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9章 异变,第九渊 - 神医弃女

第2439章 异变,第九渊

那一击,携了风雷之势,那名火神院的学员大惊之下,还想运力阻挡。 可柳枝落下时,那名已经是七品神印的学员,肉身顿时化成了一团血雾,竟连求救的声音都来不及呼出。 而那些圣泉寺的和尚,也没好多少。 他们眼中的杨枝甘露,化成了血红色的露珠后,扭动了起来,变成了一条条血蛆。 那血蛆张口就咬住了正在采集杨的几名圣泉寺僧侣的手臂。 这些已经接受了圣泉洗礼,连刀枪和神通技都毫不畏惧的僧侣,刹那就变了脸色。 他们的身躯剧烈颤抖起来,很快,全身的血肉就被几百头不起眼的血蛆一拥而上,瞬间吸了一干二净,化为了一张干瘪瘪的人皮。 原本看上去圣洁无比的九重玉净柳,在了眨眼之间,就成了杀人不吐骨的妖树! 却见它就跟柳枝群魔乱舞一般,疯狂蹿动着,袭向了小怪物等人。 那些血蛆见人就吸食,九重玉净柳上的众人,这时才知不妙。 他们纷纷四下逃窜,小怪物也是头皮发麻,一身神力,催到了极致,这才得以躲避开那几条杀人柳枝的击杀。 “那是什么妖怪!” 叶凌月等四人,也都是变了脸色。 谁能想得到,九重玉净柳竟是一棵杀人柳。 最吃惊的,还要数叶凌月。 关老明明说了,九重玉净柳就在九重神渊内,为何九重玉净柳会变成一棵杀人柳。 她目光一掠,看向了脚旁的枯叶。 大量的枯叶,铺了一地。 叶凌月的脑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念头。 “小南无,早前你问我的那一句真言你可还记得?” 小南无和尚怔了怔。 “叶施主,你问得可是‘树非树,一叶不可障目?’” 那句真言,极快地在叶凌月的脑中过了一遍。 树非树,说得不就是眼前这一棵杀人柳根本就不是九重玉净柳? 那九重玉净柳去了哪里? 还有,一叶不可障目又是什么意思? 叶……叶凌月的目光不自觉,落到了满地的枯叶上。 这些叶根本就不是杀人柳上的柳叶,这些叶子又是从何而来?! 叶凌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掌挥向了地面的那些枯叶。 这些枯叶堆积在这里,已经有成千上百年之久,一层铺着一层,叶凌月一掌落下,叶子卷了起来。 叶子卷起的一刹,露出了下面的土壤来。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 小南无和尚看清了叶子下的“土地”,脸上也露出了惊诧之色。 无数的枯叶下,哪里是什么土壤,分明是一片尸骨。 那些尸骨,常年曝在荒野,骸骨都已经变了颜色。 骸骨上,缠绕着大量犹如蛆虫一般的黑色煞气。 伴随着那棵杀人柳的醒来,那些煞气源源不断被杀人柳吸收走。 整个第九渊,竟是一片尸山骨海,无数的冤魂骸骨,都陈列在这里。 九重神渊曾经是一片战场,无数的尸体,最终都被抛在了第九渊里。 这里,让叶凌月想起了混沌天地阵里的地煞狱。 她身为地煞狱的大君主,曾经也询问过,地煞狱到底因何而来。 几名地煞君主的回答是,地煞狱乃是无数的战争亡魂的聚集地。 那些战争亡魂,在战火中,无辜枉死。 他们死后,无人掩埋,尸骨曝尸荒野。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他们的怨念聚集在一起,就会化为地煞狱。 但若是能够有高僧超度,化其戾气,亡魂就可以得到解脱,煞气也就自然而然会消散。 地煞狱,乃是人间的冤魂。 那若是九重神渊里的那些神族战将士兵们的亡魂,聚集在一起,威力自然更加惊人。 “那棵根本不是什么九重玉净柳,那分明是吸收了无数的尸气,化成的尸魔柳!” 叶凌月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想来九重神渊内的煞气,全都聚集在这里,煞气越胜,尸魔柳的威力就愈惊人。 “小南无和尚,你的人还够不够超度这些亡骨?” 叶凌月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立刻撤出第九渊,但是这样一来,她就不可能找到九重玉净柳。 第二个选择,就是击溃尸魔柳。 这尸魔柳极其难缠,寻常攻击根本无用,唯一的法子,就是将其从超度。 而它的根源,就是来自这一片第九渊里的是尸骨。 “超度?这…太多了。” 小南无和尚一听,小脸一垮。 他留了一半的僧侣在第八渊,带在身旁的不过十几人。 方才又被击杀了几名,留下的人,一个个超度,根本来不及。 圣泉寺倒是有一个大慈大悲济世阵,可那个阵法,至少需要十个人。 可眼下,只有六七个僧侣了。 “我们几个能凑数不?” 叶凌月极快地看了眼四周,若是算上纳兰雪、薄情、小怪物,还有几名火神院的学员,倒是还够十人。 若是这是念经的话,她们只需要跟着吟唱即可。 “我也不知道,勉强可以试一试。” 尸魔柳大量吸取着尸骨里的煞气,它在不断地壮大。 那九根柳枝,犹如藤蔓一般,不断衍生开,那些血蛆虫也密密麻麻,大量繁殖,不断攀爬而来。 “全都听到了没有!所有人,一起过来布阵。” 叶凌月厉声一喝。 小怪物和薄情稍一迟疑,走到了小南无和尚的身旁。 几名圣泉寺的和尚,也一并念起了咒。 慈悲咒乃是佛宗正统,好在经文并不复杂。 叶凌月几人又是聪明的很,不过一会儿,就将那经文记了下来。 考虑到找不到九重玉净柳,就没法子和奚九夜复命,纳兰雪被迫也加入了念咒之中。 可是伴随着时间分分秒秒过去了, 咒文的声势没有半点变化。 尸骨没有得到超度,那杀人柳依旧是凶残无比。 几名想要逃走的火神院的学员,早已被血蛆吞噬。 纳兰雪一阵心烦意乱,终于,她按捺不住,霍然起身。 “这念经根本没用,我不要留在这个鬼地方。” 纳兰雪眼看身后,那杀人柳的声势越来越浩大,再看看地面上的那血蛆,密密麻麻,不断往这边涌来。 再过不久,就要追上来了。 她顿觉一阵头皮发麻。 此时,她也不管什么九重玉净柳了,只想保命要紧,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