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5章 不懂得爱 - 神医弃女

第2295章 不懂得爱

“父神,我……” 风谷神帝苦口婆心,劝解了半晌,兰楚楚这才松了口,只是她也不知道,父神到底有什么法子,可以让奚九夜相信这一次的画只是误会。 叶凌月和夏娘等人出了灵堂。 程岳和小怪物忙走上前去。 “怎么样,成了没?” “一切还算顺利,只等天佑复原,他就可以继承兰府的家主之位了。” 叶凌月笑了笑。 “可我们刚才听到里头闹哄哄的,兰玉芝都跑进去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程岳和小怪物都是一脸的好奇。 两人的身份是没法子进入内堂的,但是或多或少也是听到了一些风声。 方才,他们还看到了兰明和兰玉芝兄妹俩的尸体被抬了出来。 小怪物吓了一跳,好几次都想冲进去,亏了程岳死命拦住了。 “兰玉芝突然闯进去,又哭又闹,又说北境神妃和兰苍……哎,那孩子也是可怜,被活活打死了。” 夏娘想起了早前的事也是一阵后怕。 “可怜之人比有可恨之处,她若非是那么贪心,也不会落了这么个下场。” 叶凌月不置可否。 叶凌月的话音才落,就见奚九夜从灵堂里如同一阵旋风般,快步走了出来。 他沉着脸,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叶凌月的话,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走到了叶凌月的身旁时,他一把将叶凌月扯了过来,手劲之大,险些没把叶凌月的手扯断。 “九夜神尊,你这是做什么?” 叶凌月故作镇定,身旁小怪物和程岳也是一脸的戒备。 “我要做什么?我倒是要问问,你作了什么好事?” 奚九夜瞪着叶凌月。 眼底的怒浪滚滚,他就知道,这女人处心积虑混进来,绝不会有什么好事。 今日发生的一连串的事,看似都是意外,可是奚九夜何等聪明。 盛怒过后,他立刻分析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来。 兰明已死,兰天佑本来已经确定了家主之位,可这时候兰玉芝却闯了进来。 兰玉芝手上的画是哪里来的? 她又是怎么进入兰府的,这些事,他相信眼前的女人很清楚。 叶凌月不甘示弱,回瞪着奚九夜。 她的确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世上,恐怕没人比她更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兰玉芝身上的画,没错,是叶凌月偷偷给的。 兰玉芝被赶出了兰府后,叶凌月就长了个心眼。 她暗中跟踪过兰玉芝几次,发现兰玉芝对兰楚楚恨之入骨,见人就说兰楚楚的坏话。 对于一个恨透了兰楚楚,又野心勃勃的疯子而言,煽风点火再容易不过。 叶凌月只是好心给了她一点吃的,再将那幅画给了兰玉芝,兰玉芝就如获至宝,前去兰府闹事。 当然,兰玉芝能进入兰府,叶凌月暗中也花了不少的钱。 不过,叶凌月的计划还是棋差一招。 她原本是想当着所有人的面撕下兰楚楚的美人皮,让兰楚楚声名狼藉。 只可惜,风谷神帝和奚九夜都比她想象的要更沉得住气。 不过相信今日之后,兰楚楚的好日子也是到头了。 更何况,还能看到奚九夜气得爆炸的模样,叶凌月也觉得值回票价了。 不说其他,光是一幅画,就足以让奚九夜和兰楚楚之间生出嫌隙来了,还有风谷神帝和奚九夜见的翁婿之情,只怕也已经有了阴影。 “苍蝇不叮没缝的蛋,神尊大人认为我做了什么,我就做了什么。” 叶凌月淡淡回了一句。 “你!” 奚九夜没想到,叶凌月居然会直接承认了。 他怒到了极致,一把拎着叶凌月,也不顾她反抗,跨步就哟啊走。 “放下她。” 小怪物一步向前,哪知眼前一花,肩膀一震,人一下子飞出了十几尺。 奚九夜已经掠了叶凌月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句话。 “不想死的,就别跟上。” “混账!” 小怪物怒极,一拳打在了地上,拳上顿时血肉模糊。 兰府门口,众神兵只见奚九夜拉着“兰天佑”的手,飞奔而出,都是一脸的古怪。 “你放开我!” 叶凌月奋力挣了挣,才发现手腕被奚九夜死死抓住。 她眉头一皱,指间一缕黑色的鼎息正中奚九夜的虎口。 奚九夜只觉得手一麻,不由松开了手。 “叶凌月,你别仗着我喜……就一次次的放肆,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可以让兰天佑和他娘人头落地。” 奚九夜瞪了眼叶凌月。 兰楚楚的背叛,让奚九夜心底一阵天翻地覆。 尽管早前也一度怀疑过,可奚九夜还是无法相信兰儿竟会和兰苍搞在一起。 可事实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 “做错事的是兰楚楚,要发火你找错对象了。” 叶凌月看了眼手腕,上面有一层红痕。 “你早就知道兰儿和兰苍的关系?你却一直不肯揭发他们,今日在这么多人面前令我难看,难道是因为你心仪我,想要引来我的注意?” 奚九夜原本一肚子的火气,可是再一回想,女人总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叶凌月处处与她针锋相对,难道只是她表达喜欢的一种方式,他的心情不禁又好了些。 奚九夜神一般的逻辑,让叶凌月不禁翻了个白眼。 “九夜神尊,你什么眼神能看出我喜欢你了。我喜欢的人,从不会伤害我,更不会怀疑我,在别人刁难我时,他会第一个站出来保护我,而你呢?” 叶凌月嗤笑。 当年,她是怎么看上奚九夜的? 如今看来,这男人自大自恋,却唯独不懂得什么是爱。 “你在说帝莘?他为你做的一切,我也可以为你做。” 奚九夜蹙紧眉头,他不喜欢叶凌月用这种口吻与他说话。 “你做不到,当年做不到,现在也做不到。” 叶凌月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他竟一点都没意识到她就是夜凌月? 当年? 奚九夜一怔,脑子里极快地闪过了什么。 为何他觉得,叶凌月的话语里对他满是怨恨,难道说,他曾经做过什么伤害她的事? 奚九夜努力回想着……

上一篇   第2294章 将错就错

下一篇   第2296章 谁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