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5章 借刀杀人(2400+) - 神医弃女

第2345章 借刀杀人(2400+)

两个时辰过去了,前一批进入西殿学员陆陆续续走了出来。 “也不知小雨和程岳怎么样了?” 叶凌月和小怪物议论着。 “就你那两个废物同伴,没被魂魄撕成碎片就很不错了。可不是任何时候,都有人可以保护她们的。” 于念之冷笑道。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送给你。于念之,若是让我知道你对小雨她们动了什么手脚,我双倍奉还。” 叶凌月刚说完,就见程岳从里面走了出来。 程岳的模样有些狼狈,他的衣服上有多处染血,很显然是经过了一番浴血奋战。 程岳一走出来,就恨恨瞪了眼于念之。 “于念之,你个卑鄙小人,我要向院方申诉,你的人一路都在妨碍我猎取魂魄。” “姓程的,你可别含血喷人,你哪只眼睛看到那是我的人了,分明是你技不如人,自己没用。” 于念之干笑了两声。 他和曾小雨分开之后,就遭遇了几波于念之的人的攻击。 相比之下,于念之认为曾小雨是个小孩子,没把她看在眼里,反倒是只派了一拨人对付她。 好在程岳近日的实力大增,九死一生,总算是逃过了追缉。 但是这样一来,也大大地影响了程岳的发挥。 他只捕获了四十多头兽魂,这个成绩,显然是不能进入前二十了。 “你!” 程岳盯着小怪物,恨不得冲上前去和他拼命。 “不得喧哗。” 副院长留意到了叶凌月等人这边的动静,喝住了几人。 “程岳,冷静点,不必和这种人较真。这个仇我早晚会帮你报回来。” 小怪物安慰着拍了拍程岳的肩膀。 程岳叹了一声,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以自己实力,想要进入前二十名很难,可他还是不甘心,他多么想和四轩他们一起并肩作战。 “小雨出来了。” 叶凌月一看到曾小雨出来,快步迎了上去。 “那小丫头居然没事?” 于念之看到曾小雨安然无恙,走了出来,震惊得很。 他虽然只是命了一拨人去对付曾小雨,可是考虑到曾小雨是初级符师,又是七品神印,所以对付曾小雨的那帮人,实力都不弱。 小雨出来后,就见几名学员从长生殿里抬了出来。 看到自己的同伙们缺胳膊断腿的,于念之的脸拉的老长。 再看看曾小雨,虽然中途遇到了些障碍,可是她在泰坦王猿的帮助下,一路获得了一百五十六个兽魂和植魂令牌. 这个成绩,在第一批出来学员中排名前五,这也意味着,曾小雨达到了黄级选手的级别。 “干得不错啊,小雨。” 叶凌月夸奖着曾小雨。 虽然她对曾小雨的实力很有信心,不过面对于念之的同伙的狙击,曾小雨还能取得这么傲人的成绩,还是让叶凌月很意外的。 “后一批的学员,进入长生殿。” 副院长一声令下,余下的几百名新生,一起涌入了西殿。 “我和你兵分两路,留意曾四轩的那帮人。” 叶凌月和小怪物在人群中,做了一个简单的眼神交汇,两人顺着人流一起进入了不同的拱门。 于念之自己选了一扇拱门,再发出了几声暗号,有好几拨人,又循着叶凌月和小怪物的背影追去。 于念之的同伙一路追踪,很快就发现了叶凌月的踪迹。 “姓叶的,乖乖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我们人多欺负人少。” 话音才落,这些人身上的神力,就毫无保留地释放而出,身形如风驰电掣般,一跃而上。 那几名外院的学员也听说过叶凌月的“恶名”,这女人早前可是连裸心谷的大管事都能暗算的人,对她可不能掉以轻心,早前于念之说过,对付她,就必须先下手为强,绝对不能让她有祭出符箓的机会。 只是叶凌月这一次,并没有打算使用符箓。 水火不容箓那样的符箓,虽然好用,可消耗的材料也极其珍贵,进入九重神渊后,叶凌月还要耗费大量的符箓,她可不想把珍贵的高级符箓,用在这些小喽喽手里。 眼看那几名学员已经杀到了眼前。 叶凌月身形顿时一消,那几名学员扑了个空。 “不好,隐身箓。” 几名学员大吃一惊,正想寻找叶凌月的下落。 可是这时,地面一阵摇晃,原本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地面,忽然发出了隆隆作响声,地面上猛地钻出了一簇足有一人多高的杂草。 草的叶片,就如坚韧一般,又细又长,闪着寒冷的光。 就如剑一般,它刺穿了一名学员的脚背,顿时鲜血淋淋。 鲜血的气味一散开,地面摇晃的更加厉害,不断地有魔草从地面上钻出来。 就如春日燎原的野草,一发不可收拾。 转瞬之间,那些魔草就遍布四周,那几名学员被层层包围住了。 “那是食人魔草!那女人害我们,居然把我们引入了这一带。” 那几名学员一看到那么多的魔草,吓得魂飞魄散。 这才明白了过来,他们居然一不小心,被叶凌月带到了食人魔草的蛰伏区。 叶凌月帮助关老打理过一阵子长生殿,对于长生殿里收藏的一些魂魄也很是了解。 这些食人草是一种中级植魄,虽然只是中级植魄,可是它们的繁殖力惊人,而且锋利无比,叶片上突出一种让人昏迷的毒气。 一旦被大量的食人魔草包围,比遇上一头高级神兽还要可怕。 那些食人魔草的植魄,一旦闻到了鲜血的气息,就会成群出现。 叶凌月想要在两个时辰里捕获足够的魂魄,就不能挨个寻找魂魄,她借刀杀人,将这些学员引了过来。 食人魔草吞吐出的雾气迅速蔓延开,里面的几名学员根本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就已经惨死在了里面。 院方要求,不能击杀学员,但是杀死这些人的,并不是叶凌月本人,而是这些食人魔草,这一点,从他们身上的伤口就可以死看出来。 叶凌月可不像曾小雨那么手下留情,这些人,就是给于念之的一份“大礼。” 叶凌月身影一晃,从鸿蒙天里出来了。 她冷眼看着密密麻麻的食人魔草和迅速蔓延开的迷雾,屏住了呼吸,手下迅速掐了个阵诀,同时精神力迅速扩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