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帮忙出气的来了 - 神医弃女

第217章 帮忙出气的来了

外院的异动,睡得正香的小吱哟全然不知。 它正坐着美梦,梦见自己睡在一座烤鸡腿堆成的山上,正吃得欢。 忽的,小吱哟翻了个身。 似是听到了什么不对头的声音,小吱哟眯起了眼。 咦,天怎么好像黑了,难道那么快就天黑了,天黑了,该吃饭! 小吱哟用爪子揉了揉眼,正要爬起来,忽的,它眼睛瞪得老大。 “吱哟!!!” 它看到了什么,天空有几十只雄鹰,正凶狠无比地扑过来。 惊吓不过一瞬,小吱哟很快发现,不仅是雄鹰,还有很多鸟类都飞了过来。 事情的罪魁祸首,正是站在了一旁的树枝上的小乌丫。 树枝的下方,已经栖息着大量鸟禽。 小吱哟顿时明白了,敢情,小吱哟在发挥鸟王的作用,百鸟朝凰呢。 看着小乌丫,一副居高临下,睥睨百鸟的小样,小吱哟那叫一个羡慕嫉妒。 它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转,嗖嗖,就爬上了树枝,直接和小乌丫平起平坐。 要是换成了其他兽类,小乌丫准保一个翅膀就给扇下去。 可是换成了奶爸小吱哟,小乌丫发出了一阵愉悦的叫声,还很是亲昵地啄了啄小吱哟的毛发。 后者一副受人服侍的模样,很是受用。 那些还在朝凰的百鸟们,一脸的莫名其妙,不过既然鸟王小乌丫都没发话了,它们这些小喽啰,也只能是跟着一起朝拜的份了。 叶凌月在树下看着,又是好笑又有几分无奈。 这两小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召唤来了群鸟之后,小乌丫又发出了一阵短促的类似于命令的声响。 叶凌月大致听得明白,小乌丫是在命令这些召集来的鸟类,帮忙挑选种子。 好主意! 叶凌月不由大喜,想不到,小乌丫到是机灵的很。 鸟类平时就喜欢吞食各种种子和粮食,速度还很快,这些皇宫里召集过来的鸟类禽类,少说也有几千只。 小乌丫的法子也很简单,一只鸟雀,只需要负责挑选一种药草种子。 大的种子,交给大型的鸟负责,小如芝麻的,则有蜂鸟或者是麻雀来负责。 分工明确,目标单一,这些鸟雀一起挑选,别说是百口麻袋,就算是千口,也能很快就挑选出来。 小乌丫是在心疼自家老大嘞。 对于小吱哟和小乌丫,叶凌月都是抱着养女儿儿子的心态。 如今看来这两小家伙,也长大了懂得心疼自家老大了。 都说女儿是小棉袄,这么一看,果然如此。 “啾啾!”小乌丫见该来的都来了,又发出了一声号令。 那些鸟类,纷纷行动了起来,飞向了那些麻袋。 五十只鸟雀为一组,对付一口麻袋。 一时之间,外院里忙得热火朝天。 原本叶凌月一个小时,也只挑选出了一口麻袋,可是在成千上百的鸟禽的帮助下,不过是两个时辰,那百余口麻袋里的混合种子,就很准确地被挑选了出来。 各自堆积在一起,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座小型的土墩。 “今日真是劳烦各位了。”见种子已经挑选完了,叶凌月还不忘从鸿蒙天里,摘了些新鲜的果子,犒劳鸟雀们。 正喂着,身后传来了阵细微的脚步声。 有人? 叶凌月一惊,她大意了,忘记了自己还身处在御医院里,若是小乌丫号令百鸟的事,被其他人发现了,必定会暴露其凤凰后裔的身份。 “时节?” 六皇子夏侯颀站在了咫尺之外。 正午刚过,秋末冬初的太阳不甚刺眼,落在身上,暖暖的。 小乌丫的一番百鸟朝凰,引来的还有一头夏侯颀养的血鹦鹉。 早前夏侯颀的宫女们正在喂食,哪知道平日很听话的血鹦鹉,就如脱缰的野马似的,就往御医院的方向飞去。 宫女们将这件事急急告诉了夏侯颀,他在宫中一番寻觅,在御医院附近发现了血鹦鹉的几根羽毛,他这才走了进来。 哪知道,刚好让夏侯颀看着叶凌月喂食禽鸟的那一幕,如梦似幻。 无数的鸟雀,簇拥在叶凌月的身旁,她发出了风铃般的清脆笑声,那些鸟雀,争先恐后着,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上。 她的脸,因为一日劳作的缘故,红扑扑的,长长的发,迎风飞舞,如同九天飞瀑,整个人,就如仙姝临世。 那一刻,夏侯颀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顿了。 直到叶凌月转身,看到了来人是夏侯颀,她才松了口气。 “师弟,你怎么来了?”叶凌月记得,夏侯颀拜入龙语大师门下后,龙语大师就带着他去了方士塔,重新教导他方士的入门基础知识。 不过算算日子,也半个多月了,想来六皇子是返回宫中,探望双亲和太后。 事实上,夏侯颀选在今日返回宫中,也是有原因的。 前几日,他就听龙语大师说了,叶凌月成了宫廷方士后,今日是她第一天到皇宫上任。 夏侯颀打算着,等到拜见了父皇母后和祖奶奶后,就偷偷溜过来渐渐叶凌月。 哪知就刚好遇上了这一幕。 叶凌月对夏侯颀而言,是很特殊的存在,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又是这十几年来,第一个真正走入他的心坎里的异性。 只是这一切,夏侯颀不愿意告诉任何人。 “师姐,这些鸟雀……这些种子是怎么回事?”夏侯颀刚要询问,却发现地上堆放着大量的药草种子。 再看看大量的麻袋,夏侯颀的神情变了。 “他们让你筛选种子?” “说是新人来的第一个任务,是孟副总管吩咐我做的。”叶凌月可不是什么白莲花圣母,孟副总管敢敲打她,她就敢让六皇子去敲打回去。 夏侯颀自小在皇宫中长大,皇宫里除了妃嫔和皇子皇女间的争斗外,官员和宫女太监们听说也有各种争斗。 可夏侯颀以为,叶凌月医术和炼丹技艺都很高明,应该没人敢欺负她,想不到,那些狗奴才,竟然敢让她做这种,杂役才做的事情。 “来人!”夏侯颀怒喝一声,他的贴身侍卫赤焰大将军匆忙走了进来。 “六皇子。叶郡主。”赤焰一进门,就见了六皇子满脸的怒容。 “去把孟副总管抓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