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6章 谁是傻子 - 神医弃女

第2296章 谁是傻子

奚九夜回想着他和叶凌月遇到过的几次,实在想不到自己到底什么时候伤害过她? 这一回忆,奚九夜才发现,每一次,他都印象深刻。 从在天罡雷海的初相遇,再到人界的数次交锋,与她最初的几次相遇,都是让奚九夜回味无穷。 甚至有一次,两人还有了近乎亲密的接触。 奚九夜顿时想起了那一晚,篝火之下,女人愤怒至极的模样。 可她柔软的腰肢和粉嫩的唇,如今想来,却是让奚九夜魂牵梦萦。 奚九夜喉头不觉一动,目光落到了叶凌月的脸上,移到了她的唇上。 尽管乔装打扮过,可叶凌月的唇还是一如往常的诱人。 尤其是方才看到了兰楚楚那一幅火辣辣的图画后,奚九夜这般正常的男人,身子还是发生了一丝丝的变化的。 叶凌月近在咫尺,她的身上那股异常清新的药草香味,撩拔着奚九夜的神经。 这该死的女人! 奚九夜的眸暗了暗。 尽管早就知道叶凌月和帝莘是双修伴侣,她清白的身子只怕早就被帝莘给夺了去。 可奚九夜却依旧对她很是渴望。 这一点,连奚九夜自己都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奚九夜在情感上,是个有洁癖的人。 他喜欢的女人,无论身心都必须绝对忠诚于他。 所以当初洪明月虽然和他欢好过,但是奚九夜却嫌洪明月不是完璧之身,从未正视过她。 而在看到了兰楚楚的那幅画后,奚九夜的内心也多了一层抵触。 他心知他从今往后,是再难和兰楚楚亲热了。 可眼前的叶凌月却不同,哪怕她此时扮成男装,哪怕她早就有了伴侣,可奚九夜对她的渴望却丝毫不减。 那是一种本能的占有欲,奚九夜有把握,将其据为己有,从身心上让她绝对忠诚于自己。 望着叶凌月的唇,粉嫩犹如一块富含蜜*汁的糖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奚九夜下意识地向叶凌月靠近,浑然不知两人这会儿还站在大街上,过往的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们。 上一刻两人还犹如斗鸡一般,可下一刻,奚九夜的突然逼近,让叶凌月不觉心底一凛。 她抬起了手,哪知奚九夜这一次早就有了防备。 他一把按住了她不安分的两只手,将她一把拖进了巷道里。 双臂困住了她瘦削的肩膀,奚九夜俯下身,唇一点点靠近叶凌月。 不等奚九夜阴谋得逞,叶凌月就已经一下子没了影子。 “该死!” 奚九夜发现怀里的人儿不见了,扫视四周,却发现连叶凌月的气息都没有了。 那女人一定是用了什么特殊的身法或者是神宝……也罢,他总有机会像她证明自己比不起帝莘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奚九夜啐了一口,转身离开了巷道。 半个时辰后,奚九夜回到了兰府。 “九夜神尊,神帝陛下和神妃娘娘正在找您。” 兰府的一名神兵快步走了过来。 “知道了。” 奚九夜摆了摆手。 奚九夜回到了内堂时,兰楚楚还红着眼,一看到奚九夜,她下意识就要上前,可奚九夜冰冷的眼神,却让她望而却步。 奚九夜留意到,除了风谷神帝和兰楚楚之外,在场的还有另外一名女子。 而那名女子,从外貌到身形,竟和兰楚楚都有五六分相似,若不细看,还真有几分神似。 风谷神帝也是有些手段,也不知他的手下怎么在短时间内打听到,兰苍还在外面养了名年轻女子,那女子和兰楚楚很是相似。 风谷神帝就顺水推舟,将女子找了过来。 “九夜,这一切都只是误会而已。兰苍那混小子,画的女子,并非是楚楚,而是她。” 风谷神帝指了指那名女子。 “画上的女子是她?” 奚九夜扫了眼那女子。 “神尊大人,画上的女子的确就是贱妾。兰苍上神思慕神妃已久,奈何神妃一直不肯接受她,兰苍上神就掠了我过来,每日与我……行那事之后,就逼迫奴婢摆出各种姿势,奴婢……” 说着,那女子哭了起来。 “九夜哥哥,我怎么可能和兰苍有关系,我心中一直只有你一个人,从我小时候救你回来时,我就喜欢你,这些年,我从未变心过。” 兰楚楚走到了奚九夜身旁,胆怯着拉着他的手。 奚九夜冷着脸,凝视着兰楚楚,足足半刻种后,他才叹了一声,握住了兰楚楚的手。 “兰儿,我错怪你了。” “夫妻俩哪有什么隔夜仇,这件事说来也都是兰苍造得孽,不过好在他已经死了。兰儿,你也该多体恤九夜一下,你如今有两个孩子要照顾,九夜的生活起居难免照看不周。依朕看,第六元帅的曾孙女儿是个明事理知冷暖的,不如就让她帮你一起照伺候九夜吧。” 风谷神帝趁势说道。 兰楚楚一脸的哀怨,看了眼奚九夜。 她希望,九夜哥哥像以前那样拒绝纳妃。 可是这一次,兰楚楚却是失望了,奚九夜负手站在那里,薄唇紧闭,什么话都没有说,显然是赞成了风谷神帝的建议。 兰楚楚的心,陡然一沉。 她意识到,她和奚九夜之间还是生出了隔阂。 九夜哥哥真的相信了父神的安排? 兰楚楚的心里,并不肯定。 “女儿全听父神安排。” 兰楚楚嘴里苦涩,只能是将满腹的酸意压了下去。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她原本想趁着这次丧礼,让九夜哥哥立她为后,可哪知道,却不得不接纳其他女人。 奚九夜听罢,眼底却是闪过了一道暗芒。 他藏在衣袖下的双手紧握成拳。 好一个风谷神帝,他和兰儿演得一手双簧戏。 他们真的把他当成了傻子,以为可以随意蒙蔽? 兰楚楚是他的女人,也是他第一个个女人。 她身体的特征,难道他会不知道? 兰苍那幅画,污秽不堪,他只是瞟了一眼。 可即便只是一眼,以他自小惊人的记忆天赋,就已经看得一清二楚。 画像上的女人,私密处有一颗黑痣,和兰楚楚长在同一个位置,除了兰楚楚再无旁人。

上一篇   第2295章 不懂得爱

下一篇   第2297章 新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