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5章 女人心 - 神医弃女

第2225章 女人心

兰楚楚这会儿连死的心都有了。 本以为解决了个兰苍,就万事大吉了,哪知道须乐方仙比兰苍更难解决。 此人狡猾的很,他虽好女色,可谨慎的很,一手炼毒控毒的本事很是了的。 兰苍说起来也是一位主神,可是须乐就愣是有本事神不知怪不觉将其弄死了。 还有那洪明月,兰楚楚暗中派人刺杀了几回,都没死,须乐派人出去没多久,洪明月就死了。 而且须乐仗着有须弥方仙撑腰,胆大妄为,他臭名昭著,真是将他惹急了,他什么都敢做。 兰楚楚遇上须乐,也算是乌龟对王八,棋逢对手了。 “神妃娘娘放心,我就是想找点乐子。看在小皇子满月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你不能与我翻云覆雨,那就替我解决下,待会儿我就出去。” 须乐方仙对兰楚楚还在热头上,他玩弄过的女人不少,但是身份尊贵如兰楚楚的还真没有,加之兰楚楚的体质被那“相思欲”改造过,看上去是个贞洁烈女,实则在床榻上就判若两人,须乐方仙就好这口。 须乐方仙说罢,就盯着兰楚楚那张樱桃小口,一脸的邪笑。 兰楚楚咬了咬牙,只能是纡尊降贵,俯下身来。 房中,一阵暧昧的声音。 一刻钟之后,须乐方仙整了整衣衫,放开了兰楚楚。 兰楚楚发鬓微乱,脸上一片暧昧的红光,她狠狠瞪了眼须乐方仙。 “还不快滚。” “我这就离开,我们酒宴上再见。” 须乐方仙一脸的靥足,正准备离开,忽的他眉头跳了跳,精神力朝着房中的某个角落扫去。 “什么人?” 须乐方仙的精神力一动,化为了一股绳索,猛地从窗外抓着了一个人,丢了进来。 “喃思!你怎么会在这?” 兰楚楚看到自己的女儿奚喃思,一脸惊恐摔倒在地。 “神妃娘娘,你认识她?” 须乐方仙看清了来人是个两三岁的小女娃,稍松了口气。 他虽然肆意妄为惯了,可若是真的被奚九夜发现了自己和兰楚楚的事,他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她是我女儿。” 兰楚楚神情复杂,她一把拎起了奚喃思。 “我问你,你在外面呆了多久了?你鬼鬼祟祟,躲那干什么?你是不是全都听到了看到了?” 奚喃思吓得两眼呆滞,她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惊慌之间,她藏在身后的东西落到了地上。 那是一朵艳红色的牡丹。 奚喃思虽然不爱言语,但是她一心想讨好娘亲兰楚楚,她看到神宫暖房里的牡丹开了,想着娘亲戴上了该有多好看。 所以她偷偷跑去采了一朵,想要给娘亲一个惊喜。 可是她没想到,娘亲的房中竟有客人。 她本想将牡丹偷偷放在窗台上,哪知就看到了娘亲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床榻上。 娘亲俯身,上身的衣服被扒开了。 那男人一脸的陶醉,手胡乱在娘亲的身上摸着。 娘亲发出了很古怪的声音,那一幕,深深烙在了奚喃思的眼中。 她只是个孩童,可是她也听奶娘说过,只有最亲近的人才可以一起躺在床榻上。 娘亲怎么会和父神之外的其他人,在床榻上? 奚喃思的神情,刺痛了兰楚楚的双眼。 “你果然都看到了?你个小杂种!我告诉你,今日的事,你绝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你父神!” 兰楚楚双眼几欲喷火。 她本就不喜欢奚喃思,今日这小鬼又撞见了自己的丑事。 “神妃娘娘算了吧,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就算看到了,她也未必懂得。” 须乐方仙安抚道。 “闭嘴,这小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告诉你,你若是告诉了你父神,非但是我,你也得死。你以为你真是什么血统高贵的北境小公主?你根本不是你父神的骨血,你不过是我和其他男人生的野种而已,你要是敢把今日的事说出去一个字,你的下场比我还要惨上千百倍。” 兰楚楚的话,让奚喃思的眼一下子睁大了。 她年纪是小,可是有些话是听得懂的。 她不是父神的骨肉,她是野种? 难怪父神不喜欢她,他很少抱她,他和母妃都只喜欢小弟弟。 奚喃思的眼里,泪水滑落,她捂住了嘴,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哭声。 “母……妃” “闭嘴,不要叫我。你也配叫我母妃?” 兰楚楚怨毒地瞪了奚喃思一眼。 兰楚楚在心中咒骂着,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生出来的两个骨肉,一个是怪物,一个是个扫把星。 难道说是当年害死了夜凌月,那女人阴魂不散,暗中作祟? 不过再是作祟也没用。 只要她在和须乐方仙来往几次,解了毒,她以后就再无后顾之忧,可以替九夜哥哥生孩子了。 她和九夜哥哥的孩子,一定会是神界最优秀的皇子,届时,她再收拾了洪明月的那个孽种。 兰楚楚看了看须乐方仙。 “绝不能让我们的事传出去,你那有没有聋哑药?” 须乐方仙吓了一跳。 “神妃娘娘,你不会是要毒聋毒哑她吧?她可是你亲女儿?” “就是因为她是我亲女儿,我才只是毒聋毒哑她而已。这世上,只有死人最安全。” 兰楚楚冷笑道。 她按住了不断挣扎的奚喃思,让须乐方仙快点动手。 须乐方仙看着近乎疯狂的兰楚楚,心底升起了一阵寒意。 当真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啊。 只是他这会儿还贪恋着兰楚楚的肉体,奚喃思的存在,很可能会妨碍两人偷*情。 想到了一时之乐,须乐方仙就取出了毒药,强行灌进了奚喃思的嘴里。 奚喃思四肢抖了抖,眼中只剩了绝望,慢慢地,她的嘴里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了,毒药开始发作,她昏死了过去。 “时候不早了,你快点离开,可别被人发现了。” 须乐方仙当即离开了。 兰楚楚将奚喃思丢到了一旁,再整理了下衣容,确定了毫无纰漏后,才将小皇子奚星落抱了过来,仪态万千前去参加宴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