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0章 拼死一搏 - 神医弃女

第2410章 拼死一搏

纳兰雪的反应,一丝不漏,落到了远处的曾小雨的眼中。 那个女人,有些不对头! 从小在家族里饱受欺凌的经历,让曾小雨比一般的同龄人敏锐的多。 她懂得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示弱,以争取一顿饱饭,也懂得适当的逞强,避免被仆从羞辱。 相比之下,洛音神女的观察力,自小备受娇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对人性的了解上,远比不上曾小雨。 纳兰雪的异常,洛音神女没有留意到,可曾小雨却发现了。 曾小雨不动声色着,小小的身子,一直倒挂在了树上。 她决定静观其变,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这么决定了,我们明日一早,就出发。这一次,我一定要让叶凌月永远留在九重神渊。” 洛音神女“部署”完毕后,觉得自己的伏击天衣无缝,明天一定会将叶凌月击毙。 纳兰雪随声附和着,天黑之后,洛音神女就进神祠休息去了。 此处靠近第七渊和第八渊的交界处。 重力作用极大,就算是洛音神女,一天下来,也只能是勉力支撑。 待到洛音神女一离开,纳兰雪就折身进入了自己的帐篷。 因为洛音神女的蛮横,除了她和薄情之外,其他人都只能在外驻扎营地休息。 她蛮横骄纵的行为,引得风神院、火神院以及冰神院的人们都怨声载道。 这些,纳兰雪也全都看在了眼里,纳兰雪不仅没有劝阻,反倒在背地里煽风点火,众学员对洛音神女的不满,已经累积到了一定的程度。 却说那一晚,纳兰雪将骨哨掉包后,最初还有些提心吊胆,但是几日过去了,洛音神女一直没有发现,纳兰雪才放心了些。 为了防止洛音神女发现,纳兰雪将那个骨哨贴身收藏在了帐篷里。 夜深人静之时,她吹响了骨哨。 骨哨呜呜作响,如风声一般,此时,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进入梦乡,但不包括埋伏在了树林里的小雨和薄情。 原本守候在洛音神女的屋外的薄情,形如鬼魅般,到了纳兰雪的跟前。 “明日,你和洛音神女一起去伏击叶凌月。在伏击的过程中,你务必要保存部分实力,我要你在杀了叶凌月之后,立刻杀了洛音神女。” 纳兰雪冷声说道。 她要来个一箭双雕,将叶凌月和洛音神女都一起消灭掉。 死无对证的情况下,她离开九重神渊时,大可以诬陷是叶凌月杀了洛音神女,自己为了替洛音神女报仇,再击杀了叶凌月。 如此一来,无论是北境神尊,还是洛言方仙那边,都会对自己感激不尽。 纳兰雪打得一手好算盘,薄情无声地点了点头。 纳兰雪一挥手,薄情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纳兰雪这才折身进入了营帐。 树丛里,曾小雨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个歹毒的女人,她居然要一起暗算凌月姐姐和早前那个坏女人。 曾小雨对洛音神女没啥好印象,巴不得她被人暗算,可纳兰雪连叶凌月也要迫害,曾小雨就怒了。 “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那家伙的奸计得逞。我要想法子制止他们。” 曾小雨想了想,溜出来树林。 直到神祠和营帐足够远,曾小雨才松了口气,只见“嘭”的一声。 小猕猴和曾小雨分开了。 “泰坦,那两个坏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必须想法子制止他们。” 曾小雨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手脚,盯梢了一天,她也提醒吊胆了一天,时刻都担心被那两个坏女人看出破绽来。 “小雨,你想怎么做?” 泰坦王猿也是一脸的严肃。 叶凌月对王猿一族有救命之恩,就算是曾小雨不开口,泰坦王猿也一定会想办法报答她。 “得想法子告知凌月姐姐,另一方面,我们最好能得到那把哨子。” 曾小雨看得分明,那两个坏女人的阵营中,实力最强的其实还要数那个长的很好看的大哥哥,也就是薄情。 曾小雨对薄情的印象很深刻,她这个年龄,也已经知道美丑好坏了,薄情那样的人,任凭是谁见了都会过目不忘。 印象中,那个大哥哥似乎认得凌月姐姐,但是他如今看上去,和当初在九重神渊外时,大步相同。 一切都是因为那根古怪的黑哨子。 泰坦点了点头。 它也留意到了那根骨哨,那玩意,看上去黑漆漆的,透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气息。 曾小雨盯上的,就是那根骨哨。 她也知道,那玩意可以用来控制薄情。 而薄情,实力最强,两个坏女人加上一个薄情,凌月姐姐一定无法招架。 若是她能够抢到那根骨哨,薄情失了控,无疑就等于断了那两个女人的左臂右膀。 “我想好了,我去偷骨哨,你去通知凌月姐姐。务必要在天亮之前,完成这一切。” 曾小雨想了片刻,当机立断。 “不行,那太危险了。你去联系,我去偷骨哨。” 泰坦王猿急忙否定了曾小雨的念头。 “泰坦,你脚程比我快,而且嗅觉灵敏,可以更快地找到凌月姐姐。我会很小心的,不会被那两个坏女人发现。时间不多了,不能再犹豫了,快点去找凌月姐姐。” 曾小雨坚定无比的模样,最终还是说服了泰坦王猿。 泰坦王猿身形一逝,消失在密林之间。 曾小雨看了看天色,此时还是黎明前后,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她跟踪纳兰雪和洛音神女也有好些日子了,知道纳兰雪每日日出前后,会外出修炼,这个时候,正是偷取骨哨的最好时机。 曾小雨摸了摸身上,找出了一张隐形箓,隐没在了繁茂的树叶之间。 时间一点点流逝,天边已经现出了鱼白色。 可营帐里,依旧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曾小雨耐着性子,继续等待着。 终于,在天彻底亮时,纳兰雪从营帐里走了出来。 只见她取出了一封信件,再是放出了一头雀儿,那雀儿扑腾着翅膀,不过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