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7章 身败名裂 - 神医弃女

第2207章 身败名裂

“给我个不杀你的理由。” 帝莘顿了顿。 “我……我知道一个秘密,一个能让奚九夜夫妇甚至是风谷神帝身败名裂的大秘密。” 洪明月想了想,她实在是想不到其他任何能说服帝莘不杀自己的理由。 她作恶多端,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早已罪无可赦,可是她不想死。 她还没见到紫堂宿,也还没找回自己的孩子。 她的孩子,是她唯一的骨血,那孩子若是落到了兰楚楚那般恶毒的妇人的手里,真不知会变成什么模样。 想到了这里,兰楚楚再无任何顾忌,她拿出了早前玉手毒尊给自己的那封信。 帝莘扫了赤烨一眼。 赤烨嘟囔了一句,走上前去,接过了信赖,正准备偷看一眼,就被帝莘劈手抢了过去。 帝莘扫了一眼,这一看之下,他的面色微微一变,捏着信纸的手也有一紧。 北境神妃兰楚楚先是生下了变异的怪物,后为了掩人耳目与异母兄长****生下了孽种。 她更身染异毒,奚九夜无法和她行夫妻之事。 这消息,不可谓不惊人。 若是仅凭这么一封信,帝莘还无法完全相信兰楚楚。 可是偏偏他遇到过小怪物。 早前帝莘还很奇怪,奚九夜为何会让自己的亲生骨肉沦落在外。 如今想来,恐怕奚九夜连这个孩子的存在都还不知道。 兰楚楚这女人,倒是比他想象得还要歹毒的多,难怪当年洗妇儿会栽在她手上。 当真是讽刺至极,养着他人的孽种,自己的亲生骨肉却对其恨之入骨。 帝莘不禁哑然失笑,奚九夜啊奚九夜,这恐怕就是你最大的报应了。 帝莘权衡着,是否要把这件事告诉自家洗妇儿。 他相信奚九夜夫妇的所作所为,并不会对叶凌月再有什么过多的影响。 但是据帝莘对叶凌月的了解,叶凌月会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小怪物。 帝莘可不想见到什么父子俩破镜重圆的团圆场面。 他反倒更乐意看到小怪物和奚九夜父子相残。 谁让奚九夜当初害得自家洗妇儿这么惨。 至于兰楚楚的丑行,帝莘并不急着揭发,他相信,有更合适的机会,让兰楚楚和风谷神帝父女俩身败名裂。 心底已经有了主意,决定将此事暂时隐瞒下来。 “信上写得一切,全都千真万确。除了我还有写信的这位老前辈之外,再无第三人知道。连奚九夜都不知道这件事。这样你总可以放过我了吧?” 兰楚楚试图观察着帝莘的神情,可那副面具,让兰楚楚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 “这消息,确实有些用处。只不过,还不足以抵偿你这些年所做的恶行。尤其是,你不该顶着她的脸。” 光是想到,洪明月顶着和叶凌月神似的这张脸和奚九夜亲热。 帝莘就觉得很膈应。 世上,只有一个叶凌月就够了。 帝莘指间一瞬,赤烨甚至看不到他是怎么出手的。 洪明月惨叫了一声,那张美人皮竟是活生生被撕了下来,脸上,顿时血肉模糊一片。 “啊!我的脸,我的脸!” 皮肉分离,那般的痛楚,足以让一个正常人疯癫。 可这还不是最惨的,又是一声重击,洪明月只觉得脏腑撕裂般的疼痛,帝莘一掌击在了她的腹上,腹内,丹田处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声响。 那是丹田破碎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一股霸道无比的妖力破体而入。 洪明月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筋络和骨头在同一时刻,崩断了。 近二十年苦苦修炼的功力,被毁于一旦。 她的脸毁了,她的功力也没了,她的身子如同一滩烂泥那样,根本没法子动弹,唯一留下的就是一口气。 洪明月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她没想过,活着会比死还恐怖。 “帝莘,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吧!” 泪水、血水,夹杂在一起,洪明月在地上痛苦地打着滚。 这一刻,她恨不得帝莘直接杀了他。 “看在你和月儿还有一点血缘关系的份上,我留你一条性命,从今往后,你就留在这南幽帝陵里。” 帝莘淡淡地说道。 一旁的赤烨看得毛骨悚然。 他今日算是真正见识到了帝莘的手段。 “不……我不要留在这里。帝莘,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我不能……我的孩子,如果我不出去,我的孩子会死的他是无辜的,兰楚楚不会放过他的。” 洪明月费力着,试着往前爬。 “自作孽不可恕。洪明月,你早该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帝莘转身就走。 “那我求你,帮我……帮我转告叶凌月一句,求她看在……看在我俩同时姐妹的面上,帮我救救……我的孩子。” 洪明月痛哭流涕。 帝莘脚下一顿,却不知有没有听到那句话,折身就走出了南幽帝陵。 赤烨看了眼洪明月,摇了摇头,也跟着帝莘离开了。 偌大的南幽帝陵里,只留下了洪明月一人和几具尸体。 干硬的地面,冰冷的风,无尽的黑暗。 有什么怪异的声响从帝陵的深处传来。 帝莘的话,盘旋在她的耳边。 自作孽不可恕。 她盯着自己那双手,惨白,骨骼尽碎的手。 仿佛看到上面满是鲜血。 “洪明月……还我命来……” 洛宋的声音,幽幽传来。 还有那些,被她吸干了精血,惨死的人们,在这一刻,全都出现了。 洪明月陡然睁大了眼。 她厉声喊道。 “走开,你们全都走开!是你们自找的!” 她疯狂的声音,在山洞里不断地回荡。 洪明月费力地挪动着,可她才一动弹,身子就如碾压般的疼痛。 “你们,你们谁都别想害我。我是洪明月,我是大夏的公主,没有人可以害我。我宁可自裁,也绝不会任由你们这些孤魂野鬼羞辱。” 洪明月说着,舌抵上了牙齿,她拼上了最后一丝气力,狠狠咬下。 就在她已经尝到了血腥的滋味时。 她的额头,忽有什么亮了亮。 一股柔和的天地之力,犹如甘霖般,让洪明月已经频临干枯的身子,又恢复了一丝丝的气力。 “这是?” 洪明月原本已经毫无光彩的眼眸,一下子又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