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6章 小别胜新婚 - 神医弃女

第2106章 小别胜新婚

叶凌月沉思着,朝着中级阵屋走去。 临近黄昏,一片夕阳金晖将整个长生神院的外院笼罩在一片静谧祥和之中。 完成了一天的修炼,外院学员们三三两两,在林间行走。 兰天佑和几名同伴走在了林荫小道上。 “天佑,谁惹你发那么大的火气。” 见兰天佑一脸的怒容,旁边的几名外院的学员问道。 “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两个不长眼的人族神启者,还真以为本少爷和他们很亲近,居然想让我和他们一起去猎兽。” 兰天佑呸了一口。 今日一早,“曾四轩”和程岳来找他,说是要外出做一个长生碑的任务。 兰天佑一口就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他是因为奴印的缘故,被迫要听从叶凌月的命令,可这并不意味着,他还需要听那“曾四轩”的话。 三人不欢而散,“曾四轩”和程岳已经外出猎兽去了。 “说起来,你早前不是最讨厌那些人界来的下等神启者嘛,怎么最近反倒和他们亲近起来了。前几天,我还看到你和符箓分院的那个叫做叶凌月的走得很近。” 兰天佑的几名同学说道。 “这……你们懂什么,我什么时候和那女人走得近了,是她……是她爱慕我,每天和我套近乎,我甩都甩不掉,跟狗皮膏药似的。” 兰天佑抵死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被叶凌月给控制了。 可他也不敢说穿奴印的事,要是得罪了叶凌月那女人,受苦的还是他。 “原来如此,天佑你可真是艳福不浅。那女人长得可真是美,我看整个外院,都没一个女人比她漂亮,只怕内院也没几人能比她强,只可惜是个下等神启者,玩玩也就罢了。” 那些外院的男学员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起哄道。 兰天佑搪塞了几句,就和几人分开了。 他刚走几步,忽觉得背脊一股寒意袭来。 “这大热天的,怎么一阵阵发冷,该不是撞邪了吧。” 兰天佑嘀咕着,他迅速回了下头,身后,除了自己的影子之外,什么都没有。 兰天佑转身就欲走,可是就是这时,他的身子一下子没法动弹了,就好像被人施展了定身咒似的。 兰天佑吓了一跳,刚要开口呼喊。 骤然间,地上的那个影子动了。 兰天佑的影子,分裂成了两个,其中一个影子的手,捂住了兰天佑的嘴。 所有的呼叫声,一下子全都小消失了。 一个让兰天佑头皮发麻,心差点没从嘴里跳出来的声音,贴着他的耳,飘了过来。 “你认识叶凌月?” 兰天佑立刻点了点头。 “你说……她爱慕你?” 那声音凉飕飕的,透着一股恻人的怒意,犹如啐了毒的匕首,割过了兰天佑的耳。 想来那声音的主人,听到了兰天佑方才和那些外院学员说的话。 兰天佑觉得自己体内的血液,一寸寸的冷下来。 他狂摇头,很努力才挤出了蚊子咬般的声音。 “不不不,她说我……大姐大,我是叶凌月的小弟。你若是不信,可以去问她。” 捂住了嘴的手,骤然松口开了。 兰天佑只觉得眼前一花,人已经被拎到了半空中。 “待我去找她。” 等到兰天佑带着那神秘人到了叶凌月所住的中间阵屋的旁边时,兰天佑觉得脖颈一阵剧疼,人就昏死了过去。 下一刻,他就被一脚踢到了山脚下。 叶凌月回到中级阵屋时,天边已经出现了寥寥几颗星。 她推门而进。 “小雨,今晚我们吃……” 话音未落,叶凌月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中级阵屋里空荡荡的,不见小雨的踪影。 这个时辰,小雨照理应该已经回来了才对。 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时,叶凌月警觉了起来。 她正欲去找曾小雨可身后,一股力量波动让她不由动容。 叶凌月警铃大作,手化为掌,一掌挥向了身后。 一股悍然的气息,席卷而来,将她整个人笼罩其中,腰上一紧,天旋地转之间,叶凌月眸间一厉,指上夹了张追命五雷箓。 “洗妇儿,你想谋杀亲夫不成。” 半是调侃半是奚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叶凌月的手僵了僵,那张五雷箓飘落在地。 身子轻飘飘的,犹如一片云。 “帝莘?” 叶凌月美目不禁睁大了几分。 “真的是你!” 看到眼前那一张朝思暮想,近几个月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的俊颜时,叶凌月还有几分难以置信。 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当碰触到男人温热而又真实的脸时,她才相信,眼前这人真的是帝莘。 “你怎么会在这?小雨在哪里……唔……” 所有的疑惑瞬间被吞没,叶凌月没等到答案,等到的只是男人湿热的唇。 不想在叶凌月的口中,听到其他任何不相干的人的名字。 帝莘感受着怀里,那具柔软的身躯,将其放到了床榻上,下一刻,他的身躯倾身而上。 舌熟门熟路撬开了叶凌月的贝齿,他来来回回吮着叶凌月的唇,仿佛那是最可口的美食。 他的手,极其不安分地钻进了叶凌月的院服里。 宽大的院服,没几下就被帝莘解开了。 冰冷的空气钻入时,叶凌月细腻的皮肤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 她嘤咛了一声,想要用手推开帝莘肆无忌惮的手,可手反倒被帝莘高举过了头顶。 帝莘的吻伴随着他身上那股特有的浑厚的阳刚之气,一寸寸熨在了叶凌月的皮肤上。 从脸颊、再到锁骨,再到胸前的美好,他一路缠绵往下。 “帝莘,住手。” 叶凌月无力地求饶着,可她那声音,落到了帝莘的耳里,却如奶猫叫一样,非但没让帝莘冷静下来,反倒让他浑身更加难受。 他闷哼了一声,唇往了叶凌月的胸前,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叶凌月轻呼了一声,眼底隐隐有水光泛滥。 “该死,我弄疼你了?” 帝莘的动作一僵,强压下了体内的欲望,小心查看着叶凌月的身子。 灯光下,叶凌月的身子,白的发亮,峰峦起伏,浑身的曲线无一不美。 因为方才的的一番缠绵,她浑身泛着淡淡的粉红色,愈发诱人,帝莘看得,不觉喉头一紧,一双眼再也移不开了。

上一篇   第2105章 成长

下一篇   第2107章 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