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6章 一石二鸟之计 - 神医弃女

第2256章 一石二鸟之计

才是新生就能让险些突破高级符师的贝辛受挫,这也太逆天了吧。 那要是那名新生成长起来,岂不是整个裸心谷都要被她踩在脚下了? 不过贝辛的话,大管事并未全信。 毕竟半年多前,四大神院和两大圣地的招募时,大管事为了和西谷抢占生源,可是亲自前往了神启广场招生的。 基本其他几大神院的招生情况,他也是清楚得很。 风神院和冰神院今年的确都招收到了不错的尖子生,火神院的新生中规中矩,至于长生神院,因为长生神帝年纪老迈,这些年都是日薄西山,招募的新生质量一年不如一年,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 所以大管事相信,除非长生神院此后又进行了特殊招募,否则绝不可能有如此惊才艳绝的新生出现。 大管事压根没想到,叶凌月早前还差点成为了裸心谷的学员。 而亲自拒绝了曾小雨的,正是大管事本人和另一位招募导师。 “四品神印的新生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能耐。等等,你说她能炼制回春箓,她是关鸠那老家伙的传人?” 直到大管事听贝辛说起,叶凌月是关鸠的传人,大管事才隐隐有些相信。 “应该没错。那女人治疗外伤的本领不错,而且为人极其狡猾,如果不是着了她的道,这一次,我早就找回神器了。” 贝辛一想起叶凌月那张人畜无害的脸,想起自己被她整的狼狈不堪,就一阵咬牙切齿。 “那就难怪了。神印是不可能出错的,关鸠的这个传人,聪明的很,不过入学才半年,实力不可能太强。她更不可能破坏了寻宝司南,如果没猜错的话,她背后有人相助。关鸠那老家伙,素来是个护短的,半只脚都踩进了棺材里,才收了这么一个传人,又怎么可能让她落单。” 大管事早前还怀疑,是那名新生在寻宝司南上动了手脚。 因为他试探过寻宝司南里,发现寻宝司南里的神力都已经消失了。 寻宝司南里的神力,可不是任何人都能补充的,除非谷主苏醒,否则这个寻宝司南是没法子修复的。 可是想来想去,一个连初级符师都不是的新生,是就没有这个本领,干扰谷主这样的高级符师巅峰的存在的神力的。 如此一来,只有一个解释,也就是关鸠一直跟随在叶凌月的身旁,暗中帮助她。 关鸠也是高级符师,在贝辛等人面前,神不知鬼不觉得隐匿身形,到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样才能说得通,叶凌月凭借着一人之力,破坏了他们的符剑阵,又损毁了寻宝司南。 “好在寻宝司南没有被抢走,以关鸠那假清高的脾气,倒是做不出盗取裸心谷秘宝的事来。” 大管事沉吟道。 “师父,就算是关鸠出的手,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贝辛恼火着。 “急什么,你小子就是老是沉不住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大管事不以为然着。 “导师,您的意思是?” 贝辛又生出了希望来。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名女学员应该还不是中级符师吧,别忘了,在神界要想成为中级符师,就必须通过符箓分院和裸心谷的共同考核,否则就没法子毕业。” 大管事说道。 初级符师的考核,只需要在符箓分院或者裸心谷任何一方通过考核即可。 中级符师的考核就不同了,需要由符箓分院和裸心谷一致承认,才能通过。 而且每次考核官的数量都只有三人。 而且为了保持公平性,如果是符箓分院的学员,那三名考核官中,有一人是符箓分院的高级符师,另外两名就必须是裸心谷的考核官,反之亦然。 裸心谷的大管事就是考核官之一,裸心谷另外一名考核官就是谷主夫人。 如果叶凌月要成为中级符师,势必就要过了裸心谷这一关。 她不通过考核,就一辈子都当不成中级符师。 在神界的符师中,没有成为中级符师,就不能毕业,更不能获得进入军团和神帝座下的推荐资格。 对于符师的成长而言,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早前黄腾也是考略到这一点,才会让叶凌月将寻宝司南物归原主。 “可是导师,你怎么知道谷主夫人就一定不会让她通过?” 贝辛还有些不放心。 “我已经将寻宝司南损坏的事,上报给了谷主夫人,还告诉了那女人,寻宝司南是被长生神院的人给搞坏的。当年谷主也只是炼制了三个。损毁了一个,谷主夫人免不得要大发雷霆,别说是罪魁祸首的叶凌月,就算是长生神院的其他符师,也免不得要受牵连。” 大管事冷笑道。 谷主夫人若是刁难长生神院的人,引来了长生神院的不满,他刚好可以趁着这次机会,以谷主夫人论事不公为由,将其拉下马。 既能替贝辛报仇,又能铲除谷主夫人这枚眼中钉,如此一石双鸟的计划,让大管事越想越是满意。 他甚至觉得,这样一来,损失个寻宝司南也不是什么大事了。 “原来如此,导师这一招还真是兵不血刃,只不过,那叶凌月如今连初级符师都还不是,想要成为中级符师,只怕还需要好几年的时间。那我岂不是要等好久才能报仇?” 贝辛一想到要等那么久才能报仇,还有些抱怨。 “贝辛,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可小看任何一个敌人。万一她又是另外一个夜凌光呢?” 大管事摇了摇头,对于贝辛掉以轻心的态度很是不以为然。 那叶凌月如今虽然不算什么,可能被关鸠看中,总归是有她的优势的。 “那怎么可能,夜凌光可是八荒神尊和医佛的儿子,所以才天赋异禀,那个叫做叶凌月的,不过是个人族神启者。” 贝辛满脸的不屑。 大管事想了想,也觉得贝辛说的有道理。 “对了,导师我不在的这阵子,夜凌光那小子有没有什么新动静?” 贝辛关心起了自己最大的死对头夜凌月的近况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