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7章 不死心 - 神医弃女

第2117章 不死心

任萱加入长生神院那么久,在院内,除了宫惜之外,从未遇到过敌手。 她没想到,这次在风神院会栽这么大的跟头。 薄情,这个名字,她记住了。 待她踏破虚空境之时,她必定会向他讨回公道。 任萱俏丽的脸上,冷若冰霜,转身就离了阵屋。 见任萱走远了,任屠天的狐朋狗友才敢进门看望,于念之也在其中。 “任兄,你没事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已经抵达风神院了嘛,怎么还会受这么很重的伤。” 于念之假惺惺走上前去,看到任屠天一身都是伤,还有些诧然。 看来任屠天的伤势比他想象得还要严重的多。 本来还想接着任屠天的手,收拾了叶凌月那帮人,现在看来,怕是不成了。 “别说了,一提起这件事,我就来气。我好不容易才在三日之内赶到了风神院,哪知道,到了风神院的门口时,就被人拦住了。” 任屠天抵达时,已经是深夜,他眼看着风息花再不栽种下,就会凋零,焦急万分,就等不及通报,急着想要闯入风神院。 哪知道一语不合,就和风神院的人吵了起来。 那是几名刚加入风神院没多久的新生,看任屠天是长生神院的,就语出不敬。 任屠天那般小霸王无法无天习惯了的性子,哪里肯罢休。 一语不合,就打了起来。 任屠天将那几名风神院的新生都揍了一顿,正要往里闯时,就遇上了那个疯子。 那人就是薄情,他眼看那些新生被打的鼻青脸肿,就揍了任屠天一顿。 任屠天想起来,就一脸的憋屈。 这件事,简直就是任屠天二十五年人生里的一大耻辱。 任萱的坐骑,乃是一匹稀罕的太古神兽,一日可驰骋十万里。 这神兽,还是他的父神年轻时使用的,任萱神印觉醒后,父神亲自赏赐给任萱的。 任屠天为了得到血婴果,偷偷借了那神兽之威,才到了风神院,哪知道就遇上了那煞星。 一想起了一片风息花中,男人俊美的犹如谪仙般的容貌。 任屠天当时还没将他看在眼里,只当他是个小白脸。 可他一出手,就让任屠天毫无招架之力。 若非是当时任萱发现了神兽不见,一路追踪而知,只怕任屠天就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风神院也太嚣张了。任兄,你且放心,等到我参加新生历练时,一定狠狠地教训风神院的那帮新生。” 于念之假意附和着。 任屠天冷哼了一声,没有开腔。 他心底暗道,就凭你,也想教训了风神院的新生? 风神院的新生,在历年的新生试炼中,表现都很出众,也就只有火神院能够与之抗衡,明年的新生试炼,长生神院的新手们,就算是去,也只是陪跑而以,能见到历练结束就很不错了,还想获胜?真是异想天开。 更何况,那个实力强的近乎变态,叫做薄情的家伙,听说也是今年风神院的新生。 “对了,任兄,听说那个叫做叶凌月的,最近还在长生碑一带游荡,看她的样子,似乎对这个任务还不死心。那女人还真是不知好歹,连任兄都无法完成任务,她还以为自己有那能耐,得到血婴果不成。” 于念之也知道,这次的任务,是任屠天和叶凌月竞争的结果。 “那女人脑袋被门夹了不成,居然还想去接那任务。不说其他,光是三天之内赶到长生神院这个任务,她就不可能完成。更不用说,风神院那帮蛮不讲理的人呢。” 任屠天没好气道。 可不是人人都有日行十万里的神兽的。 但是在任屠天看来,比起三日行程,更难应付的是风神院的那些学员们。 想要顺利见到穆挽枫导师,那可是难上加难了。 “就让她去吃吃苦头好了,再说了,我看盛导师压根不可能将风息花交给她。” 于念之不怀好意道。 他的内心,倒是更希望叶凌月能得到这个任务。 任屠天这次能活着回来,那是亏了有任萱在,要是换了叶凌月,可就没难么好的运气了。 就让她,死在风神院好了。 任屠天那一边受挫之后,血婴果的计划暂时搁浅了。 可另一边,叶凌月却没有气馁,她每天都会去长生碑等待盛导师。 她相信,盛导师还会继续发布任务。 叶凌月这一等待,又过去了半个月。 从清晨等到傍晚,叶凌月终于见到了盛导师那个熟悉的身影。 “盛导师。” 叶凌月忙迎上前去。 “怎么又是你?这个任务,外院的学员没法子完成,你还是让一边去吧。” 盛导师一看到叶凌月,还满脸的诧异。 这女学员他有印象,早阵子,不就是她和任屠天一起接了他的护送任务嘛。 可惜了,任屠天当时失败了,还害得他又损失了一朵七色风息花。 盛导师不得不重新栽培,一直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才让新的风息花开了花。 “盛导师,你怎么知道外院的学员就不能完成。我能保证,我能将风息花完好无损地交到穆导师的手中。” 叶凌月信誓旦旦道。 “你能在三天之内,将风息花送到风神院?难道你也有太古神兽的坐骑?” 盛导师狐疑着,他可不相信,眼前这个看似寒酸的女学员,能有那样的宝贝坐骑。 她额头的神印显示,她才三品神印。 这种级别的神印,别说是太古神兽,就连一般的半神兽都不愿意当她的坐骑吧。 提到了太古神兽,叶凌月不禁又想起了小吱哟,她眼底有黯然之色闪过。 到了神界那么久,她都没有找到小吱哟,也不知那小家伙,怎么样了。 她强打起了精神,说道。 “我没有神兽坐骑,也没法子在三天之内赶到风神院,但是我可以将风息花完好地送到风神院。我需要……十天时间。” 叶凌月想了想,比了个数字。 “十天!开什么玩笑,十天之后风息花早就已经枯萎了。去去去,到一边去,不要捣蛋。” 盛导师如同赶苍蝇似的,驱赶着叶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