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3章 陷阱 - 神医弃女

第2523章 陷阱

叶凌月到了西区,才刚到了殿厅外,就见了纪悠在内的一干学徒都盘腿坐在了外面。 她面色如常,看上去就如睡着了一样,并没有什么异常。 “纪悠。” 叶凌月快步上前,喊了几声,可是纪悠没有半点反应。 “别白费力气了,元神进入了失落大陆之后,除非她自己退出来,否则是不会醒来的。” 洛音走了过来,看样子,她好像也刚从失落大陆里回来。 身为洛言方仙之女,洛音在元神方面的修炼,很是不俗,进入失落大陆也很正常。 她今日看上去,和考核时不同,还算是友善,也没有出口讥讽。 叶凌月看到洛音,皱了皱眉。 因为薄情的事,叶凌月对洛言方仙母女很有敌意,鸿蒙方仙的失常,叶凌月也料定了和洛言方仙有关。 可是一想到,洛音已经有两个时辰没有出来了。 “你刚从里面出来?你有没有遇到纪悠?” 叶凌月问道。 “我看到她今夕湖畔方向走了。要不要我带你进去找她?” 洛音神女的热情,让叶凌月更加警惕。 她下意识就拒绝了洛音的好意。 “不用了,我等白驹师兄来了,让他带我进去。”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叶凌月可不认为,洛音神女会那么好心。 “哦,我差点忘记告诉你了,我看到和她一起的还有三名老学徒,他们在方仙盟的口风可不大好。” 洛音故作担心道。 叶凌月的眉皱了皱。 这时,一旁盘腿坐着的纪悠,忽然娇躯一震,原本很是正常的脸上,出现了痛苦之色。 “纪悠,你怎么了?” 叶凌月大吃一惊,紧紧抓着纪悠。 “不要……不要……” 叶凌月紧张了起来,纪悠必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她和纪悠一见如故,两人虽然认识不久,可纪悠是她在方仙盟唯一的一个朋友。 若是早前她陪着纪悠进入了失落大陆,也许她就不会出事了。 纪悠,撑着,我立刻来救你。 “洛音,你立刻带我进去。” 叶凌月说罢,闭目盘腿,很快元神就出了窍。 洛音神女见了,面露喜色,忙跟随者叶凌月一起进入了失落大陆。 叶凌月的元神,进入了失落大陆后,只见前方一片星光璀璨,犹如漫步云梯。 待到星光散去,叶凌月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一片平坦的平原。 平原犹如一幅画卷,画卷的尽头,是一片山川和蜿蜒朝着远方延生开的河流。 这片被称为失落大陆的地方,是方仙盟的元老会花费了多年和五十名方仙的精神力构架而成的。 失落大陆的原形,正是神界大陆。 为了让这里的一切栩栩如生,五十名方仙用了三年的时间,踏破了整个神界。 这里面的一景一物,甚至某些人,都很可能是神界的某个真实存在。 一路上,叶凌月看到了不少方仙盟的学徒们,还有一些二三星的导师。 他们大多行色匆匆,他人的生死在他们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叶凌月沿途问了几个人,都没有看到纪悠。 叶凌月和洛音脚下踩着的,是距离方仙盟数十里外的一片神域。 印象中,这片神域有一片湖泊,湖泊附近栖息着中级水属性的神兽。 纪悠想要锻炼元神,很可能就是去猎杀神兽去了。 “东面十里外就是古夕湖畔了,纪悠就是往那里去的。但愿我们还赶得上。” 洛音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口吻。 “洛音,你有那么好心,会帮我们?” 叶凌月踏上了古夕湖畔的小道时,忽然开口问道。 “叶凌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我要陷害你们不成。,其实,我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讨厌你,早前因为薄情的事,我们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不过我都已经不在意了。” 洛音神女一脸的坦然。 “真的,太好了。那你快带我去找纪悠吧。” 叶凌月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蠢货,看着跟随在自己身后的叶凌月,洛音神女嘴角多了一抹歹毒的笑意。 真以为她这么容易就会原谅她? 洛音神女的示好,让两人关系一下子和睦了许多。 沿途上,叶凌月甚至讲起了不少关于薄情在人界的事。 洛音神女听了之后,又羡又妒,同时又腹诽着,若非是叶凌月早点遇到了薄情,薄情一定会先喜欢上她。 不过也没关系,等到叶凌月成了残花败柳后,薄情一定不会再喜欢她了。 洛音神女带着叶凌月朝着古夕湖畔走去。 夕阳斜下,湖畔上一片金光泛滥,让人不觉迷了眼。 湖畔旁,风吹过,成片的芦苇荡被压弯了腰身。 “怎么没看到纪悠?” 叶凌月四处寻觅着,不见纪悠的身影。 “你当然看不到她了,因为她压根就不在这里。叶凌月,你上当了。” 洛音神女咯咯笑了起来。 身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 须乐方仙从芦苇荡里钻了出来。 叶凌月看到须乐,面色变了变。 “啧啧,大美人,你别怕,我会好好待你的。” 须乐不禁暗暗吞了口口水。 夕阳金辉之下,眼前的叶凌月肌肤恍若透明的一般,那身段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胖,而且风一吹过,一股少女的幽香扑面而来。 须乐几乎可以肯定,叶凌月一定还是个雏。 须乐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好的事会落到自己头上。 按照洛音的计划,叶凌月和纪悠都会沦为那几名老学徒的玩物。 只是中间出了些差错,那几名老学徒暂时脱不开身,洛音神女无奈之下,只得让须乐方仙出马。 须乐方仙早就对叶凌月垂涎不已,自是心甘情愿。 “纪悠到底在哪里?” 叶凌月往后退了一步,她的身后,是冰凉的湖水。 “你都自身难保了,还记挂着纪悠那个疯女人,真是让人感动的友情啊。放心,我不会厚此薄彼的,这会让那贱人,只怕已经被轮了。” 洛音娇笑道。 “你最好祈祷,纪悠没事,否则我会让你比她惨上千百倍!” 叶凌月的声音,透着寒意,比起身后冰冷的湖水还有彻骨几分,只是此时的洛音和须乐方仙都没听明白个中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