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1章 莫哭,我一直在 - 神医弃女

第2441章 莫哭,我一直在

此时,比叶凌月更诧异的还有小南无和尚。 小南无还以为,这次要在劫难逃了,哪知绝处逢生,叶凌月的天地镯里,突然迸发出了一股惊人的力量波动。 “佛子?!” 当看清那人的模样时,小南无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神。 佛子怎么可能在这里? 佛子的真身,不是早就沉睡在妖界嘛? 不过旋即,小南无和尚就意识到,手镯里的,并非是佛子本尊。 那是佛子的一缕魂魄,是三魂七魄中最重要的命魂。 佛子居然把这么重要的命魂,随随随便便就放在了一个镯子里? 难怪上一次看到佛子时,他的佛力会这么微弱。 那镯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这么重要,需要佛子用了命魂去守护? 还是说,佛子要守护的,只是手镯的主人,叶凌月本人? 太多的疑惑,充斥在小南无的脑中。 小南无和尚的那一声佛子,落到了叶凌月的耳中。 原来,师父紫竟也是佛门中人,为何他早前从未说起过。 方才小南无和尚脱口而出的佛子,叶凌月听得很清楚。 小南无和尚早就知道了师父紫的身份,也许圣泉寺的僧侣们也早都已经知道了,唯独她一人被蒙在了鼓里。 可这些所有的困惑,此时却无从发问。 虽是显露了真身,可是师父紫就如没看到叶凌月那样。 紫堂宿的命魂,目光望向了不远处的那一个骷髅神将,魂魄微微一动,他落到了叶凌月的身旁,填补了早前佛珠碎裂后,留下来的那个的空白。 一声悠长的佛号,紫堂宿的命魂率先念起了大慈大悲咒来。 伴随着紫堂宿的命魂的加入,济世阵,十人已经齐全。 同样都是诵佛,可是大慈大悲咒在了紫堂宿的命魂的口中念出来,却是截然不同的意味。 他字字珠玑,每一个咒文犹如春雷落九天,落到了众人的耳中,除了震撼之外,还有不少的领悟。 小南无和尚一阵心神摇曳,心中不禁惭愧。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慈悲咒! 在场所有的佛门子弟,包括身具佛性的叶凌月,在这一刻,都觉得犹如醍醐灌顶,一下子明白了慈悲咒的真正奥秘。 众人顿时对慈悲咒有了不同的感悟,心中犹如菩提明镜,一尘不染,所有的恐惧、杂念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原本在了尸骸的攻击下,已经摇摇欲坠,犹如随时会熄灭的油灯残火似的济世阵,在这一刻,金光大盛。 犹如初升的旭日,一下子跳出了地平线。 整个第九渊里,所有的尸骸够笼罩在了佛光之下。 当佛光照耀在那些无人认领的骸骨上时,原本骸骨上的黑色煞气,全都钻了出来,那些煞气,在了符光之下,全都无所遁形,最终消散开。 骷髅神将发出了一阵阵求饶声。 但是在了无情的佛光下,那一百多块神骨轰然倒塌。 头颅骨也再也没有了生机,上面生出来的那一抹煞气也被无情地抹去了。 第九渊沐浴在济世阵的佛光之下。 当所有的骸骨都被一一超度,那些骸骨里的煞气被清除了。 骸骨在佛光下,慢慢净化超度。 那些被困在了第九渊里无数年的孤魂们在这一刻,得到了新生。 佛门慈悲咒的威力,可见一斑。 一念可救苍生,这就是佛力! 薄情和小怪物都心生震撼,满目崇拜望着紫堂宿的命魂。 小南无和尚和圣泉寺的一干和尚,也是长跪不起,口中佛号不断。 唯独叶凌月,一下子跳了起来。 “师父紫?真的是你?这几年你究竟去了哪里?” 她试图想要去碰触师父紫,可发现,她的手指,穿过了师父紫的命魂。 叶凌月呆了呆。 “主人,那是命魂,你的师父死了哎。” 小吱哟迟疑了下,在师父紫的命魂身旁嗅了嗅,告诉了叶凌月这个残酷的真相。 师父紫死了? 叶凌月面色一白,望着紫堂宿的命魂,眼中有晶莹的泪光夺眶而出。 他真的死了? 所以这些年,任凭她怎么寻找,都不见他的踪影? 他是因她而死的嘛? 叶凌月回想起了在太虚墓境的那一幕。 她早该知道了,师父紫为了她,逆了时光,神力消耗极其严重。 她……害死了他。 对于紫堂宿,叶凌月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 他是她年幼时最忠诚的玩伴,也是她重生为人后,最敬爱的师父。 他沉默寡言,从不甜言蜜语,可却一次次用行动护她的周全。 他不是帝莘,他也不是薄情,他只是紫堂宿。 看到了叶凌月眼底的泪光,一直面无表情的紫堂宿的命魂,神情有了些许的变化。 他缓缓伸出了手,迟疑了下,最终还是将手伸直了,做了一个他一直想做,却一直不敢做的举动。 紫堂宿的指尖落到了叶凌月的脸颊上,轻轻擦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水。 叶凌月眼底一热,泪滑落。 “莫哭,我一直在。” 指碰触到叶凌月的那一刻,他的脸上,扯开了一抹笑。 叶凌月的脸颊上,微微一热。 再回过神来时,紫堂宿的命魂就站在了站在了咫尺之外,嘴角杨了起来,多了一抹笑。 佛子一笑,却犹如佛池畔,万千圣莲一下子同时绽放开了。 叶凌月心神一阵恍惚,再回过神来时,紫堂宿已经消失了。 伴随着紫堂宿命魂的小事,天地镯哐当一声,落到了地上。 叶凌月的脸上,泪水已经干涸了。 师父紫的指尖的温度,仿佛还停留在脸颊上。 叶凌月先是一怔,脑中忽是想到了,人的魂魄怎么会有温度? 师父紫,他没有死! 欢喜涌上了心头,可心底的困惑却更浓了。 既然师父紫没死,他为什么避而不见,他如今又在什么地方? 不对,她还有太多的问题要问师父紫,他怎么说不见了就不见了。 叶凌月心中很不是滋味,总觉得师父紫隐瞒了什么事,叶凌月的视线落到了那个天地镯上。 天地镯的下面,有一抹绿意,不期然间,钻入了叶凌月的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