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3章 心动 - 神医弃女

第2133章 心动

“主人,那是心魔之雾,应该是九鼎之中,最厉害的幻阵。” 鼎灵提点着叶凌月。 叶凌月了然。 想来这心魔幻阵,和早前叶凌月在太虚墓境里看到的桃花蛊神木释放出来的幻阵有异曲同工之效。 世人都以为幻阵之中,以五行幻阵为上,其实在所有的幻阵中,以心魔阵最厉害。 所谓的魔由心生,心魔足以动摇武者的本心。 不同的人,心中的欲念不同,爱恨嗔痴,产生的心魔也就不同。 有人爱财如命,心魔阵中就会看到金山银山。 有人爱名望权利,心魔阵中就能看到君临天下,登峰造极。 也不知薄情,能否通过这心魔阵? “出来了!” 就在叶凌月沉吟之际,那象征心魔的白雾终于散去了。 薄情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脸上,面色如常。 但若是细细看去,会发现他的眼底,有一抹淡淡的红光闪过。 他的面上,也没有多少欢喜之色,相反,眼神还很凝重。 “通过了!薄情通过了心魔阵。” 薄情通过了心魔阵后,整个外院的学员都欢呼了起来。 林海也是快步上前,满面笑意。 “薄情,干得漂亮,你总算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多少年了,自九鼎山建立以来,薄情是第二个通过九鼎山的。 他毕竟名流千古,成为风神院最杰出的毕业生之一。 面对周围众人不绝于耳的恭维声,薄情却恍若未闻。 他的气息,渐渐平静了下来。 目光掠过了重重障碍,看向了七班所在的位置。 叶凌月站在队列的中间,看到薄情时,她冲着他眨了眨眼,做了个“了不起”的手势。 薄情面色一红,迅速瞥开脸去。 在心魔阵中,他看到的那一幕,活色*生香,仿佛就在眼前。 他看到了“叶灵灵”款款走来,她吐气若兰,解开了身前的腰带。 薄纱之下,她的腰肢如杨柳一般柔软,白皙富有光泽的皮肤,蜜桃似的丰盈,眼底闪动着诱惑至极的光。 他险些难以把持,就在最后一刻,他留意到她的眼眸。 那妖冶的眼眸里,满是欲望,和“叶灵灵”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截然不同。 他猛然推开了那幻阵中的女人,这才闯过了第九鼎。 尽管已经闯过了九鼎山,可薄情的心,却乱如麻。 心魔阵,他并非是第一次领教。 它能映射出,人心底最渴望的欲念。 薄情自问,不是沉迷男女情*爱之人。 上一次,闯九鼎山时,他分明看到的是自己进入九重神渊时,猎杀古荒狩的一幕。 可不过是一个月,他再闯心魔阵,眼前出现的却是…… 短短一个月,不,是短短的一天,他的心境,怎么会变化的如此厉害? 而且,他看到的人,怎么会是“叶灵灵”,为何不是洛音……薄情察觉到自己的这份肮脏的心思,恼火之余,也对自己很是失望。 “薄情,这是怎么了?” 叶凌月也注意到,薄情在躲避她的目光。 难道他在闯心魔阵时,受了伤? “不愧是薄情,居然闯过了九鼎山。” “我看今日也就只有薄情能闯过九鼎山了,除了薄情之外,就得看慕儿你的了。” “可不是嘛,慕儿是女学员中最强的,上一次,闯到了第六鼎。” 旁边的几名女学员,叽喳个停。 陈慕儿依依不舍,将目光从薄情身上收了回来。 “这一次,我应该能更进一步,我打算试试冲击第七鼎。” 陈慕儿一脸的傲然。 “慕儿,好厉害啊。” “照我说,慕儿才是神院里,和薄情最般配的人。那可比那些靠爬男人的床的女人强多了。” 说着,那几名女学员满是敌意地瞪了叶凌月一眼。 七班的人都看到了薄情给“叶灵灵”复习册子的场景。 这一次“叶灵灵”明明不及格,结果又侥幸及格了。 众人都觉得,是薄情在暗中帮助了叶灵灵,已经有不少人在背后非议了。 众口铄金,这些风言风语,叶凌月也不是没听到。 叶凌月听到了这些针锋相对的话后,柳眉杨起。 这些女人,狗嘴吐不出象牙,她忍第一次,不代表她能忍第二次。 “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心中最清楚不过。你压根就没资格留在风神院,你能通过文试,用了什么手段,你再清楚不过。今晨有人目睹从薄情的阵屋里出来的,难怪的他会给你册子。薄情可是有未婚妻的人,他不过是和你玩玩而已,你还真以为,他会帮你一辈子?” 陈慕儿呸了一句。 今早文试前,薄情拿复习册子给“叶灵灵”,后来又态度亲昵,替她解围。 柳慕儿当时就觉得不对劲。 她后来一打听,从几名内院学员的口中得知,昨晚薄情的阵屋里,出来了个大美人。 听那群人一描述,柳慕儿就猜出了,那女人就是“叶灵灵。” 柳慕儿勾引了薄情那么久,薄情连正眼都不看她一眼,这“叶灵灵”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被薄情看中了。 柳慕儿嫉恨不已,大声嚷嚷道。 薄情有未婚妻了? 叶凌月蹙了蹙眉,迅速看了薄情一眼。 薄情皱着眉,正欲上前,却被林海拦住了。 “薄情,人不风流枉少年,切莫为了个女人,毁了自己的前程。” 林海觉得,这两日薄情看着有些不对劲,如今看来,却是因为那个“叶灵灵”的缘故。 在林海看来,“叶灵灵”是长得美,可实力太差,怎么能和洛方仙的爱女相比。 这种女人,也就是图个新鲜。 薄情就算是真的和她有什么关系,也就是春风一度。 再说了,那女学员连武试都未必闯得过。 林海可不愿意见了自己的得意门生,因为这样的一个普通的女人,误了前程。 “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薄情见了人群中,“叶灵灵”一人站在那里,周围的人对她指指点点。 不是为何,他的心底,怒气氤氲,却是由不得旁人去误会她。 “慢着!” 叶凌月喝了一声。薄情和在场的学员们都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