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5章 另外一个身份 - 神医弃女

第2485章 另外一个身份

叶凌月和帝莘再度进入鸿蒙天后,两人仔细将鸿蒙天搜索了一遍。 可惜的是,他们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入侵的地方。 “这就怪了,即便是精神力,也应该有迹可循才对。” 叶凌月沉吟道。 “鸿蒙方仙毕竟是成名已久的前辈,想来他一定是掌握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法子。也许是一种神通,也许是比精神力更加可怕的存在。你早前和我说在鸿蒙天设禁制的事,我想有必要立刻实施,防止他下次再有机会看乘。” 帝莘见叶凌月愁眉不展,知道她又在担心望的安危了。 从私心角度而言,帝莘很庆幸,这一次被算计的不是叶凌月本人,而是望。 叶凌月点了点头。 只是两人此刻有面临了一个新的难题,禁制该设在什么地方。 “我想这个禁制有必要针对元神,或者是精神体。而且禁制本身,应该凌驾在鸿蒙天之上。” 帝莘观察了周遭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帝莘破解了九重神渊的禁制后,又偶然看到了墨离施展禁制阵法,这让他在禁制阵法上的认知,又提高了许多。 仅仅是在鸿蒙天内设置禁制,显然已经阻拦不了鸿蒙方仙了。 帝莘打算,在鸿蒙天之外,包括精神力或者是元神一旦试图进入鸿蒙天,就必须立刻有所察觉。 最好是能将对方困在禁制里,这样才能达到防御的作用。 叶凌月思来想去,还真让她想到了那么一个地方。 当叶凌月带着帝莘来到天地阵时,帝莘不禁哑然。 “洗妇儿,你身上到底还藏了多少秘密?” 帝莘置身在天地阵中,感受着天地阵内浑厚的天地之力。 一个鸿蒙天已经让帝莘很吃惊了,想不到叶凌月在鸿蒙天之外,还拥有一个天地阵。 难怪叶凌月身上修炼的神力不是普通的神力,她的修炼速度也比一般人快很多。 “好帝莘,我也不是有意隐瞒你的,天地阵是我在闯星宿洞时,从第一号洞里得来的。” 叶凌月吐了吐舌头。 关于天地阵的存在,本身就是很逆天的。 它的位置,应该说是在鸿蒙天的外围,也处于乾鼎之内。 如果说鸿蒙方仙真的要再闯入鸿蒙天,势必要经过天地阵。 置身在天地阵中,帝莘有种不大舒服的感觉,说起来,天地阵里有一股力量,和紫堂宿那小子身上的力量很是相似。 这一点,叶凌月本人都没有发现,但是身为情敌的帝莘却一下子就发觉到了。 帝莘看看四周,眉头不时皱紧,又不时松开了。 这天地阵,在普通人手中,也许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但是在叶凌月的手中,却是至宝。 它可以布置最强大的天地禁制。 “洗妇儿,禁制我已经想好了。这天地阵里,有天罡和地煞两种灵力。可以分别布置成天阵和地阵。地阵用来禁锢肉身,天真则是针对元神和精神力。我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设置天地阵。等到禁制布置好后,下次鸿蒙方仙再入侵,势必会有一场好戏。” 帝莘说道,他还保证,天地禁制也许不能消灭鸿蒙方仙,但是足以困住他。 叶凌月对帝莘素来有信心,索性就将禁制的事完全交给了帝莘,她如今担心的只是望的安危。 龙夫人已经离开了幻雾冰原一带,赶往诸神山。 她眼下只能期望,望第一次离开幻雾冰原,认不清道路,耽误了一些行程,自己能够在望找到冰原女帝之前,找到他。 只可惜,龙夫人的愿望注定要落空了。 望虽然一直藏身在冰原,心思单纯,可狡猾的鸿蒙方仙却一早就提醒过望。 望没有径直去诸神山寻找冰原女帝,相反,他选择了另外一个法子。 “传令下去,在原地驻扎,明日我们再启程返回诸神山。” 神帝继承人墨离在离开了冰原之后,也没有立刻回诸神山,相反,他带着手下的亲卫,一路朝着北方行去。 足足是两天之后,他才命令亲卫们原地驻扎。 墨离此次带出来执行任务的神兵,都是他一手栽培起来的,人数不多,只有两百人。 虽然人数不多,但全都是墨离的亲信,他们的修为也比一般的神兵强很多,神力堪比一般的小队长。 这两百人,全都装备精良,身上常年佩戴着中品神器以上的神兵,身着重铠。 墨离离开之后,神兵们就地扎营,秩序井然。 而其中的一名神兵,则是看了眼墨离离开方向,眼神有些不对。 墨离离开的方向,是一片陡峭的山林。 山林之间,是一片天罡雷海。 这里是神界出了名的险境,除了神界军团的空船敢从此穿越,一般人的人,根本不敢靠近那一带。 冰原女帝的走狗,去那里干什么? “厉爵,你的营帐在那头,快过去帮忙扎营,别木头似的,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名亲卫走上来,喝了一声。 被称为厉凤的亲卫忙转过了头来,诺了一声,就去忙手头的活去了。 “厉爵那小子最近有点不对头啊。” 一名亲卫在旁嘀咕着。 “有什么不同,那小子不都一直是那副木讷的样子,扎营!” “厉爵”避开了那群亲卫,钻进了营帐里,他摘下了头盔,露出了脸来,赫然就是叶凌月和龙氏一直在寻找的望。 在鸿蒙天里,望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见到了一个人。 那人的相貌他看不清,可那人说,他是他父亲的朋友。 他父亲被冰原女帝所害,至今死不瞑目。 望最初还是不相信的,可那人却告诉望,自己没有欺骗他,这一切,都在冰原女帝的梦境里出现过。 那人说自己拥有看破人的梦境的本事,他还能带着望,进入冰原女帝的梦境。 在冰原女帝的梦境里,望亲眼目睹当年发生的一幕幕。 他看着自己的父亲浴血奋战,最终被逼得横死九重神渊。 他也看到了冰原女帝,勾引自己的父亲,羞辱自己的娘亲。 那一刻,望心底的复仇之火,被点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