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9章 傲娇男 - 神医弃女

第2119章 傲娇男

“这点,学长大可以放心,我又不是任屠天,正大光明的闯进去不行,暗中潜伏我还是会的。关老卖给了我两张隐身箓。” 叶凌月笑着,取出了两张初级符箓。 这隐身符箓,是关老炼制的。 叶凌月在人界时,也炼制过隐形丹,但隐形丹只能隐匿身形,没法子隐匿气息。 在人界使用也许还可以,但是到了神界之后,就不管用了。 但是关老炼制的隐形箓就不同了,它可以同时隐匿人的气息和身形,一张初级隐身箓可以维持两盏茶的时间。 有了它之后,叶凌月混入风神院的几率也就大大增加了。 只不过,为了这两张隐形箓,叶凌月付出了五万潜力值的代价。 “既是如此,那你就快去快回,一路上也要小心谨慎了。” 宫惜对于叶凌月的机灵,还是很放心的。 于是叶凌月当即就带上了风息花,离开了长生神院,前往风神院。 却说任屠天在风神院被痛殴了一顿后,就有人将消息通知了林海。 “多亏了有薄情出手,否则这一次,我们都要吃亏了。” 几名风神院的新生学员们站在一旁,,每个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伤痕。 一名三四十岁,面相有些凶狠的导师背手而立。 “姓盛的那个废物,这次应该死心了。记住这件事一定要瞒着穆导师,这要是谁走漏了风声,我第一个不饶他。” 风神院外院的导师林海恶狠狠地说道。 林海加入凤神院不过五六年时间,专门负责风神院外院的武修们的训练。 他的实力在虚空境左右,论实力,在风神院的所有导师中算不上最强。 但他姐姐,曾是风谷神帝面前的一名宠妃,所以林海仗着姐姐的支持,加入了风谷神院。 神院里,不少导师都要卖林海几分面子。 那几名外院的新生学员正是林海手下的新生。 他们前阵子得了林海的指示,任何到了风神院,想要见顾挽枫的人,无论男女老少,全都要拦下,没有他的同意,不能让人见到顾挽枫。 那几名新生学员连忙称是,一脸的唯诺。 几名新生中,唯有薄情没有接话,林海看了他一眼。 “薄情啊,这次多亏了你。” 薄情不冷不淡地点了点头 他加入了风神院的外院,林海是他的导师。 但是对于林海,他一直是这般态度。 “若是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 薄情也不多说,顾自离开了。 薄情一走,林海面上就流露出了几分不快之色。 “这小子,也未免太张狂了,要不是看在他是洛方仙的乘龙快婿的面子上,真想狠狠修理他一顿。” 林海面露嫉恨之色。 可他也就只敢嘴上说说,先不说薄情的实力超群,新生大赛和以后的新人历练上,林海都要靠着薄情替他扬眉吐气。 光是薄情的背景就足够吓人了。 几名新生在那里面面相觑着,谁都不敢说话。 都说人比人气死人,薄情的容貌姑且不论,他的年纪比林海小了一轮,一加入风神院就是高品神印,为了挑选合适的觉醒用的兽魂植魄,他又拒绝了直升内院,等着在四大神院两大圣地的新人历练,进入九重神渊,获取最佳的神印觉醒的机会。 再加上他的身份,乃是八大方仙之一的洛方仙的准女婿。 听说他的未婚妻也是冰神院的天才学员。 换成了其他人,有如此显赫的实力和背景撑腰,人前必定十分傲娇,可薄情却是个冷清的性格。 他加入风神院的三个月时间来,从未和任何人亲近过,对人也总是不冷不淡,保持着彬彬有礼的态度。 早前任屠天闯风神院时,若非是任屠天伤了他的几名同窗,只怕他也不会出手。 薄情和林海等人分开后的,返回自己的中级阵屋的途中,遇到了外院的女导师顾挽枫。 和冰神院女子和女导师居多不同,风神院的女导师数量较少,不超过二十人。 顾挽枫是其中最年轻也最貌美的一个,她今日,着了身樱雪色的长裙,简单绾了个发髻,插着根骨簪子。 她的美,倒不像是洛方仙母女那样,美的惊人,而是一种淡雅如菊的美,并不惊人,但是细细品味,却别有一番滋味。 这也是为什么林海和盛导师都会对她倾心的原因了。 “穆师。” 薄情上过几堂穆挽枫的课,对这位淡雅的女子印象不错。 他顿住了脚步,行了一礼。 穆挽枫正出着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了薄情的声音,才恍然惊醒。 “是薄情啊,又给洛姑娘写信了?” 风神院的人,在薄情入学时,就都知道了薄情有个未婚妻,在冰神院里求学。 至于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不用说,也是有人刻意为之了。 他的未婚妻,就是洛言方仙的独女,也是冰原女帝的义女,身份极其显赫,天赋也很高。 薄情的这位未婚妻,很粘着薄情,因为两人身处不同的神院,她每隔两三天,就会写信来,而且还要求薄情一定要回信。 薄情虽不喜这般儿女情长的事,但经不起洛音的天天痴缠,只得是每三日就回一封信。 信的内容倒是不多,只是一些关切的话。 “让穆师笑话了,穆师,你也是去寄信的?” 薄情来了风神院三个月,寄信收信的途中,经常会遇到穆挽枫,时间多了,薄情也就听说了一些关于穆挽枫和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的事。 “这是我最后一次去寄信了,若是……下个月再收不到信,我就不再写了。” 穆挽枫感慨着。 她写了一年多的信,盛导师从最初的回信到渐渐的没了音讯。 她等着他的七色风息花,可一次次等到的都是失望。 她也听说了盛导师因为上课失误的缘故,被神院惩罚,丢了教职。 她从小和盛导师一起长大,也知道他为人看似懦弱,实则却最是倔强。 他不回她的信,想来是觉得没面子,怕自己和父神看不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