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5章 害人害己 - 神医弃女

第2525章 害人害己

洛音神女惊呼了一声,人已经倾倒在了水中。 她冷不丁,被灌入了几口冷水。 “洛音神女,你这是要去哪儿呢?” 耳边,是叶凌月满是讥讽的声音。 “贱人,是你!你敢暗算我!” 洛音神女一身的狼狈,回头一看,发现叶凌月就站在了不远处的水边,冲着她似笑非笑。 “这也算是暗算?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你……你要干什么?” 洛音神女的脸色渐渐起了变化。 原本娇嫩的脸上,闪动着异样的红光。 她感到体内有一股热流,不断地冲刷着她的理智,让她渐渐丧失了理智。 尽管置身在水中,可洛音神女却有种全身上下都被会点燃了的感觉。 她只有一个念头,身上的衣服,一件不剩,她觉得整个人很空虚。 “囚天。” 叶凌月轻呼了一声,囚天就从水里钻出了脑袋来,它张开了花瓣,须乐方仙被丢了出来,只是他身上还捆着结结实实的花藤。 须乐方仙被拖上了河岸,可依旧是无法动弹。 须乐方仙算是发现了,这丑陋的神植很是古怪,它的攻击,竟对元神也有效。 “死丫头!快放开我,否则你就等着接受我师兄的怒火吧!他是八大方仙之一的须弥方仙,就算是你的两个导师,也得罪不起!” 须乐方仙气得满面通红。 他欺负过那么多女子,还从未像今天这样被人暗算。 “不好意思,我要教训的,正是须弥方仙,瞎了你们的狗眼,本姑奶奶的神兽,你们也敢觊觎!作为回礼,我也要送给你和须乐方仙一份大礼。” 叶凌月冷笑了两声。 见了叶凌月的模样,须乐方仙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这时,他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暧昧的声音。 须乐方仙定睛一看,发现洛音神女就躺在不远处,只是她的模样很是怪异。 洛音神女喝了几口湖水,那湖水里融入了金火合欢藤的毒雾,变成了最烈的春药。 洛音神女此时,整个人浑身赤红,如同一只煮熟的虾子。 她不停地在草丛里打着滚,口中无意识地哼唧着,身上的衣服早已经不知所踪。 她不停地磨蹭着地面上粗糙的杂草,想要缓解身上越来越难耐的那种怪异的感觉。 少女的身子在野草丛中,雪白的发亮,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 须乐方仙看着,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叶凌月压根没上当,从跳湖开始,再到让洛音中毒,这一切,都是她盘算好的。 这女人,从头到尾没有相信过洛音的话。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急忙撇开了头去。 其他女人,他都敢乱来,可洛音不同。 洛音可是自家师兄的干女儿。 可须乐早就怀疑,洛音是须弥方仙的亲生女儿,若是他真的做出了侮辱洛音神女的事,须弥方仙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金火合欢对本座没用,你别想陷害本座。” 金火合欢藤是须乐的神印神植,须乐为了不中毒,每天都会吸入一点点鳞粉,时间一久,他的身子已经有了耐药性了。 “话先别说的太满了,普通的金火合欢的鳞粉对你没用,并不代表提炼浓缩过的,对你也没用。” 叶凌月巧笑倩兮,那笑容落在了须乐方仙眼中,分外刺眼。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在这里提炼。” 须乐方仙心虚道。 只见叶凌月摊开了手。 手中多了一口黑魆魆的鼎,那鼎滴溜溜打着转,飞到了湖面上。 一个鲸吞之势,大量的夹杂着鳞粉的湖水被吸入了乾鼎之内。 不过一会儿,一颗黄豆大小的金粉色露珠状的液体,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中。 “你……你别过来。我求求你,放过我们。那洛音神女要真有个三长两短,别说是你,连我都性命难保!” 须乐方仙又惊又恐,他看着叶凌月步步走近。 “你的性命管我何事,至于我自己的性命,不劳你费心。” 叶凌月手一扬,趁着须乐方仙说话之际,那一滴浓缩过的液珠落进了他的口中。 须乐方仙身子激烈的颤了颤,眼神逐渐迷离开。 “囚天,放开他。” 叶凌月不急不忙,捡起了河岸边的一张镜箓。 不远处,洛音神女朝着须乐方仙爬了过去。 她仿佛看到了薄情的身影。 “薄情,别离开我。” 洛音神女抱住了渴望了多时的身体,一股浑厚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 两个人的身子楼在了一起。 “囚天,你留下。” 叶凌月可没特殊癖好,看这种场景,她将镜箓丢给了囚天,自己身形一逝,朝着另一个方向赶去。 一个时辰之前,距离金夕湖畔数里之外的一片树林里。 纪悠的确是中了洛音神女她们的计谋。 她刚进入失落大陆不久,正打算去金夕湖畔寻找水系神兽。 哪知这时有一人慌慌张张前来求救,说是他的一名同伙在黑沼森林一带。 纪悠心地善良,就想要去帮忙。 哪知一进入到黑沼森林,就见了两个男人不坏好意靠了过来。 三个男人呈包围之势,很快就困住了纪悠。 “纪悠,陪着我们乐呵乐呵,以后在方仙盟里,我们就可以罩着你。” 那三名男学徒涎笑着,步步紧逼。 “混账,你们以为我纪悠是什么人?你们别靠过来,否则让我舅知道了,绝不会放过你们!” 纪悠说着,目光朝着三人的背后望了望。 她今日进入失落大陆,有和白驹赌气的成分在。 谁让白驹和蒋雪走得那么近。 那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她进了失落大陆那么久,白驹一定发现了,一定会很紧张,会来找她。 “白驹?你别傻了,白驹那小子这会儿只怕和蒋雪成其好事了呢。早前我看到蒋雪去了白驹的住处,两人就快成亲了,不知有恩爱。” 那几名男学徒大笑了起来。 “你们胡说!白驹不是那样的人!” 纪悠俏丽的脸上,因为愤怒变得一片通红。 “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你们俩,上前抓住那丫头,我先开个荤。” 三人之中,最年长的一人使了个眼色。

下一篇   第2526章 元神分身