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5章 虐!杀! - 神医弃女

第2365章 虐!杀!

四周是苍莽的夜色,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每条道路看上去都相差无几,若是选错了路,非但错过了击杀薄情的最佳时机,还要浪费时间。 更何况,早前任屠天等人虽然找到了一座神祠,看神祠的所在位置是条死胡同,里面供奉的神骨也不够一小块,连塞牙缝都不够。 就算是加上那块神骨,于念之等人也不过找到了三块神骨,这个数量,和天级选手所在的队伍一般,压根是微不足道。 “这有何难。” 任屠天不以为然着。 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了起来。 额头的神印神光大盛,神光笼罩在他身上,一道血影如影随形,倏然出现在了任屠天的身后。 那血影很是诡异,浑身散发着一股阴冷之感。 于念之看清了那血影的模样后,大吃了一惊。 那个血影,分明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婴孩。 婴孩身躯不过半臂高矮,悬空而立,犹如僵尸一般,可再仔细一看,才会发现,那并非是真正的孩童,而是由血婴果炼化而成的傀儡娃娃。 那傀儡娃娃悬浮在半空,它原本紧紧闭着的双眼,倏地睁开了,血光迸射而出,化为了两道红影,看向了岔口上的某一条路。 于念之等人这才知道,早前任屠天招徕血婴果,就是为了炼化成这个傀儡娃娃。 血婴果乃是天地灵果,曾小雨服用之后,断腿再生。 可于念之用来炼化,炼制出来的傀儡娃娃却犹如神兽般,形影不离。 傀儡娃娃指引着任屠天,找到了薄情选择的道路。 那条路,不偏不倚,正是早前脚印最多的那条路,也正是叶凌月早前选择的那条路。 “这是我炼化出来的傀儡娃娃,它神通广大,早前我已经暗中在薄情那小子的身上留下了一滴婴血。只要靠着那血的气息,我的傀儡娃娃就能够找到薄情。” 任屠天胸有成足说道。 任屠天的修为本就不俗,可是他急功近利,尤其是被薄情狠狠教训了一通后,就一直想着报仇。 奈何他神力修炼有限,一直不得其法。 也不知他从哪里打听到了傀儡娃娃的炼制之法,经过了苦心炼制,终于炼制成了这个傀儡娃娃。 这傀儡娃娃,刀枪难入,水火不侵,比起一般的神器还要厉害的多。 也是因为了有了这个血婴在手,任屠天才会有胆量前来九重神渊,找薄情算账。 “咦,这条路,不就是早前叶凌月选择的那条路?” 早前在长生三队的那两名老生吃惊道。 想不到,叶凌月居然误打误撞,就挑中了薄情选中的那条路? “姓叶的那女人也选择了这条路?那样也好,刚好让我将他们俩一网打尽,省得多费工夫,若是运气好的话,他们两帮人马早已经厮杀是在一起了。” 于念之一听,十分欣喜,当即就朝着那条路赶去。 哪知他们才赶了一段路。 暗夜中,有惊芒爆射而出。 数十根足有手指粗细的箭划破了空气,嗖地朝着长生二队的一行人射去。 那些箭隐藏在了草簇和树上,箭头上还被人涂抹了黑漆,在了夜色的掩饰下,根本难以发现。 于念之和任屠天的反应较快,急纵而出。 可冲在前头的几名学员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连神兵的厚甲都可以一箭贯穿的戮神箭,射爆了他们毫无保护的头颅。 黑夜中,几团血雾腾起,满地的脑浆。 原本空寂的旷野,瞬间成了修罗场。 敌人未曾现身,四周却是杀机四伏,让人心生恐惧。 于念之和任屠天大惊失色,他们后脚跟才刚落地,可身后,一阵异动。 原本结实的地面,登时一阵摇晃,地面猛地塌陷而下。 于念之和任屠天两人也是机敏。 前者轻啸一声,五指一拢,将身旁的一名新生抓了过来,将其当成了垫脚石,脚下一踏,人已经翻身跃上了一旁的高枝。 可怜那名新生,不及反抗,人已经跌入了陷阱中,当了于念之的替死鬼。 陷阱的下方,大量的利刃寒光闪闪,穿透了那名新生的胸膛。 任屠天身形一转,人已经消失在了半空。 再一看,原来是他身旁的傀儡娃娃,身法极快,将抢救了出去。 两人才刚脱离了困境,回头一看,顿觉头皮一阵发麻。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里,早前跟随他们一起行动的长生二队的队员已经死了近半数。 几个侥幸脱离了死境的新老生们,也是一脸的惨白。 周围,如同炼狱一般,横七竖八倒着被射穿了咽喉和头颅的学员们,再看地上,已经多了一个下陷的大洞。 洞里,早前跟踪叶凌月的两名学员早已倒毙在里面,双目激*凸,死相很是难看。 这当真是前有暗箭,后又有陷阱,分明是要置人于死地的绝境。 想来,早前进入这一条道路的薄情等人,早已留下了暗招。 于念之一看,迟疑了下。 当即就断定了,这些陷阱是早前进入这一带的薄情留下的。 “任少,姓薄的很机警,很可能已经发现了我们,不如我们先避一避?” 于念之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不过是区区几个陷阱,就让他们损兵折将,这要是再往下走,岂不是全队都要死光了。 “怕什么,难道我任屠天还会怕一个新生不成,继续往前走。” 任屠天两次三番遭了薄情的暗算,心底对薄情恨之入骨,岂肯作罢。 今日,不是他死,就是薄情亡。 他一挥手,示意余下的几人跟着他向前。 侥幸未死的几名学员,这时候也踟蹰了起来,有些不愿意跟上前去。 “哼,谁要是有半点退缩之意,就别想活着离开九重神渊。” 任屠天说这话时,杀气腾腾,眼底带着煞气。 他的面上,犹如傀儡娃娃般,笼罩着一片血光,看上去凶残可怕。 那几名学员迫于任屠天的淫威,也不敢反抗,只能是硬着头皮,跟上了几人的步伐。 那些被击杀的尸体,留在了原地,在夜色的印衬下,显得愈发的可怖。

上一篇   第2364章 谁暗算谁

下一篇   第2366章 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