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6章 薄情的意外发现 - 神医弃女

第2486章 薄情的意外发现

他要报仇,要让世人知道冰原女帝的真面目。 最终,望经不起鸿蒙方仙的蛊惑,离开了幻雾冰原,他按照鸿蒙方仙给的建议那样,跟上了墨离的亲卫队,顺利混了进来。 为了不被人发现,他尽量保持着沉默,只等着墨离回诸神山时,他能在暗中给女帝致命的一击。 此时,墨离还不知道,他要寻找的渊神尊的后人,正藏在他的亲卫队中。 墨离独自一人,离开了营地。 他信步到了山脉最高处的断壁悬崖处。 悬崖的另一端,是天罡雷海。 雷云沉沉,大量的闪电在雷云中闪动着。 此处的天罡雷海,无边无垠,和早前云笙薄情到神界的那一处天罡雷海,乃是相通的。 面对足以让人魂飞魄散的天罡雷海,墨离没有半分退却之意。 他身形一掣,穿过了天罡雷海。 怪异的是,原本暴躁危险的天罡雷海,并没有在这时候释放出可怕的罡雷。 一直到了天罡雷海的中心部位,此处人烟绝迹,一头体型庞大的罡龙出现了。 那罡龙只剩了一具骸骨,浑身透着阴深深的魔气。 正是早前从九重神渊里逃离的那一头渊之罡龙。 看到了墨离时,那罡龙匐下了身,极其敬畏。 “没用的东西,成了这副样子还敢回来见我。” 墨离看到了罡龙,眼底厉色一闪而过,原本看上去美玉一般的脸上,多了几分肃杀之意。 这抹肃杀之意,让墨离判若两人。 “吾主,饶命。实在是对手太过厉害,那人已经都达到了人剑合一之境,且学的是帝霸之剑。” 渊之罡龙瑟瑟发抖着。 “哦?真有此事?” 墨离的神情微微变了变。 他再看罡龙的伤口,神情愈发凝重。 想不到神界竟出了精通帝霸之剑的奇才。 “那人是什么身份来历?” “此人名蚩印,乃是神界第一军团的上将军。” 渊之罡龙据实以答。 “竟然是他?!” 墨离回想起了蚩印来,看不出,对方还是个深藏不露之人。 “吾主,属下虽然没有守住九重神渊,但是九重神渊的秘密没有暴露,还请吾主息怒。” 罡之渊龙求饶着。 “算你还有几分机灵,把东西交出来吧。” 墨离说罢,渊之罡龙张开了龙口,只见它口中,吐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玛瑙红色的心。 那颗心,缓缓落下,落到了的魔离的手中。 “只要天魔之心没有被发现,九重神渊的真相就会永远成为历史尘埃。九重神渊已毁,你不宜再出现在世人面前,待我找到了合适的材料,将你重新炼化,再放你出来。” 说着,墨离身旁,腾起了一个阵法,阵法将渊之罡龙的身躯收了进去。 墨离将那一颗天魔之心收入了衣袖间,这才如无事人般,疾驰而去。 天罡雷海内,云海翻腾,雷鸣电闪不绝于耳。 等到墨离的气息彻底消失后,只见一朵雷云旁,一阵风力波动,一个人影现出了身形来。 薄情趁着脸,神情闪烁不定。 那一日,九重神渊被血雾封锁,薄情目睹了叶凌月和帝莘的恩爱场面之后,心灰意冷。 他自暴自弃,本想就此将余生留在了九重神渊里,可没想到,却意外发现了渊之罡龙死而复生的一幕。 薄情潜意识觉得渊之罡龙有异,他就循着密道,一路追随渊之罡龙离开了九重神渊。 这一路尾随,想不到就尾随了十余天,一直到了眼前的这一片天罡雷海。 眼前的这片天罡雷海,正是薄情被洛言方仙母女俩“救起”的地方。 他印象很是深刻。 他自从被救醒之后,体质变异,拥有了极强的风之神力和一部分的罡雷之力。 他顺利进入了天罡雷海,渊之罡龙在这里等候了数日,薄情没想到等到的竟然是冰原女帝座下的墨离。 洛言方仙和冰原女帝交情极好,曾经是洛音未婚夫的薄情,自然是见过女帝的。 每次女帝出现,身为第一亲卫的墨离就会如影随形。 薄情没想到,九重神渊里的守护神兽竟然受墨离所控。 不,确切的说,那并非是神兽,而是魔兽。 神兽又岂会死而复生,可这些还不是让薄情最吃惊的,让薄情最震惊的是那一颗天魔之心。 天魔之心这玩意,薄情只听说过一次。 还是洛言方仙提起的,洛言方仙曾说过,神界连年和天外异魔交战。 天外异魔的身体素质甚至比神族都要强,他们伤口愈合能力极快,很难击杀。 而天外异魔的神将,更拥有天魔之心。 天魔之心能够魔化他人,让人受其蛊惑,化为天魔的傀儡,只有击杀了天魔之心,才能击毙天外异魔的将领,永久后患。 可墨离身为神界女帝的第一亲卫,竟然拥有天魔之心。 而这一颗天魔之心,竟来自九重神渊。 当年渊神尊因为手下的兵士身染怪病,被迫驻扎在九重神渊,女帝为防止疫病扩散,封锁整个九重神渊。 兵士具体身染什么怪病不得而知,可倘若说是,兵士并非染病,而是因为兵士中有人被天魔之心蛊惑,做出异常举动,从而使得渊神尊蒙冤,渊神尊和女帝失和,女帝狙杀渊神尊。 而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很可能就是魔离。 渊之罡龙在九重神渊的真正目的,也并非仅仅是为了防止渊神尊等人逃逸,它真正的目的,是隐藏那一颗天魔之心。 这一点,显然是进入九重神渊的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他们全都被愚弄了! 薄情有些恼火。 拥有天魔之心,又蛊惑女帝,那墨离难道说是…… 薄情的呼吸有些急促,他意识到,他发现了什么惊人的大秘密。 可再一思考,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并没有确切的证据。 “若是墨离真的是天外异魔,他隐身在诸神山那么多年,是女帝的贴身亲卫,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薄情思来想去,这件事,他能告知的人很是有限,他到底该告诉谁,才能识破墨离的真正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