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6章 终相遇 - 神医弃女

第2386章 终相遇

小吱哟无心的一番话,落到了薄情的耳里,却犹如一记重锤。 “你说的都是真的?为何我一点都不记得了?你不会是叶凌月的同伙,串通了她一起来骗我的吧?” 薄情那张英俊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来。 他的记忆中,没有任何关于这一切的记忆。 可当小吱哟提起往事时,他却觉得窒息般的难受。 “啊呸。本吱哟像是那种人……兽嘛。本吱哟说谎不打草稿,不对,是从来不说谎话。跟屁虫小子,你不记得了,你不会连主人都不记得啊,你该不会是被人撞坏了脑子吧?等等,你说我和主人串通?你见过我家亲亲主人?” 小吱哟一惊一乍的,也不顾自己还怀揣着两块神骨,围着薄情打转。 “撞坏脑子?” 薄情下意识地摸了摸头,他的太阳穴位置,的确有一道疤痕。 说起了撞坏脑子时,他的脑海中,闪过一片模糊的情形。 他眼前有些发昏,仿佛置身在一片暴风海洋中。 大量的天罡之力,从天空砸落,他犹如一叶孤舟,在那一片风暴中摇晃。 他想要离开,可最终还是抵抗不住可怕的天地之力,被一道飓风吞没,头狠狠砸在了…… 在弥留之际,他的意识里,只有一个名字。 那个名字,究竟是谁? 是洛音? 不……不是洛音啊。 薄情觉得头疼难耐。 身后,一阵脚步声。 叶凌月和任屠天赶到时,就看到了薄情双手捧住了头,不停地甩动着。 而他的身前,有一副晶莹的神骨,悬浮在半空中,发出了幽幽的光芒来。 任屠天看到了那副神骨,眼睛一亮,不等叶凌月下令,就上前要抢那神骨。 哪知那神骨就跟长了眼似的,嗖的一声弹开了。 “哪来的贼小子,敢抢……” 小吱哟正欲破口大骂,忽的就瞅到了叶凌月。 一看到叶凌月,小吱哟登时就哑了声。 与此同时,叶凌月也瞪着那副神骨。 眸光闪烁,就如波光粼粼,情绪复杂。 她难以置信道,声音微微颤抖。 “吱……哟,是你嘛?” “主人!” 小吱哟一认清了叶凌月,情绪从激动变成了狂喜,隐呜了一声,也不顾什么神骨,就往叶凌月怀里扑去。 “真的是你?小吱哟!” 叶凌月眼底止不住的一种酸涩,她下意识就要接住小吱哟。 可是手一空,什么也没捞到。 “嘤嘤,主人,本吱哟的肉身被须弥方仙那老家伙给毁了,只剩一缕魂魄了,好丢脸,求不嫌弃。” 小吱哟才回想起来,自己只是魂魄,摸不到,碰不到,只能勉强感受到它的力量波动。 它羞愤难当,小小男子汉的自尊严重受到了打击。 好不容易,它才成了人形,这会是一遭被打回了原形。 “须弥方仙它竟敢,小吱哟,我不嫌弃,我一定会想法子帮你重塑肉身的。” 叶凌月难以想象,小吱哟在须弥方仙那到底遭受了多少折磨。 当初她能靠帝莘的一缕魂魄,替其重塑肉身,叶凌月相信,如今的她,拥有九分之八的九洲鼎碎片,一定也能够替小吱哟重塑一具肉身。 “我相信主人,主人,这副骨头是好东西,你快收起来。” 小吱哟说罢,忙将那副神骨往叶凌月手里送。 叶凌月仔细查看着小吱哟抢到的这副神骨,看到神骨的一瞬,叶凌月目露诧异之色。 “慢着,把那副神骨留下。” 就在叶凌月接过神骨时,就听到一阵娇喝声。 洛音神女带着几名冰神院的女学员闯了进来。 她挡在了叶凌月的面前,再看了眼薄情。 “薄情,快把这女人拦下,我很喜欢这对神骨,你把它们抢过来。” 洛音神女想要捕捉小雨的计划失败后,就四处寻找薄情。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薄情,却被那一片沼泽上的重力禁制给拦住了。 即便是洛音神女也不敢贸然闯入。 就在洛音神女打退堂鼓时,叶凌月的闯入,打破了沼泽上的重力禁制。 洛音神女生怕她和薄情“旧情复燃”,就带人心急火燎追了过来。 本以为自己一声令下,薄情必定会立刻动手,毕竟以前薄情对她都是言听计从的很。 可是哪知薄情听罢,缓缓放下了手来。 他的目光从洛音神女的脸上,慢慢移到了叶凌月的脸上。 “我到底是谁?” 洛音神女一惊,她留意到薄情看她的目光很是陌生。 叶凌月张了张嘴,不知如何解释。 “主人,本吱哟都已经告诉那跟屁虫小子了,他好像失忆了,连过去喜欢你的事都给忘记了。” 小吱哟很是不合时宜地搭腔道。 洛音神女花容失色。 “薄情怎么可能会喜欢她这样的女人?薄情,你不要听信这些胡言乱语。” “它没有说谎。洛音,我喜欢上她了,我们解除婚约吧。” 薄情抬起了头来,神情严肃,一字一句和洛音说道。 洛音神女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破碎开了,整个身躯,难以遏制地颤抖了起来。 身后,几名学员将她搀住,她才能勉强没有支撑,没有倒下去。 薄情说了什么? 他说他爱上其他女人了? 他要和她解除婚约? 这怎么可能,她救了他,她是他的未婚妻。 他和那女人重逢才多久,他怎么能,怎么敢那么快就变心! 薄情的记忆依旧很混乱。 理智上,他知道自己不该相信叶凌月和小吱哟的话。 可事实上,他已经认识到了一件事。 无论过去如何,至少现在他喜欢上叶凌月了。 他与她不过见过几次,加在一起的时间,都不会超过十二个时辰。 薄情想不到任何理由,他为何会变心。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曾经深爱过她。 有些感情,浓于血,刻于骨,烙于心。 ~醒悟和重逢,此处是不是该有点推荐票和月票给大芙鼓鼓掌~ 哪怕记忆已经不在,可那份爱意,却犹如疤痕,看似痊愈,消失的无影无踪,可只是轻轻的一个碰触。 哪怕是一眼,一个呼吸,还是一个眼神,就让人不可救药的旧病复发,无药可治。 叶凌月,就是他薄情的无可救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