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8章 似曾相识的感觉 - 神医弃女

第2188章 似曾相识的感觉

“哎,陛下你可是又发病了?这一次,似乎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严重,难怪陛下不及传唤臣,直接来到了长生神院。”这些年来,关老一直在替长生神帝治疗病体。 长生神帝年纪老迈,即便是神帝,也已经达到了天寿。 神界的方仙都对长生神帝的病情无能为力,唯一能够缓解的,也就只有关老炼制的高级回春箓。 这高级回春箓,能够延年益寿,炼制极其困难,即便是关老,也只能是三个月才能炼制出一张,且无法根本解决长生神帝的垂暮之躯。 可即便是高级回春箓,对长生神帝的身子,效用也是越来越差了。 十年前,长生神帝一年只用使用两张高级回春箓,可如今,三个月就需要一次,若是再这样下去…… 关老禁不住,暗暗叹息了一声。 “关鸠,方才在长生神殿外那孩子,就是你早前看中的新弟子?” 对于自己的身体,长生神帝很清楚。 他生性平和,活了万余岁,对于生死,早已看透,倒也不畏惧生死。 他如今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继承人还未选出来之前,自己的身子就支撑不住了。 届时,神界必定会陷入一片动乱之中,这是长生神帝,最不愿意看到的。 “她可不是我的弟子,那小丫头,志气可高了,看不上我这个糟老头。” 关老提起这事,还有点小郁闷。 “哦,居然还有人不愿意拜你为师,难不成,她连回春箓都看不上?你居然还愿意把她留在眼皮子底下?” 长生神帝也有些忍俊不禁,那张干枯的脸上,有了些许促狭的笑意。 “神帝陛下,你就别取笑了老夫。那孩子,还真有那资本看不上我的回春箓。不过话说回来,她可是个好苗子。如果说,这世上有人能炼制出回春天符,那就是她了。陛下,你也无需气馁,若是那小丫头真能炼制出回春天符,陛下的帝王之体,也许还有恢复的可能性。” 说起了叶凌月,关老可是十万个满意,尤其是他在见到了叶凌月炼制出的第一批基础回春箓后。 乖乖,具有持续治疗效果的回春箓,而且还是一炉就炼制出三张,关老能不目瞪口呆嘛。 “这种事,强求不得。说起来,那孩子看着挺面善。” 长生神帝沉吟道。 “面善,那孩子来神界没多久,以前一直在人界,神帝您一定是看错了。” 关老一听,连忙替叶凌月掩饰。 叶凌月是北境神尊夫妇的女儿的事,可不能泄露了。 “来自人界啊……那可能是我想多了,总觉得她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啊。” 长生神帝正欲细想,咳了几声,喉头一股腥甜味涌了上来,他的面色,更加灰暗了。 “神帝陛下,您还是不要再多说话了,我这就替你行符。” 关老说罢,口中念咒,祭出了高级回春箓。 关老念咒之时,他的身后,出现了一株体型庞大的枯木柳。 那枯木柳上的神力,涌入了高级回春箓上,回春箓化为了一抹绿光,笼罩在了长生神帝身上。 伴随着回春箓的神力,长生神帝枯败的皮肤上,多了一丝丝光泽,血脉也再度饱满起来……只是这些都只是表象而已,连关老都不知道,这一次长生神帝能支持多久。 长生殿外,长生神帝的侍卫等候了一个上午,长生神帝依旧还没出来。 “那不是白子悟白大人嘛?” 副院长刚好路过长生殿,见到了长生神帝座下的侍卫长白子悟时,不由顿住了脚。 “原来是副院长,久违了。” 白子悟对叶凌月的态度不怎么样,对副院长的态度倒是挺不错。 “白大人一直常侍神帝左右,不知今日怎么会……难道说……神帝陛下在……” 副院长极快地看了眼长生殿。 长生殿今日停止营业,也没看到叶凌月那个碍眼的臭丫头。 关老强留叶凌月长生殿,这件事,副院长一直耿耿于怀。 “副院长,此事不是你该过问的事。” 白子悟一脸的正色。 长生神帝需要高级回春箓治疗的事,是秘密,除了他、神帝本人和关老之外,再无第三人知道。 神帝如今的身体形势极其严峻,在新的神帝人选还没选出来之前,神帝的情况,绝不能泄露出去。 副院长一听,眼珠子转了转。 “白大人说的对,不该问的不问。我看白队长也在这里等了许久了,不妨到舍下休息一下,我们兄弟二人也好小酌几杯。” 说罢,副院长就将白子悟请走了。 白子悟也知神帝每次治疗,最短也需要一个昼夜的时间,此时天色还早,于是他也不再推拒,随着副院长暂时离开了。 两人一阵推杯置盏,副院长见白子悟几杯下肚,面上渐渐有了酒色,话也多了起来。 副院长趁机询问道。 “白大人,说起来,在下一直替你不平。长生神帝年龄老迈,你侍奉他多年,他物色的继承人中怎么就没有你呢。在我看来,你可比某些神帝继承人有能力多了。” 副院长这话,也是恰好说到了白子悟的心坎上。 他年幼时就侍奉长生神帝,战战兢兢多年,从未有过出格之举。 他的修为,如今也足以媲美一些神尊,对长生神帝的臣子和帝业也一清二楚,按理说,他也该是神帝继承人的人选之一。 哪知道,名单公布之后,压根没他的份,白子悟不失望,那是假的。 “副院长此言差矣,四大神帝挑选的人选,个个都是人中凤雏,又岂是我等可以非议的。像是北境神尊,血统实力无一不高,又是风谷神帝的女婿,年轻有为,能被选中,也是情理中事。” 白子悟心中不满,嘴上依旧谦虚着。 “北境神尊兴许没什么,那八荒神尊呢?他说起来不过是个人族来的杂牌神尊,不过是运气好,仗着自己的妻子是火炎帝君的后裔,才得到了继承人的名额。照我说,白大人可比他有资格多了。” 副院长暗中蛊惑着。 白队长听罢,心里也觉得很不是滋味,对夜北溟也有了些意见。

上一篇   第2187章 大人物

下一篇   第2189章 有求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