八荒,就听说姐姐夜凌月离家出走已经两年多了,为了不让两个儿子担心,这个消息,云笙夫妇一直隐瞒着他们。 夜凌日自知阿姐身子骨弱,又不会武,唯恐她在外受欺负,情急之下,就要去找爹娘询问事情的真相。 哪知道,他在书房外,听到了云笙夫妇的那一番对话。 “月儿真是太乱来了,加入了北境军队也就罢了,和奚三千的儿子称兄道弟,这样下去,成何体统。” 夜北溟的声音里,透着恼怒之意。 “说来说去,还不是都怪你。当初若非是你执意要传授女儿军事之道,她又怎么会遇到那人。” 云笙的话语里,也带着几分焦灼之意。 两年前,在夜凌光和夜凌日刚被送走后不久,一次偶然中,夜凌月和父亲夜北溟上了战场,在那里,她遇到了奚九夜。 没多久,她就悄然离开了军队。 云笙和夜北溟还寻找了好一阵子,直到收到了女儿的信,夫妇俩才稍安了心。 当时女儿叶凌月只说是为了磨练自己,要外出历练,让爹娘安心。 她每隔一阵子,都会写信来保平安,云笙夫妇也就没放在心上。 直到前阵子,夜北溟偶然在军团里听说,近期北境的一只军队迅速崛起,而那一只军队的领军人物名叫奚九夜,他的军师叫做夜凌时,夜北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他迅速调出了北境军队的资料,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那只军队的作战策略,似曾相似。 再暗中命人一调查,才发现,夜凌居然就是自己在外游历了两年未返家的女儿。 夜北溟知道后,第一反应,就是找女儿好好谈谈。 可他旋即也想到,还是先把这件事告诉妻子云笙。 夫妇俩怎么也能不通,女儿怎么会和奚三千的儿子在一起,要知道,奚九夜和他们可是有杀父之仇的。 云笙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后,深思熟虑了一番后,却让夜北溟暂时不要去找回夜凌月。 “为什么?” 房内和房外,夜北溟和夜凌日父子俩,一个脱口而出一个在心底默默质问着。 他们都不明白,为何云笙会出此下策。 夜凌日听不下去了。 他咬了咬牙,调头就走。 爹娘不去找阿姐,他要去找阿姐,他要带她回来。 “夜狐狸,难道你还不明白,月儿这般做的真正目的?我们的女儿,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几岁大的孩子了。” 云笙叹息道。 知女莫若母,云笙其实并非是第一次听说奚九夜的事。 事实上,在夜凌月还是个孩子时,姬如墨还未离开前,他就告诉过云笙,夜凌月认识了一个叫做奚九夜的小男孩。 他们俩曾经短暂的相处过,夜凌月还救了奚九夜的命。 “你是说,凌月很可能爱上了奚九夜?可是,小野猫,他们俩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你也知道,奚九夜是奚三千的儿子。他如今羽翼未丰,所以才一直蛰伏着。若是有朝一日,他成长起来,又发现了夜凌是杀父仇人之女,他一定会……” 夜北溟目露担忧之色。 他只有凌月一个女儿,为了她,他不惜牺牲一切。 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凌月。 “夜狐狸,你别忘记了。我们俩曾经也被认为是无法结合的,可是最后我们还是排除万难走在了一起。月儿命带生死符,曾经被断言必定会早夭。这些年来,我们俩小心呵护,她一天天的长大。她看似无忧无虑,可我知道,她一直不开心。我希望那个她能像一个正常的女孩子那样,谈一次恋爱,找到一个呵护她的人。也许,奚九夜会被月儿感动,放下过去。当初我们可以,相信我们的月儿也能做到。” 夜北溟沉默了,他又何尝不想女儿幸福一辈子。 可是夫妇俩谁都没想到,他们的默许,最终导致了夜凌月上一世的悲剧。

上一篇   第2098章 母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