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7章 天外异魔 - 神医弃女

第2467章 天外异魔

九重玉净柳和一般的神植不同,吸收天地灵气,还不足以让它成长,唯有功德,才能让其成长。 具体的缘由,还要从九重玉净柳的前一任主人,也就是渊神尊的妻子柳氏说起。 渊神尊的妻子柳氏,很爱自己的夫君渊神尊。 她有感自己的夫君常年征战沙场,一身杀孽太重,唯恐其遭受报应,就在家中设了一座佛堂。 每逢渊神尊外出征战,她就会在佛堂里吃斋念佛,希望能替渊神尊洗去一身的杀戮。 渊神尊重在外二十余载,她在佛堂李念经也是二十余载。 许是她的虔诚感动了上天,她的佛堂前就长成了一棵柳树。 那柳树只有九根柳枝,柳枝上凝聚的露水,能够治疗伤病。 柳氏就用柳枝上的露水,替当地的百姓治病,积累功德。 哪知某一年,柳树无端端遭受了雷击,化为了灰烬,柳氏伤心之余,就将柳树的一截枯枝收了起来,带在身边。 恰逢渊神尊得了冰原女帝的命令,外出杀敌。 柳氏就将那一截枯柳赠给了渊神尊,让其带上,她告诉渊神尊,若非必要,不可乱造杀孽。 渊神尊彼时,已经跟冰原女帝有染,他心中愧对发妻,那根枯柳就一直随身携带。 直到他被困九重神渊,杀戮十万神兵,最终自裁而亡,九重玉净柳的一截枯枝经过了千余年,再度枯木逢春,化为了九重玉净柳。 这段记忆,还是叶凌月吸收了九重玉净柳的记忆后得知的。 看着九重玉净柳,叶凌月仿佛依稀看到了那个在佛堂门口,苦苦等候着丈夫归来的弱女子。 “放心吧,冲着渊神尊夫妇的面子,我也会想法子助你长大的。” 叶凌月安抚似的,拍了拍玉净柳的叶子。 叶凌月养大九重玉净柳,也是势在必行, 玉净柳关系到回春天符,以及杨枝甘露。 在九重神渊时,她将那一滴极其宝贵的杨枝甘露送给了小南无和尚。 小南无如获至宝,屁颠颠就走了。 尽管小南无和尚三番五次避开话题,可叶凌月猜得到,师父紫和小南无和尚、乃至圣泉寺都大有关系。 师父紫行踪成谜,小南无一心求十滴杨枝甘露,很可能就是和师父紫有关系。 她还欠小南无九滴杨枝甘露,也许集齐了全部的杨枝甘露后,就是她再见师父紫之时。 得了叶凌月的承诺,小不点很是高兴地晃了晃叶子,还不忘用两片嫩叶蹭了蹭叶凌月的手。 叶凌月觉得自己就是一老妈子,当年好不容易拉扯了小奶兽小吱哟长大,这会儿又来了个更加难搞的九重玉净柳。 抱着极其复杂的心情,叶凌月出了鸿蒙天。 天空蒙蒙亮,再过不久就是天明了,叶凌月一夜未眠,不免有几分疲倦,索性闭目养神了起来。 就在叶凌月闭目养神之际,她放出去的那头方鹤振着翅膀,长途跋涉,朝着神界的某个方向飞去。 这头方鹤,是叶凌月找寻帝莘之用,原本她以为,需要耗费数日甚至十几日才能找到帝莘。 哪知不过是数个时辰,方鹤就找到了熟悉的气味。 只见晨曦之中,一片黑压压的“云”正在迅速移动。 近一些,会发现那团云正是近千名装备精良的神兵。 这是个小型的军团,军旗上是一个“壹”字,象征着他们来自神界第一军团。 他们行色匆匆,已经昼夜赶路了六七个昼夜,但是队列依旧很整齐,可见治军之严明。 在军团的最前方,是一名神将,他脚下是一头形貌古怪的玄武龟。 龟身附近,云朵环绕,移动起来,就如一座浮岛,很是稳着。 帝莘踏在了玄武龟之上,那张银白色的面具包裹着他深邃的轮廓,此时他目视前方,薄唇抿成了一条坚毅的弧线,周身散发着一股凝重的气息。 在九重神渊被迫和叶凌月分开后,帝莘火速返回第一军团,等待他的是第一元帅的紧急调令。 根据第一军团的探子的回报,在幻雾冰原一带出现了疑似天外异魔的踪影。 自从那天外异魔贵族“逃跑”之后,神界几大军团都在搜寻他的下落。 第一元帅怀疑,幻雾冰原的天外异魔,就是那名天外异魔贵族。 对于第一元帅的猜测,帝莘很是不以为然。 因为他早就从叶凌月口中得知,天外异魔已经被自家洗妇儿“解决”掉了。 帝莘原本也懒得去冰原,可他翻阅了探子的信件之后,发现探子描述的天外异魔的情况和失踪的秦小川很相似。 难道说,秦小川去了幻雾冰原? 哪怕是只有一线机会,帝莘也不会放弃寻找秦小川,这才有了此次的幻雾冰原之行。 此处距离幻雾冰原还有一两天的行程。 就在帝莘眺望前方之际,一阵细微的声响引来了他的注意。 晨曦之中,就见一头精致的方鹤顶着凌冽的寒风,飞了过来。 帝莘的嘴角扬了起来。 他还是凤莘时,和叶凌月结缘就是靠着一纸方鹤。 眼前的方鹤,一看就是出自自家洗妇儿之手。 帝莘伸手将那头方鹤纳入掌中,看着方鹤的那眼神,让他身下的玄武天龟都不禁打了个哆嗦。 这头方鹤上融入了叶凌月的一抹精神力,落到了帝莘的手上后,尖尖的鸟喙啄了啄帝莘的手背,很是亲昵。 帝莘展开了信件一看,这才知道叶凌月去了裸心谷。 帝莘一看叶凌月要创立太虚神院,就摇头不止,他就知道,宫惜出事后,叶凌月不可能安分的留在内院。 他不禁用了一种又是无奈,又是宠溺的语气自言自语道。 “分开多久,这丫头就又惹出了那么多事。” 身下的玄武天龟搭腔道。 “也不看看都是谁惯的,真怀疑那女人到底是你女人还是女儿。” 玄武天龟从人界跟随帝莘到了神界,一路上也算是看透了帝莘这个人。 此人,对他人冷血无情。 唯独遇上了叶凌月,冷静和理智全无,别说叶凌月惹了祸,就算是叶凌月捅破了天,他也会屁颠颠跑过去给帮忙把天给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