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2章 因是故人 - 神医弃女

第2292章 因是故人

一般而言,属性相悖的神器和神力一旦碰触到一起,都会排斥,从而使得效用大打折扣。 可叶凌月的天地之力就不会有这个问题,它可以随意在任何一种神器或者神宝里转换。 不过是一会儿工夫,火之鼎片上就弥漫着火之神力。 她运了天地之力在火之鼎片上后,轻轻叩在了风暝种。 风暝钟发出了一阵悦耳的声音来。 叶凌月再是将神力融入了余下的四块鼎片上,再是轻轻一叩。 叮叮当当当—— 风谷神帝见叶凌月先后敲出了五个音律时,面上已经有了赞赏之色。 此子虽然没有五行之力,但知道化自己的短处为长处。 没有属性的神力,融入了五行之鼎片后,就变成了有属性的神力。 风谷神帝可以断定,“兰天佑”在进入内堂之前,对今日的考核毫不知情,“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到了用五行鼎片制造五行神力,叩响风暝钟,光是冲着这份临危不乱的机智,就已经足以担任兰府未来的新家主了。 要知道,风谷神帝要的轩风城的新城守,就要要擅长于各大军团打交道。 “兰天佑”很符合这一点。 风谷神帝心底已经有了决定,就让“兰天佑”当这个家主。 “神帝陛下,五音已全,不如?” 奚九夜眼底也是暗带激赏之色。 尽管早就见识过叶凌月的手段,但是不得不承认,她这一次,依旧成功让奚九夜震惊了一次。 只是奚九夜没想到的是,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 就在奚九夜打算叫停“兰天佑,”宣布结果时,风谷神帝却是一抬手,示意他不要出声。 原来,叶凌月在利用五行鼎片敲打出五个音之后,并没有立刻停手。 只见她指间不断有神力迸射而出,她轻轻叩动着鼎片,在风暝钟的不同部位,逐一叩响着。 清脆悦耳的声音先是有些突兀,可是到了后来,声音慢慢整齐了起来。 先是犹如涓涓细流,又是如奔流大江,再是蓬勃海水一浪连着一浪。 内堂之内,一阵乐曲绵绵不绝。 风谷神帝身躯一震,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 而奚九夜也是一愣。 一旁的兰楚楚,更是粉脸发白,惊诧不已。 她的眼珠子,盯着风暝钟。 风暝钟在五行神力的催动下,钟声不绝,不仅如此,钟体上也发生了变化。 “动……动了!” 兰楚楚目瞪口呆着,凝视着风暝钟上的几名绝色神女。 原本静止不动的神女,在叶凌月的鼎片敲击下,音律如水,竟是翩然起舞。 那些神女,似也被乐曲所动,水袖轻舞,腰肢若柳,款款舞动了起来。 只见她们或是踮起脚尖,或是飞天而起,舞姿美不胜收。 “兰天佑”非但敲打出了不同的声音,还让风暝上的神女翩然起舞,这证明,“他”的乐曲已经让神女都闻声起舞。 要知道,风暝成钟以来,上面的神女起舞的次数屈指可数,有限的几次,还都是风谷神帝宴请其他几位神帝时,亲自击乐,才引来了神女奇舞。 在场的都是神帝级别以下的人物,又何曾见过如此好看的舞,听过如此动人的乐声,一时之间,如痴如醉,所有人都忘了,这是一场竞争惨烈的考核,早前还有人为此丧了命。 兰楚楚咬了咬唇,“兰天佑”奏出了此曲,兰府的家主之位已经是非他莫属。 父神也一定会因此,对他另眼相看,兰楚楚想要偷偷找人解决了此人的想法也不得不中断。 否则事后,父神一定会对此心有芥蒂。 兰楚楚看在场所有人的焦点都在了“兰天佑”身上,心里很不是滋味。 再 兰楚楚自认是天之娇女,成为北境神妃后,到哪里都是焦点,可今日,风头却被一个微不足道的园丁之子给抢走了。 加之兰明的尸体还在一旁,他的眼皮始终没合上,盯着兰楚所在的方向,这让兰楚楚很是不舒服。 她想要先行离开,正欲开口说身体不适,哪知一眼就看到了身旁的奚九夜。 她奚九夜专注地凝视着前方,就连她轻唤了几声,都是浑然不觉。 兰楚楚的心里愈发不适滋味,九夜哥哥对一个男人竟也会如此关注。 奚九夜的心中,简直就是震撼。 叶凌月奏得那一曲,到底是什么,他并不清楚。 可那乐曲之美,饶是平日一直不好乐曲,将其视为奢靡之音的奚九夜都心生涟漪。 叶凌月懂得音律。 他对叶凌月的认识实在是太少了。 其实不仅仅是奚九夜,就连叶凌月自己都是方才才想起来自己懂得钟鼓之乐。 说起钟鼓之乐,还得从叶凌月的娘亲云笙说起。 云笙曾经有一名好友,名为东皇灵儿。 东皇灵儿乃是东皇皇朝的女皇,她与她的王夫曾经谱写过一段极其缠绵的痴恋传奇。 东皇灵儿的拥有神器之一的东皇钟,那东皇钟除了能做神器护体之外,还是人界音色最美的乐器。 东皇灵儿出身皇族,从小就学习音律,最擅长的也是钟鼓之乐。 但是听过东皇灵儿奏乐的人却少之又少。 而夜凌月却是有幸听到东皇灵儿钟乐的极少数幸运儿只有。 在夜凌月很小的时候,她和娘亲父亲曾经居住在人界,每年的逢年过节,娘亲和父亲都会带着她前去东皇的皇都。 夜凌月犹记得第一次看到东皇女皇时的情景。 她本以为,娘亲的好友必定也和啵啵姨那样年轻貌美,可是一见到东皇灵儿时,却发现东皇灵儿人届中年。 她的头发早已不再乌黑,白净的皮肤上也有了折子,但是唯独一双眼,饱含睿智。 她的王夫,和她一般模样。 但是两人站在一起,却让小小年纪的夜凌月极其深刻。 两人并非像是云笙夜北溟那样,如同日月一般耀眼的人物,可从他们的身上,小凌月却感受到了一种温暖。 那种温暖,犹如萤火虫的微光,虽然不灼目,却带给人一种温暖,它叫做执子子手,与子同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