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4章 桃色绯闻 - 神医弃女

第2124章 桃色绯闻

非但不讨厌,薄情甚至还有些小欢喜。 这份欢喜,犹如镜花水月,一晃而逝。 不过是一个萍水相逢,加起来不过说了几句话的女儿,他为什么会对生出这般不同寻常的心思来? 不行,他的未婚妻是洛音,他绝不可以被其他女子所迷惑。 “薄情,外面有很多坏女人的,专门诱惑男人,趁其不备时,食人精血,夺人修为。你要是遇到了那样的女人,一定要小心,离她远远的。” 薄情不由想起了,他在和洛音分别时,洛音在她耳边,反反复复叮嘱着。 难道说,“叶灵灵”就是那样的坏女人? 灿若星河的眸,动人的姿容,还有身上散发的很是旖旎的香气。 薄情回想着一切,觉得“叶灵灵”的一颦一笑,都动人心魄。 不好,她一定是坏女人。 薄情如临大敌,他快步走到了阵屋山脚下的河畔,往自己的脸上泼了几捧水。 冰凉的水让薄情清醒了一些。 他临着河川,思绪渐渐平静了下来,入定打坐了起来。 山峦上,薄情所住的那间高级阵屋外。 叶凌月不见了薄情的踪影,迟疑了下,还是走进了高级阵屋。 薄情的突然失忆,让叶凌月困惑不已,她相信,薄情的身上,必定是发生了什么。 恰好她也可以到薄情的屋子里看看,也许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风神院的高级阵屋,灵力比起长生神院的中级阵屋充裕多了,和叶凌月的鸿蒙天也不相上下。 那是座两层建筑,楼上是起居室,楼下是练武场,很是空旷。 起居室里,整理的很是干净,一点也没有寻常男子的脏乱。 叶凌月平日可没有妄动他人物品的习惯。 “薄情,我翻你的东西,可都是为了调查清楚你失忆的真相,有怪莫怪。” 叶凌月双手合十,自言自语道。 她查看了薄情的物品,看的书籍,日常用度,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半点异常。 不得不说,薄情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他的喜好也随着他的失忆变得截然不同了。 “嗯?” 叶凌月在薄情的书案上,发现了几封信。 信的落款很是娟秀,很显然是一名女子的笔迹。 叶凌月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没有打开那几封信,尽管她也知道,这几封信里,很可能有她想要知道的答案。 窗外,繁星寥寥,已经是夜深人静。 这是叶凌月在风神院过的第一个夜晚。 尽管夜色看着很是旖旎,可是叶凌月的心底很明白,在这一片旖旎之下,危机四伏。 她假冒叶灵灵,不是长久之计,能不能找到穆挽枫,交付风息花,得到血婴果,就看这几日了。 高级阵屋里的灯光,暗了下去。 河畔,薄情睁开了眼,看着夜色下的高级阵屋,眼眸里意味不明。 晨间,几缕调皮的阳光倾泻而下,落在了河畔边,光洁的卵石上。 不远处,风神院的晨钟一声声传来。 有晨风吹拂而过,抖落了树叶上的露水,溅在了薄情的身上。 薄情睁开了眼,他看了眼身上的院服。 薄情有些轻微的洁癖,每日都必须使用除尘箓清洁院服,除尘箓就在起居室内。 他看了眼还沐浴在朦胧雾霭中的阵屋,稍一沉吟,起身飞掠而去。 他推门而入,阵屋了,一片寂静,没有第二个人存在的痕迹。 那女人走了? 薄情松了口气,可同时,心底又有些不是滋味。 这女人,居然不告而别了。 薄情抱着复杂的心情,到了二楼。 他的眼,敏锐地在案桌和床榻上扫了几眼。 床榻上的被褥已经重新折叠过了,至于案桌上的信件,也都没有拆过的痕迹。 那女人,总算知道不乱动人的东西。 薄情对那“坏女人”的印象稍好了些。 这时,他留意到床榻上还留着几张除尘箓。 看到那几张符箓时,薄情不由动容。 风神院在四大神院中,财力雄厚,无论是新老生,每个月都会得到一些院方的补贴,其中就有清洁用的除尘箓,用于日常的房间清理和洁身之用。 可床榻上的这几张,并非是风神院发放的除尘箓。 光是用肉眼辨识,就可以看得出,这几张除尘箓的质量好的多,而且是新炼制出来没多久的。 原来是叶凌月见薄情有些洁癖,自己用了他的床榻,于是就临时炼制了几张除尘箓。 除尘箓只是基础符箓,可是叶凌月如今拥有变异的灰火和乾鼎,随随便便的基础符箓,都接近初级符箓。 普通人也许看不出来,可薄情不同,他虽是因为某些原因失去了之前的记忆,可“聚宝童子”的本能,还是让他看出来,这几张符箓不寻常。 看来叶灵灵还会炼制符箓? 难怪她不过三品神印,还敢到风神院报道。 薄情看了看那几张除尘箓,终归是没舍得用,收了起来。 门外,传来了阵敲门声。 薄情眉头一跳,快步走到了门旁,有些急切地把门打开了。 看清了来人后,薄情的脸沉了沉,一语不发,就要关门。 “哎哎,我说薄情,好歹咱们也算是邻居,你好意思让我吃闭门羹。” 门外,嬉皮笑脸站着位青衣男子。 风神院里,外院学员着绿衣绿裙,内院学员着青衣青裙。 门外站着的这位,正是一名风神院内院的学长,叫做柳沉。 薄情因为神印级别高,居住的区域位于高级阵屋区,这附近,除了他之外,几乎全都是内院的学员。 柳沉刚好就住在他隔壁,虽然两座高级阵屋间也隔了百余尺,但勉勉强强还算是邻居。 柳沉早前帮忙学员,负责过新生的招募工作,所以和薄情见过几次面,彼此又是邻居,你来我往的,也算是小有交情,算是薄情在风神院为数不多的朋友。 “我没工夫和你闲扯。” 薄情一开门,就下了逐客令。 他本还以为,那“坏女人”又回来了。 也对,她这个时辰,应该已经到了学院去报道去了。 过了今日,她就会分配到阵屋,不可能再回来找他了。 莫名的惆怅的情绪,笼罩在薄情的心头。

上一篇   第2123章 同居风波

下一篇   第2125章 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