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3章 女婿与岳丈 - 神医弃女

第2233章 女婿与岳丈

夜北溟倒是有几分好奇,接过了储物袋一看,这一看,饶是夜北溟也微微一怔。 口袋里的,竟是五十枚神印。 这些可不是普通的神印,而是训练有素的神兵神印,而且每一枚都是下位神级别的存在。 这些神印,是帝莘当初从幽冥鬼王处得来的。 幽冥鬼王的本意,是送给帝莘和叶凌月各五十枚神印,将来两人在神界巩固了地位后,可以挑选人界一些合适的人选前往神界,培植为亲信。 帝莘上一次,遇到了叶凌月后,将其中的五十枚给了叶凌月。 叶凌月的意思,是待到她成为主神后,再想法子利用这些神印。 至于帝莘的五十枚,帝莘也已经考虑过,他多年来,都是独自一人,人界和妖界的亲朋,也未必乐意到神界来,他的五十枚神印也没什么用处。 索性就借花献佛,送给了未来岳丈夜北溟。 夜北溟成神之后,手下免不得也有一些神兵。 但他毕竟是人界出身,也不像是其他神尊那样,有神界老牌家族和部落做依托,所以他手下,神民的数量远多于神兵神将的数量。 和自己凝聚神印不同,身为神尊是可以赏赐神印的,而且赏赐神印成神的主神,对主人必定会忠心不二。 夜北溟有了这五十枚神印后,就意味着他将会拥有完全听他操控的五十名死士,其价值之高,夜北溟自然是很清楚的。 “这五十枚神印,乃是幽冥鬼王所赐,小婿就姑且借花献佛一次。” 帝莘坦然告之。 “你见过幽冥,倒是难得,那小气鬼倒是大方了一次。” 夜北溟倒也么有推辞,如今的他,很需要一批忠诚之士。 倒是帝莘能得到幽冥鬼王的赏识这一点,让夜北溟很有些意外。 很少有人知道,幽冥鬼王虽然如今是夜北溟的便宜继父,可事实上,在夜北溟还在人界时,两人还曾动过手,险些成为死敌。 幽冥鬼王鬼力了得,脾气阴晴不定,除了夜北溟的娘亲之外,没有人能压制得了他。 能得到幽冥鬼王的见面礼,可想而知,幽冥鬼王对帝莘很是赞赏。 “不过,就算是你得到了幽冥鬼王和小野猫的承认,我还是不会承认你的身份。除非……” 夜北溟卖了个关子。 “除非什么?” 帝莘急切道。 帝莘不远千里,来到神界,除了要帮助叶凌月摆脱生死符的束缚外,另一层用意,就是为了能得到洗妇儿家人的首肯,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夜北溟夫妇。 云笙已经承认了他这个准女婿,可夜北溟显然对他还有些敌意。 似乎,夜家的所有男人都看帝莘不顺眼,那心情就像是精心栽培了多年的名花,一不留神被一个叫做“女婿”的偷花贼给偷走了。 “除非有一日,躺在陵墓里的是奚九夜夫妇那对狗男女。” 夜北溟说罢,目光落到了陵墓上。 夜北溟对奚九夜的仇恨,并没有因为女儿叶凌月的重生有半点变化。 他这些年一直在后悔,他当初就应该赶尽杀绝。 若是他当年没有一时心软,坐视奚三千的儿子和部下逃走,那么月儿就不会经历那么多磨难。 他们夫妇也不会和女儿分隔那么多年。 他要让月儿所受的一切磨难,全都一一报应在奚九夜夫妇身上。 “这一点,岳丈大人尽管放心,只要我帝莘活着一天,终有一日,会手刃了奚九夜和一切对不起月儿的人。” 帝莘沉声说道。 洗妇儿若是愿意,她可以自己动手,她若是觉得脏了自己的手,大可以他来动手。 “话别说得太满,你的实力还不足以和奚九夜匹敌。就连我都不得不承认,他的天赋即便是在神界,也是万年难得一见。” 尽管不情愿,可夜北溟对于奚九夜的评价,却是中肯的很。 当年,奚三千拼死送了他的儿子逃生。 当时夜北溟是有机会追上奚九夜的,可在察觉到那孩子的天赋之后,他竟生了恻隐之心。 也就是他生平唯一一次的恻隐之心,却造成了弥天大错。 奚九夜获得天赐神体北极星辰体,如今的他,的确有资格和自己一较高下。 “还请岳丈大人指点。” 帝莘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 到了神界后,他加紧修炼,其刻苦程度,数倍于在人界时,可即便是如此,收效依旧甚微。 神界,是无数天才云集之地,光是军团里,就有像是夜凌日那样的天才,更不用说,在神界的其他地方,还有多少的天赋异禀之人。 帝莘想打听天赐神体的消息,可惜一直不得其法。 “我听闻,在阳泉古道一带,近日有一神秘藏宝图出世。那藏宝图可能藏有天赐神体的线索。” 夜北溟略一沉吟,还是告诉了帝莘这个消息。 帝莘一听,如获至宝,忙拱手称谢。 “你不用谢得太早,阳泉古道乃是古神战场的一部分,那里凶险异常,秋冬春三季季冰封万里,只有盛夏之际,才能进入。传说还有上古魔神出没,魔神诅咒而是可怕,是连四大神帝都不愿意管辖的特殊区域。而且这个消息除了你知道之外,阿日也知情。我想,应该也有其他相应级别的神界人士知道,那一份藏宝图的争夺,势必很激烈。” 夜北溟能知道这个消息,也是因为夜凌日的缘故。 想找奚九夜报仇的,可不仅仅是帝莘一个人。 夜凌日这些年来,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才第一次打听到了天赐神体的消息。 他准备在冬季过后,明年夏季,就进入阳泉古道。 夜北溟之所以告诉帝莘,也不全是为了帮助他,一部分的原因,是想让帝莘和夜凌日一起前往,两人同去,彼此也有个照应。 “无论如何,岳丈大人的恩情小婿铭记在心。小婿还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告辞了。” 帝莘神识一动,感觉到孙庆的气息正在朝着陵墓一带不断靠近。 他冲着夜北溟行了一礼,身影就隐没在了陨神崖的乱石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