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3章 因是故人来 - 神医弃女

第2353章 因是故人来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纳兰雪瞬时搭讪,果然赢得了洛音神女的另眼相待。 只是当纳兰雪说出“叶凌月”三个字时,洛音神女的神情一下子变了。 她像是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那样,脸色刷白,红缨樱的唇也变得毫无血色。 “你说她叫叶凌月?” 叶凌月这三个字,就如一记闷钟敲打在了洛音神女的心头。 纳兰雪是认得这个名字的。 早前,她救下了薄情。 薄情在昏迷不醒时,嘴里含糊其辞叫着的那个名字,就是叶凌月。 她认得薄情? 她和薄情又有什么关系? 她靠近薄情有什么目的? 难道说,她和薄情以前是恋人,她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回薄情? 一连串的问题闪过了洛音神女的脑海,她握紧了拳头,指甲刺入了掌心内,却不觉得疼痛,心中只剩了惶恐和不安。 “洛音神女,你的脸色很难看,你没事吧?” 纳兰雪问道。 “我没什么事,纳兰雪,你好像和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女人很熟,我想知道一些关于她的消息。” 洛音神女定了定神,就算是叶凌月和薄情有关系又如何,如今的薄情,根本不认识叶凌月。 娘亲说过,除非薄情死,否则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背叛她们母女俩,更不可能爱上其他女人。 洛音神女不知道洛言方仙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洗去了薄情的记忆,但是她相信娘亲一定不会骗她。 “我的确认识那女人,你别看她一脸无辜的模样,实则是个歹毒的女人,她早前害过我。此女心思歹毒,而且很擅长勾搭男人,洛音神女若是想对付她,我们俩大可以联手。” 纳兰雪看得出,洛音神女已经上当,她巧舌如簧,劝说着洛音神女。 不过是一刻钟,两女就亲热地攀谈了起来,就如最好的闺蜜。 叶凌月见到了薄情,正想着怎么询问他失忆之事,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好上前攀谈,只能是等待时机,想着进入九重神渊后,或许有机会和薄情谈谈。 四大神院抵达后,很快裸心谷的人也抵达了。 夜凌光离开裸心谷时,已经给叶凌月送了一封信。 所以叶凌月知道,这一次裸心谷派出的学院中,并无夜凌光,但是作为大管事的弟子,贝辛是带队的老学员之一,带队裸心谷的乃是龙氏。 照理说,裸心谷连一名天级选手都没有,在这次的新生历练中,应该比长生神院更不受待见才是,可事实上,裸心谷的队列一出现,其他几大神院都无不侧目。 只因为龙谷主昏迷多年,一朝苏醒,成了天符师。 天符师在神界,可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这也让裸心谷的声望扶摇直上。 龙氏见了叶凌月,满脸的笑意,走上前来,免不得要感谢一番话。 “凌月,这次还真是多亏了你们姐弟俩。” 龙氏不顾其他神院的导师和学员诧异的目光,拉着叶凌月的手,很是亲昵道。 “龙夫人,你客气了,龙谷主能成为天符师,全靠他个人的造化。” 叶凌月自不敢居功,对于龙谷主的伤,她只是举手之劳。 “这是一张天火天符,你一定要收下,这可是我和我夫君送给你的谢礼。” 龙氏取出了一张天火符,送给了叶凌月。 “这太贵重了。” 叶凌月连忙推拒,天火符可是天符,龙谷主突破之后,也就炼制成了三张而已,对付大管事时用了一张,留下的两张弥足珍贵。 “你一定要收下,否则就是不把我夫妻看在眼里。” 龙氏坚持着,叶凌月不得不收下天火符。 “哗,那不会是天火符吧,龙夫人居然送了天符给一名长生神院的女学员?” 在旁围观的那些神院的学员们脸色骤变。 天火符因为大管事叛变一事,名扬天下。 连高级符师都能重伤的天火符,其威力可见一斑。 它的出现,无疑是对其他神院的一种震慑,谁也不可妄动叶凌月,否则,就是和裸心谷龙氏夫妇的挑衅。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一张破符而已,我娘亲可比所谓的天符师厉害多了。” 洛音神女不满地撇了撇嘴。 外界都传闻,天符师是媲美八大方仙的存在,可洛音神女却不这么认为。 一张天火符而已,就想威慑她? 她娘亲给她防身的神宝,可比天火符还要厉害的多。 看她到时候不虐杀那个叫做叶凌月的。 洛音神女歹毒地想着。 四大神院和裸心谷俱已经抵达,唯独两大圣地之一的圣泉寺迟迟不见踪影。 相较于其他四大神院和裸心谷,关于圣泉寺,叶凌月知道的少之又少。 不仅仅是叶凌月,在场的其他神院的学员们大多数也没见过圣泉寺的人。 传闻圣泉寺的学员,多是世外之人,他们的作息和和尚没什么两样,修炼采取的也是“出世”之道。 圣泉寺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圣泉寺里有一口圣泉,传闻圣泉寺里的学员每日用圣泉沐浴,可以铸就金刚不坏之体。 他们修炼的神力,也很是独特,乃是得天独厚的圣力。 这圣力若是修炼到了高明处,还可以转化为罕见的佛力。 那佛力的威力,比起四大神帝来,也是不容想让。 所以即便是四大神帝,对于圣泉寺也礼遇的很。 只是因为圣泉寺的人素来不管神界的事,所以在名声和影响力上,反倒比起新晋崛起的风神院要弱得多。 伴随着一声“阿弥陀佛”,就见天空飘来了一大团的神云,云气散尽,叶凌月的眼前已经多了一群秃头和尚。 圣泉寺的人总算是姗姗来迟。 只见几十名身着云白色袈裟的和尚走了过来,冲着四大神院的副院长以及裸心谷的龙氏行礼。 “凌月姐姐,你看看圣泉寺的参赛选手,站最前面的哪一个,年纪比我还小呢。” 曾小雨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圣泉寺的一名小学员。 叶凌月顺着曾小雨的指引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个小和尚站在了圣泉寺的队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