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0章 坦白 - 神医弃女

第2370章 坦白

末了,叶凌月还不忘回头狠狠“警告”了洛音神女。 “别跟上来,若是让我发现了你跟踪我,我不介意在你未婚夫那张比女人还漂亮的脸上,画上个十刀八刀。” 她搁下这句狠话时,身旁的薄情的背脊,一下子僵了僵。 今日,对于任屠天而言,简直就是受难日。 他刚被叶凌月割了舌头,身上被薄情削得满是伤痕,两个大仇人近在眼前,可他却没法子反抗。 在叶凌月的森冷的目光下,别说是动什么鬼主意,他就是连多余的念头都不敢生出一个来。 任屠天虽受了伤,可好歹是武者,体质好,一路上搀扶着薄情,三人行出了老远,直到洛音神女那行人再也追不上了。 最危险的地方,反倒是最安全的地方。 叶凌月索性就折回了早前于念之等人占领的按个神祠。 薄情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他的双眼也闭上了,才一放下,就“啪”的摔倒在地。 那傀儡娃娃的头颅,还是死死咬住了他的脖颈,欢快地吸着薄情的血。 原本只有拳头大小的头颅,变得足有西瓜大小。 “他死定了,傀儡娃娃会吸干他的精血和神力。” 任屠天虽然口不能言,可看到薄情如此的光景,内心很是邪恶地想着。 “去找齐这几种药草,否则我杀了你。” 任屠天又吃了叶凌月一记警告的眼神,任屠天一看手中的纸,上面的药草名让他又是一惊。 这些药草,竟然都是解毒良药,只是有这些药草,也不可能彻底根治傀儡娃娃毒。 任屠天撇嘴,表示不屑。 可不等他反应过来,他脖子上又是一疼,一个血淋淋的烙印刺入了他的脖子。 “这是奴印,你最好乖乖地听我的话,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比于念之死得还要惨。” 叶凌月话音才落,任屠天就觉得,脑中有一个不可抗拒的声音,命令着他,他当即就去找药草去了。 叶凌月将薄情安顿在那间小神祠里,她想要查看薄情的伤势。 可那颗挂在了薄情的脖颈上的傀儡娃娃的头颅,却像是一头忠诚的守门犬那样,叶凌月才一靠近,它就发出了一阵疯狂的嘶鸣声,仿佛疯狗一样,只要叶凌月一靠近,就会毫不犹豫扑上去乱咬。 “啧,敢跟本姑奶奶逞凶。” 叶凌月啐了一口。 她的掌心一番,掌上跳动着一抹苍白色的火焰。 那火焰,色泽非黑非白,散发着惊人的热度。 看到了那一抹火时,原本还很嚣张的傀儡娃娃瑟缩了下。 眼底流露出了惊恐之色。 “祛尽世间奸邪之物,灰火。” 叶凌月瞳孔微微一缩,那一抹灰火就如得了醒的警犬般,跳了上去。 火一碰上傀儡娃娃的头颅,那傀儡娃娃就发出了一阵阵尖叫声,就如婴孩的啼哭,让人鼓膜一阵刺疼。 在了熊熊的烈火下,那颗头颅被烧成了灰烬。 叶凌月遣开任屠天,只是为了更好地替薄情疗伤。 她也知道,傀儡娃娃是一种很污邪的魔物。 一般的药草,只能解除它的残毒。 要想根治,势必要用上她的鼎息。 眼看傀儡娃娃别烧死,叶凌月松了一口气。 “薄情已经昏过去了,该不会毒入脏腑了吧?” 叶凌月迟疑了下,俯下身,就要替薄情把脉。 可是她的手,才刚触碰到薄情的脖颈,赝本已经“昏迷”的薄情,一下子睁开了眼。 “你方才说谁像女人?” 尽管是失去了过去的记忆,可是听到别人说他的避讳,薄情本能的还是生气了。 以迅雷之势,他修长的指,扼住了叶凌月的脖颈上的死穴 四目相对,叶凌月也没想到,薄情在身中剧毒的情况下,还能保持一分清醒。 不得不说,薄情比起在人界时,成长了不少。 叶凌月一阵头疼。 “薄情,你怎样才可以相信,我没有害你的意思。你不记得我,我不怪你,可你我真的是好朋友,出生入死,经历过患难的好朋友。” “好朋友?” 薄情嗤了一声。 他没有朋友。 即便是洛音和洛言方仙,她们也只是他的救命恩人。 朋友这个字眼,对他而言,太陌生了。 薄情明知自己不该相信,可是不知为何,当他听到从叶凌月的嘴里吐出了好朋友两个字时,他的心底,鲜少起波澜的心底,犹如被触动了心弦,轻轻一动。 这女人,嘴巴毒,心肠也毒,可她长得……可真美啊。 尤其是她说话时,吐气若兰,睫毛微微颤动,眸底犹如两潭清泉,干净的一眼就望到了底,让人心旷神怡。 薄情的手指,本该拗断她漂亮的脖子,可鬼使神差的,他有些下不了手。 她的皮肤很好,即便是颈部,也光滑的没有半点毛孔,就如一匹上好的绸缎,让他有些爱不释手。 原本的该狠心下重手的手,不觉松开了几分。 手指摸索过叶凌月的脖颈,一种颤栗般的感觉,涌上心头。 薄情就如着了魔似的,盯着叶凌月不断阖动的唇。 那红润的唇,就如最甜美的蜜糖,等着他去咬上一口。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过,即便是面对洛音时,也未有过。 薄情和洛音神女成了未婚夫妻后,洛音神女对他缠得很紧,她有时候,也会有一些亲昵的举动,像是索吻之类。 薄情也曾尝试着亲下去,可是每次,他只是感受到了洛音神女的气息,就感到很脏,下意识就避开了。 可这次,却不同。 他喜欢她的气息,她的模样。 哪怕明知道她是一朵有毒的罂粟,美丽而又含有致命的毒素。 可他依旧时犹如飞蛾扑火一般,奋不顾身,想要一亲芳泽。 只要一口……薄情像是个贪吃的孩子,不知觉将手往上移,落到了叶凌月的唇上。 他轻轻摸索了下,眼神变得越来越深沉。 呼吸已经喷吐在了叶凌月的脸上。 叶凌月的眼一下子睁大了,她的眸里,倒映出了薄情的面庞,早前因为失血过多,变得犹如白纸似的脸,因为脑中的想法,变得红润了起来。

上一篇   第2369章 挟持

下一篇   第2371章 错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