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9章 两男交锋 - 神医弃女

第2109章 两男交锋

小怪物年纪小,对于男女之事也是一知半解。 但是在认识了叶凌月后,叶凌月教他读书写字,也教他男女有别。 他也隐隐知道,男女之间是不同的,要有羞耻心。 再者那一次,他身上的煞气发作,叶凌月安抚他之后,他就先,自己对叶凌月渐渐有了不同的感觉。 他平日和叶凌月接触时,他连正眼都不敢多看几眼,稍靠近些,他就会脸红耳热,心跳难以自控,他只当自己是发病了。 可此时此刻,他看到了阵屋里的一幕,他忽觉得浑身难受,心脏一阵阵的难受。 他只想杀了那男人。 小怪物的咽喉里,发出了隐隐呜呜的声音。 阵屋内,帝莘耳朵微微一动,迅速察觉到屋外有人。 他如今身份隐蔽,以蚩印的身份存活在神界,这个秘密绝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帝莘一挥手,衣袍和那张银色面具落到了他的手中。 下一刻,他就已经飞身掠向了门口。 就在帝莘掠出门的一瞬,一道人影挡在了他的身前。 “你敢欺负她,我杀了你!” 只见一名年轻的男子,怒瞪着眼,眼中闪着嗜血的红光。 帝莘挑挑眉,目光一凝,看清了自己身前那人的模样。 那是个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的男子,他的额头,有一枚五品神印。 他的皮肤黝黑,四肢上的肌肉鼓鼓囊囊,一双眸,浴血般,通红一片。 只是一眼,帝莘就发现,这名男子的眼中闪动着嫉妒之色。 他的目光,不时看向了屋内。 帝莘皱了皱眉,意识到了什么。 看来他家的洗妇儿,进入长生神院没多久,就又惹上了一身桃花债了。 看她早前的样子,只怕还不自知呢。 而且,帝莘一看到小怪物,就觉得很是不舒服。 虽说叶凌月的爱慕对象他也是见怪不怪了,但平心而论,无论是紫堂宿,还是薄情,帝莘虽是不喜,但也不至于到了厌恶的地步。 若是退一步讲,紫堂宿和薄情之流,如果不是自己的情敌的话,他们都还是帝莘欣赏的对手。 唯一让帝莘厌恶的,就只有一个奚九夜。 对于奚九夜的厌恶,除了他前世和叶凌月的纠葛太深,还险些成了叶凌月的男人之外。 帝莘真正厌恶他的,是因为他伤害过洗妇儿。 每每帝莘一想起当初“夜凌月”被千刀万剐,活活被逼死的场景,他恨不得,将奚九夜手撕了。 相比之下,眼前这家伙,一看就是个愣头青,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外貌实力,都不足以和帝莘早前的那些竞争对手相比。 可帝莘一眼看到他,就是不喜,这种没来由的不喜,让帝莘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 帝莘将脑中的杂念一一丢弃。 作为洗妇儿的男人,无论是老桃花还是新桃花,总而言之,这些烂桃花,就由他负责,见一朵掐一朵吧。 帝莘以指为笔,食指凌空一点,周遭,形成了一个隔绝阵,隔绝了周遭一切的动静。 哪怕是他们弄成了再大的动静,屋内和长生神院的人也不会有所察觉。 虽不知帝莘到底在干什么,可是小怪物也感觉到了周遭发生的变化。 他盯着眼前这男子。 男子的面上,已经戴了张面具,看不清容貌。 可从面具的轮廓看,男人生地必定很是伟岸。 他沐浴在一片朦胧的白雾中,可男子的周身似有一层说不出的气势。 这种感觉,小怪物从未在其他人身上感受到。 小怪物对战经验不多,可五感很是敏锐,眼前的这男人,很棘手。 他低喝了一声,就见体内,一股凌冽的神力喷薄而出,只见他的身法骤然加快,气势很是惊人,拳影重叠。 就如骤雨倾盆而至,那漫天的拳影,让帝莘无所遁形。 小怪物的天赋颇高,身体素质也超乎常人,他幼时因为缺乏调教,所以天赋虽高,但是武学造诣一般。 可到了长生神院的外院后,在了基础武技班里,学习了大量基础的武学。 他悟性高,学习起来也是稳扎稳打,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在几个基础武者班里,除了最初的一个月被兰天佑刁难以外,之后就再也没有的遭遇到敌手。 他此时使用的,乃是一种刚学会不久的小神通武学,名为虎啸拳。 拳风凛冽,就如虎啸深山,那拳影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头金黄色的斑斓猛虎。 猛虎扑杀而至,爪风凌冽,山石迸裂,草木尽摧。 可就在小怪物的拳风,如风卷残云一般,席卷而至时。 前方,帝莘的身影倏的消失了。 小怪物面色一变。 “轰!” 天空,一阵可怕的龙吟声。 帝莘凌空而起,右臂上,龙鳞逆生,寸寸滋长。 却见他衣衫猎猎,在了尘封之中,一掌落下。 衣袖间,掌风化成了可怕的神力,呈井喷之势,一头青色的怒龙张牙舞爪着,腾飞在半空。 那青龙和猛虎对撞在一起。 小怪物的足下,土地陡然塌陷,他的身子,重重一震,半边身子,已经入了土。 他正欲挣扎,可一股铺天盖地的神力,没顶而来,将他的身子,死死埋在了土下。 白雾渐渐散去,帝莘和小怪物能够更清晰地看到彼此。 “小子,你输了。” 帝莘以睥睨之态,居高临下,看着小怪物。 他抽取了蚩印的神骨,融合之后,修为再涨。 已经突破了大神通境,到了半步虚空的境界,眼前的小怪物,不过小神通境巅峰,如此的差距的,还是在他未完全使用妖力的情况下。 对于帝莘而言,碾压小怪物,就如碾压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蚂蚁。 “再来!” 小怪物身下不能动弹,他的虎啸拳被破,心中也明白,自己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可一想到早前,此人和凌月间暧昧的举动,小怪物体内,已经被压制的神力开始卷土重来。 帝莘凤目一凛,眼底有一抹诧色闪过,目光落到了小怪物的脸上。 他忽然发现,他为什么不喜欢小怪物的真正原因了。 眼前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