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8章 被流放 - 神医弃女

第2518章 被流放

两招打败了金暮,无疑是狠狠打了第六元帅和第六军团一个耳光。 可这还不是让第六元帅最生气的。 战神兵被毁,金暮受重创,第六元帅立刻命人替金暮诊断,哪知道一诊断,发现金暮浑身的筋络全都被震碎了,他的体内一缕神力都没有了。 “岂有此理!第一元帅,蚩印行凶杀人,迫害同僚,必须严惩!他身怀奥义神通,却刻意隐瞒,一上来就是杀招,这分明就是要置金暮于死地!” 第六元帅不仅丢了脸面,还失了一员大将,这口气他怎能忍得下。 他当场发难要整治帝莘。 帝莘却是冷笑道。 “第六元帅,先下重手的似乎是金暮。换句话说,若是今日是末将技不如人,全身筋脉尽断,第六元帅恐怕就会是另外一番说辞了。” 这老狗,还真是让人恶心的紧。 “混账,蚩印,你敢这么对本帅说话?” 第六元帅被帝莘反驳的面红耳赤,愈发恼羞成怒。 “第六元帅,你是不是傻。兵王大赛上从来都是刀剑无眼,技不如人受了伤,属下不行,还要元帅出面,这算是哪门子道理?再说了,我们蚩印可是只用了两招,不对,就一招,就把金暮给废了,这也太弱了。这小子早前的胜利是不是都是收买了人,作假的,一招都抵挡不住,还真是个窝囊废。” 第一元帅反讽道。 第一元帅在战场上很是凶猛,嘴皮子上的功夫也是毫不输人,几句话就把第六元帅给噎了个半死。 “几位元帅,大伙都评评理,每次的兵王大赛,都是点到即止,可这次……金暮是彻底废了,对于我们第六军团而言,是重大损失。要是这一次不惩罚蚩印,以后的兵王大赛岂不是全都乱套了。” 第六元帅依旧是不依不饶。 两位元帅彼此互不相让,争执不休,险些没动起手来。 “两位,先都别吵了。这件事,虽说责任不全在蚩印,但他的确是有一部分的责任。蚩印下手也太重了些。” 其他几名元帅见了,忙拉住了两人,第三元帅咳了几声,站了出来。 “第三元帅说得没错。” 第六元帅连忙随声附和。 “我和另外几名元帅也已经商量过了,蚩印重伤同僚,理应受罚。这阵子,十三神魔岛一带异动连连,镇守岛疆的将领告老还乡,新任的岛疆将领还未选出。蚩印武艺不俗,就派他前往十三神魔岛到疆一带镇守一年。只要这一年内,十三神魔岛安然无恙,就调其返回军团。” 第三元帅的提议,得到了在场另外九名元帅的一致赞成。 十三神魔岛,是神界的一大要害之地。 那里聚集着不少上古遗种,非神非妖,很是厉害。 岛疆将领离开后,那里群龙无首,秩序很是混乱,已经接连发了九封紧急军令到十三军团,十三元帅本想在下一次的军事会议上确定新的人选。 蚩印此番在兵王大赛上脱颖而出,正和元帅们的心意。 第一元帅听罢,沉吟了片刻,一年之期,不长不短,“蚩印”这小子戾气重,到那种苦寒之地打磨他一番也好。 让这小子藏私! 第六元帅听罢,眼珠子转了转。 十三神魔岛,那可是牛鬼蛇神,三教九流都有,蚩印那小子,人生地不熟到了那,若是“一不留神”死在了那里,也没人知道。 第六元帅可见不得,其他军团里有这般妖孽的人物出现。 最好的法子,就是在蚩印成长起来之前,将其直接扼杀。 “就按照第三元帅所说的办。” 其他元帅也一致通过。 “蚩印,你可有异议?” 第三元帅讯问道。 一年之期,洗妇儿也刚好从方仙盟出来。 他反正也见不到自家亲亲洗妇儿,对着军团这些糙汉子,他宁可去对着所谓的牛鬼蛇神。 更何况,洗妇儿的小姐妹小乌丫当初就是被冰原女帝流放到了十三神魔岛。 不如就趁着洗妇儿在方仙盟磨砺的机会,救出小乌丫,给洗妇儿送一份大礼。 只是如此一来,就会错过明年的获得天赐神体的机会了。 帝莘皱眉,沉思了起来。 他再看了眼夜凌日,心中很快就有了决断。 “属下愿意前往十三神魔岛。” 帝莘这才拱了拱手。 “第一军团上将军蚩印领命,尔重伤同僚,暂且革去军衔,待兵王大赛结束后,前往十三神魔岛驻扎一年,以示惩戒。” 第三元帅下令,帝莘领命。 这一日的兵王大赛,也就暂且告了一段落。 赛后,金暮气息奄奄,被抬了下去。 夜凌日目光复杂,看了帝莘一眼,没再多说。 帝莘下手很重,可换了是他,也不会好多少,算起来,帝莘算是替他挡了罪,这让夜凌日很不是滋味。 “蚩印,你小子给我站住,你还真下得去手,金暮那窝囊废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第一元帅暗戳戳地说道。 第一元帅使用的神器,也是剑。 帝莘的那一剑君临,看似漫不经心,可实则上,上面凝聚了万千剑气。 剑气一入体,就如蛟龙入海,威猛无比。 金暮全身数百筋络,眨眼之间被震碎。 就算是第六元帅请了神医或者是方仙级别的存在前来治病,也没法子治好,金暮是废定了。 第一元帅是真有些好奇,蚩印平日在军团里还算是低调,鲜少主动挑衅,这一次是怎么了? 一想起第六元帅那锅底似的脸,第一元帅就暗爽,不过脸上还是一本正经,以“责备”的语气训斥着帝莘。 “他杀了我洗妇儿的院友。” 帝莘酷酷的丢下了一句话。 第一元帅半晌才回过了神来。 “啥?!那小子竟敢?!蚩印……你也别难过,天涯何处无芳草。” 帝莘皱皱眉,用一种“你是智障啊”的眼神扫了眼第一元帅。 “等等,你说他就杀了个你洗妇儿的院友?” 只是他家洗妇儿的朋友,这小子就下这么重的手,这小子,是不是傻啊! 第一元帅一脸的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