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3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神医弃女

第2333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上古的过去了太多年,想要深究,显然是不可能了。 至于秦小川的下落,一时之间也无法追踪。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秦小川若是想要离开神界,或者是带着魔神军团卷土重来,就必须通过太虚神墓下的撤离口,也就是天魔井。 而且帝莘怀疑,紫堂宿也是知道上古神魔的事迹的,所以他才会在撤离口处,留下封印,为的就是防止上古魔神再度出现。 帝莘合上了古籍,思绪万千。 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云雾缭绕,机敏如他,也觉得云里雾里。 “三年……” 紫堂宿的那番话,再度回荡在帝莘的脑中。 三年后到底会发生什么,紫堂宿又是否是预见了什么,太多的疑问盘踞在帝莘的心底,只可惜紫堂宿早已昏睡,一切都是不得而知。 不过帝莘从来不是认命之人,他绝不会坐等答案。 事已至此,如今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找寻秦小川的下落,在这三年时间里尽可能地提升实力了。 获取天赐神体,势在必得。 既然当初五大原始神尊联手,能够击退魔神军团,那神界就一定还有希望击退天外异魔的进攻。 帝莘写了一封信给叶凌月,将自己调查到的事,详细地告诉了她。 长生神院的院门口,裸心谷的一行人在长生神院逗留了十余天后,准备返程。 叶凌月前去送夜凌光,从陨神崖回来后,夜凌光就有些消沉,这些日子一直闷闷不乐,秦小川迄今没有消息,他就如石沉大海般,杳无音讯。 “这次中级符师考核总算是圆满完成了,下次考核,裸心谷再见,也希望下次时,老院长已经回来了。” 龙氏和宫惜学长等人寒暄着。 “阿光,你也不用太在意,相信不久帝莘就会有四哥的消息了。” 叶凌月唯恐夜凌光鲁莽行事,细心叮嘱着。 夜凌光应了一声,他感受到了几道不善的目光。 “阿姐,我离开后,你一切也要小心。我已经让人调查那几个老家伙的底细,在查明事情的真相之前,你也要小心提防。” 夜凌光的神情凝重了几分。 大管事的多番暗算,尤其是得知叶凌月在初级符师时经历的符爆很可能和大管事有关后,夜凌光也被激怒了。 秦小川的事情了了之后,他留在裸心谷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 但是考虑到大管事师徒俩的所作所为,不狠狠报复下他们,夜凌光心中恶气难平。 这阵子,夜凌光也让人密切留意了下大管事和副院长,发现他们表面上没什么关联,可私底下却一直有联系,夜凌光对他们的关系产生了怀疑,决定好好调查一番。 副院长和大管事在不远处瞄着叶凌月和夜凌光,尤其是叶凌月,如果眼光能凌迟人的话,大管事已经用目光杀了叶凌月一千次了。 大管事的手上还包扎着厚厚的绷带,看到了叶凌月时,满脸的义愤。 叶凌月的“水火不容箓”炸掉了大管事两根手指头,事后大管事极力补救,想要购买血婴果再生断指,可到长生殿一问,别说没有血婴果,就连血婴果的线索都没有。 大管事又不是曾小雨那样的孩童,错过了再生治疗的最佳时间,那两根断指,这辈子是没法子接回去了。 尽管符师不像是武者,不需要那么频繁使用手,但是手指缺失,势必也会拖累大管事行符。 为此大管事气得七窍生烟,心底对叶凌月师徒俩更是恨之入骨。 大管事可不相信叶凌月有那么大的能耐,能炼制出那么多厉害的符箓。 什么水火不容箓,什么炎爆箓,这些全都不可能是一个初出茅庐的符师可以做到的。 很显然,关老在检查叶凌月炼制的符箓时,一定是暗中帮忙了,而且看样子,龙氏和符箓分院相处得很是和睦。 大管事有绝对理由相信,这一切都是龙氏和符箓分院勾结,暗算他的结果。 这次裸心谷西谷一脉,在中级符师考核中,因为刻意刁难,只通过了四成左右,加之大管事受了伤,双重打击之下,裸心谷势必要遭遇重创。 “那姓叶的,还真是幸运,符爆都炸不死她。” 一旁的副院长也是恼火的紧。 “这女人一定得铲除,否则以后必成心腹大患。” 大管事咬牙切齿道。 他安置在夜凌光的阵屋中的天蝠箓不知被何人破坏掉了,加之叶凌月和夜凌光这些日子的亲密,让大管事和副院长有绝对理由相信,叶凌月和夜家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只是那女人身后有符箓分院又有关鸠那老家伙庇护,真要动起手来,我们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副院长遗憾道。 叶凌月一次性通过了初级和中级符师考核,对符箓分院而言,就是重点培养对象。 明年年初参加完新生大赛和新人历练后,她势必会升入内院。 在此期间,符箓分院一定会密切保护她培养她,想要对她动手机会很渺茫。 大管事看了眼夜凌光,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比起叶凌月来,夜凌光更好收拾些,更何况,对方身份比那叶凌月更加高贵,铲除了夜凌光,对北境神尊夫妇也一定是个沉重的打击。” “四长老,你这话的意思是,难道你是想?” 副院长不由动容。 “我昨日,刚得了一封族长的信,族长在信中表明,时机已经成熟了。” 大管事意味深长道,族长在信中提到,大管事在裸心谷蛰伏了这么多年,眼下时机已经成熟,希望大管事能在他正式成为神帝之前,夺取裸心谷的实权。 裸心谷的符师一脉,对于奚九夜巩固帝位颇有好处。 为了帮助大管事夺权,奚九夜还暗中调配一些神兵给大管事,这些人已经在近日,潜伏入了裸心谷。 龙氏她们不回裸心谷还好,若是她们一回到裸心谷,那么等待她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大管事说罢,阴测测地笑了起来。

上一篇   第2332章 前尘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