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5章 军方的行动 - 神医弃女

第2155章 军方的行动

“不用你们赶,我会走。你竟然连自己的学员的性命安危都不顾,简直就是枉为师表。” 穆挽枫被气得不轻。 长生神院这副院长,简直就是个酒囊饭袋。 叶凌月闯过了九鼎山,她还能炼制回春箓,这样的人才,放眼整个四大神院,能有几个。 这样的人才,长生神院竟不重视,难怪长生神院一年不如一年。 “好你个穆挽枫,你不过是一个被风神院辞退的导师,胆敢谩骂本院长。来人,把这疯女人擅闯进来的女人抓起来。” 副院长也是大动肝火,命人拿下穆挽枫。 “慢着!” 就在穆挽枫和副院长箭弩拔张之时,宫惜带着小怪物、兰天佑等人快步走了进来。 原来小怪物在外头等着穆挽枫等人,听到里面的吵闹声就知情况不对,就连忙通知了宫惜。 “副院长,穆挽枫导师是我们符箓分院刚聘请的客座导师,你没权赶她离开。我想身为符箓分院的分院长,我应该有权聘请她。” 宫惜说着,拿出了一纸聘书。 算起来副院长的级别和宫惜这个代理分院长是一样的,他还真没有权力管宫惜聘请谁。 “宫惜,你别得意的太早,要是真的搞砸了几大神院的关系,就算是你师父回来了,也一样承担不起。” “多谢副院长提醒,我不是你,只要发生在我符箓分院的学员和导师身上的事,我一定会管。” 宫惜说罢,带着穆挽枫等人一起离开了。 “穆导师,我很抱歉擅自做主,写了这封聘书。客座导师的事,待我们从星辉森林里返回后再说,你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宫惜听穆挽枫说罢,才知事情十分紧急。 “以我们几人之力,恐怕也很难对付火神院的多名导师,事不宜迟,我这就去找人。” 最后,宫惜等人找到了十班的导师黄腾,慕容九城和铁风在内十几名外院的老生,再带上了小怪物、兰天佑一起前往星辉森林支援。 可就在众人准备日夜兼程,赶往星辉森林时,却出了意外。 在离开风神院后,十几人御空而行。 赶了近半的路程,可就在第二日的傍晚前后,众人前进的脚步停了下来。 “宫惜,前方的空域好像有些不对头。” 黄腾在众人中,实力最强,他一眼就看到了前方天空被特殊的阵法封锁了 而且那阵法,并不是一般的阵法。 在天空的云间,插着一面面金色的阵旗。 “那是神界军团的封锁阵旗。” 宫惜沉吟了下,命令众人先停下。 “在下长生神院符箓分院代理院长宫惜,率一众学员外出历练,不知前方空域是何方神圣?” “神界第三军团再次戒严,烦请诸位避让,这一带已经被我们封锁了。” 只听得一阵雷霆般的声响,一只人数达五百的神兵从天而降。 只见那些神兵,军纪严明,步伐一致,来如一阵风,出现在了这一片空域内。 “神界第三军团的诸位兵士兄弟们,不知这一带出了什么事?为何要戒严?” 宫惜很是意外,他冲着为首的一名神兵拱了拱手。 神界的十三军团,在神界颇有名望。 即便是四大神院,在军团执行军务时,也要优先礼让,这在整个神界,也是墨守成规的规矩了。 “军机要务,恕我等不便相告。这一片领空方圆万里的区域,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都要接受严密的监视和搜查,闲杂人等,一律不准入内,违者,以忤逆罪论处。” 神兵们高声喝道。 方圆万里,那岂不是包括了星辉森林? 宫惜等人一听,可急了。 没法子进入星辉森林,那叶凌月等人岂不是危险了? “不瞒诸位兵士,在下有很要紧的事,必须前往星辉森林一趟,里面有三名我们的学员,因为猎兽,深陷危急之中,救人如救火,还请兵士兄弟们务必通融一下,让我们通行,我们只进入星辉森林。” 宫惜只得坦白相告。 神兵们互看了一眼,依旧是摇了摇头。 “不行,星辉森林一带,尤其不允许进入。不过,你们的事,我们会先行禀告上将军,上将军一行人,也正在赶往星辉森林,若是你们的人真遇到了什么麻烦,上将军他们会想法子解救的。” “岂有此理,这些当兵的,怎么这么不通融,我看我们还是干脆闯过去算了。” 铁风说着,就要摸出了新炼制的符箓招呼那群兵士。 “慢着,铁风不可鲁莽,”慕容九城喝住了铁风,“第三军团的上将军烁的可是‘小战神’夜凌日?” “不错,正是夜将军。你们几个,将你们神院的学员的资料呈上来,我们自会送到将军手中,你们放心,上将军出吗,你们的学员,准保一根汗毛都不会少。” 为首的神兵点头称是。 “既是夜将军亲临星辉森林,那想必,凌月他们不会有事。” 慕容九城也听说过夜凌日的名头。 夜凌日为人秉公执法,在他的面前,就算是火神院的人想玩什么花招都不行。 再说了,有军团的人出面,比起符箓分院出面,更加有利一些。 “我也听说过第三军团的上将军,那可是我的偶像。” 兰天佑也在旁附和道。 “只是不知道上将军等人能够救出凌月他们?”宫惜踟蹰着,同时,他心底也在纳闷,到底第三军团因为什么事,要封锁这一片十万里的疆域。 无奈之下,宫惜等人只能在原地等待。 而就在宫惜等人被迫停下来的同时,在长生神院的外院里,副院长刚刚忙碌完一天的事务。 他拖着疲惫的身子,返回了自己的高级阵屋,正准备与自家的婆娘温存一番。 可前脚刚踏进阵屋,副院长就看到了暗处,有一抹高大的背影,矗在了那里。 那背影的四周,仿佛有无边的暮色,一股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 “神尊大人!” 副院长认出了那背影来,连忙双膝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