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3章 奸情被发现 - 神医弃女

第2293章 奸情被发现

第1622章 在这世上,有这样的恋人,生不能同年,但求死能同日。 东皇灵儿和王夫,就是这样的存在。 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比世上很多白头偕老的夫妇短得多。 但却丝毫不影响两人的爱情,他们相濡以沫,直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两人的手都是紧紧握在一起的。 小凌月也听娘亲说过,东皇女皇和她的王夫原本都是和他们一样,风华正茂,但是因为某个浩劫,女皇献出了一半的阳寿和容貌,来换取王夫的半世相伴。 那时候的小凌月还小,并不知道爱情为何会有那么大的魔力,让一个女人甘愿付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不过小凌月很喜欢东皇女皇和她的王夫,她还记得,在她成年后没多久,偶然得知东皇女皇和王夫一起离世,曾经唏嘘了很久。 印象中,他们都是极好的人,身为皇族,却没有一点上位者的嚣张跋扈。 为了迎接好友一家,每次,东皇灵儿都会和她的王夫钟鼓和鸣,共奏了一曲。 夜凌月记忆力好,加之那乐曲又着实太美了些,听了几次后,就记了下来。 夜凌月当时也是好奇的性子,还曾缠着东皇灵儿指点过几次,学会了基本的钟鼓奏乐的门道。 她也没想到,自己多年之后,会奏出东皇灵儿当年夫妻和鸣的这一曲。 这一曲,几近缠绵,阐述了东皇灵儿和其王夫的情感,虽是没有任何言语上的表达,却胜过千言万语。 加之叶凌月新生之后,遇到了帝莘,她俩也几经周折,经历过了生死磨难,对于东皇灵儿和王夫的那份感情,有了另外一番见地,感同身受,弹奏起来,更是水到渠成。 连风谷神帝这样的风流浪荡子都听得不免眼眶有些发热。 乐声厄然而止,不等叶凌月发话,风谷神帝就不禁抚掌称赞。 “好,很好,朕已经多年未曾听风暝钟奏出如此绝妙的乐曲来。你叫兰天佑是吧,朕现在就宣布,你就是兰府新的家主。” 哪谷神帝一脸的欢喜,选不了这个结果。 话音才落,内堂的门口冲入了一个人,让原本还沉浸在乐曲中的人们,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我才是兰府的家主,我才是,谁都不能跟我抢!” 只见一个疯疯癫癫的,穿着破烂的衣裳女子冲了进来。 来人正是早前被奚九夜赶出了兰府的兰玉芝。 兰玉芝被奚九夜废了神力,赶出了兰府。 她一时精神崩溃,就成了这副疯疯癫癫的模样。 不过是几日之间,她的样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头发上如乱草般,一身的细皮嫩肉也满是青紫,浑身散发着臭味,和街上的乞丐没设么两样。 “兰玉芝,你怎么进来了,来人,把她赶出去。” 奚九夜见了兰玉芝,脸拉长了几分,一挥手,就要命人将其赶出去。 “九夜神尊!” 兰玉芝听到了奚九夜的声音,眼底多了几分激动的神色。 也不知她哪来的蛮力,一把挣脱了那几名神兵,连滚带爬,就到了奚九夜的面前。 “神尊,你要相信我,你那神妃兰楚楚不是什么好人,她虐待幼子,还勾结了兰明。她不是好女人,她还勾引我爹爹,她就是个千人骑万人跨的贱货。” 兰玉芝的话,让一旁的兰楚楚浑身一颤。 尤其是听到了兰玉芝说她和兰苍有染,兰楚楚险些没吓坏。 “兰玉芝,你胡说些什么,你竟敢污蔑本宫,来人啊……” 兰楚楚正欲喊人,却被奚九夜制止了。 奚九夜眼底也有异色闪过,他一把拎起了兰玉芝将其丢到了一旁。 “兰玉芝,你不要命了,本尊已经警告过你一次,下次若是再敢污蔑兰儿……” 兰玉芝这么一摔,恰好就摔倒了一旁兰明的尸体旁。 兰玉芝看到了地上的兰明的尸体,像是被兰明满身的血吓到了,受到了刺激。 “我没撒谎,我说得都是真话,你们为什么都不信我。我有证据……” 兰玉芝在怀里摸索着,似要拿什么东西,一张画轴从她身上掉了下来。 画轴一落地,滚回到了奚九夜的脚下。 兰楚楚看到了那画轴的样式,心底一个激灵,像是意识到了下一刻可能发生的事,兰楚楚伸手就要去捡那画轴。 哪知奚九夜的速度更快,他拿起了画轴,打开一看,那画像却是…… 画像上,是一张艳女图。 那女子赤身裸*体,浑身不着一缕。 女子显然正沉迷于男女之事,她墨发凌乱,嘴边有米青色的粘液,胸口满是暧昧的红痕,双腿大张,一副****不堪的模样。 轰—— 而看清女子的容貌后,奚九夜的瞳孔骤地一缩,身躯止不住颤抖了起来。 身旁的兰楚楚再一看他手中的画,只觉得五雷轰顶,人已经懵了。 兰玉芝身上掉下来的那幅画,竟是兰楚楚的春*宫画之一,而且那画像比兰明收藏的任何一幅都要露骨。 正是奚九夜不在神宫时,兰楚楚和兰苍私通,生下奚喃思的那一段荒唐日子,也是兰楚楚一辈子都不想奚九夜知道的日子。 “兰玉芝污蔑神妃,罪大当诛,把这疯女人拖出去,乱棍打死。” 奚九夜一字一句地说道,话是对兰玉芝说的,可他的眼却盯着兰楚楚。 那目光,让兰楚楚浑身僵硬,犹如被人凌迟般难受的要死,九夜哥哥从未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看过她。 兰楚楚面色惨白,想要开口解释,却发现自己的喉头像是堵了什么东西,一个字也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风谷神帝还未看清那画像,但是夫妇俩面色突变,风谷神帝就已经意料到有些不对劲了。 “今日的事,就此告一段落。家主之位,确定有兰天佑继承。闲杂人等,全都退出去。内堂发生的一切事,谁都不许传出去,否则若是让朕听到了什么风吹草动,朕绝不会轻饶。” 风谷神帝是当机立断,命在内堂的人全都退出去。 众人诺了一声,叶凌月随着人群退出时,就见兰楚楚的身子颤抖的犹如秋风扫落叶般,而奚九夜却是冷着脸,一语不发。

上一篇   第2292章 因是故人

下一篇   第2294章 将错就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